第七十一章 到达东清

这一路上虽然不算多顺利,但在月梓涵冷血的手段下还是蛮安静的。

起码那些山贼不敢再出来劫道了,而在第五日的时候突降暴雨,月梓涵一行三人刚刚过了一个村庄,月梓涵有些不愉。

又趁着路没有太多的泥泞往前走了二三里,暴雨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月梓涵整个人被淋个湿透,之烟和之琴也不好受。

月梓涵又往高处走了走看到大约六七里就有一个村庄的样子,月梓涵回头说道“前面六七里有一个村庄,我们去东清必走那里,再坚持一下。”

之烟和之琴点了点头,之烟说道“少爷那就快走吧。”

月梓涵点头于是三人便快马加鞭前往那个村庄,远处只有隐隐一个轮廓,待走近一看就发现这个不是村子而是一个镇子,月梓涵随便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干净的客栈投宿。

开了三间上房,月梓涵要了热水,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月梓涵都没有好好的洗洗澡,月梓涵看着站在桌子上的月白在那里甩干自己身上的毛,月梓涵笑了笑。

这几天赶路时很是匆忙,还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在哪?月梓涵想到此便赶紧站起来擦干身上的水,又换了一身男装,抱着已经干了的月白下了楼。

点了几个菜,打算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见之烟和之琴也下了楼就招招手,示意来这里。之烟和之琴一落座,之琴就说道“少爷,我问了这里是到晨宇边境最近的一个小镇,在这里如果走大路以我们这个速度到东清帝都的话需要七天左右。”

月梓涵皱眉道“不行,太久了,还有什么其他的路?”

之琴回道“有一条小路,从那里横穿过去只需要大约四天,但是那条路很是凶险。”月梓涵一动慵懒道“那就走那条小路吧,至于凶险嘛,都是些无稽之谈,只要快速穿过去就行。”

之琴点头。之烟这时说道“少爷,我们是不是要休整一天,要不然雨天路滑,怕是不好走。”

月梓涵看了眼外面已经放晴了,月梓涵抽了抽嘴角“说的也是,休息一天,让马也休息休息吧。”

月梓涵说完就不再说话,静静地吃自己菜。也不知道成君轩现在怎么样了,月梓涵摸了摸月白的毛发,眼睛里的阴沉越发的沉重。

而成君轩此时可谓是满身伤痕啊,那东方彻想对自己下毒来着,只是被月儿的解药给解除了,那要真是个好药,起码接下来的毒,对成君轩一点影响都没有了。

只是见毒药不管用,东方彻便不再使用毒药了,反而天天不打成君轩一顿他心里不舒服,所以这几天成君轩天天都受这个无赖的鞭打,愣是没吭一声。

成君轩冷笑一声这点小伤放在眼里,不管打的多重,成君轩都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担心着月梓涵,只是不知道月儿在京城怎么样了,他很是担心。

这一次不小心中了怜文的圈套,不知道自己这个温婉的皇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阴毒,自己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没想到她竟然伙同东方彻一起来算计他。

成君轩苦笑一声,罢了罢了,这样的皇妹不要也罢。成君轩闭了闭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招的,自己的警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幸好有月儿给的保住自己的药丸,要不然自己这一身武功也该废了,要是废了还怎么保护月儿。现在只是装作脉象虚弱而已。

成君轩算了算日子,这已经是第十一日了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应该是一个地牢,不适的动了动自己被吊起来的手腕,真不知道东方彻的脑子怎么长得。手一用劲就打算把铁链给拽下来的成君轩,突然听到一声女声,成君轩立刻不动站在那里装死。

一会儿就见怜文走了进来,成君轩睁开眼睛见怜文穿着一身浅红正装。讽刺笑道“怎么?你把身子都给了东方彻,背叛我这个皇兄。就只给你了一个侧妃之位?”

怜文听着这话脸色一白,但不改柔弱的本性“皇兄这个话说的严重了,我……”还未说完就被成君轩打断了“从此以后我和你再无关系,我也不是你的皇兄。”

怜文笑了笑“无碍,我还有五哥做我的靠山。”

成君轩笑道“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这太子殿下告诉妹妹我不能说。”

这时东方彻插话进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本来和成君豪就是师兄弟,我只是助他除掉你这个劲敌而已,还有就是看着月梓涵那个清冷的脸上露出恐惧,然后把她蹂躏而死。”

成君轩一听东方彻这句话立马炸毛“你敢动月儿一根汗毛我就要了你的命。”东方彻一听大笑道“要我的命?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命吧。”

说完一脚就往成君轩彻的丹田处踢去,势必要毁了成君轩的武功。

只是还未靠近就听人禀告说“太子,不好了。皇上突发疾病,还请您前去看看。”

东方彻猛然回头道“那其他几位皇子去了吗?”

“回太子殿下,都去了。”“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本宫?”“奴才出宫门的时候被一个男子给拦下了,奴才差点回不来。”

东方彻回头看了成君轩一眼说道“算你命大。”说完就直接出了牢房,成君轩勾唇一笑“那个老不死的发病真准时。”

只是这时怜文并没有走,而是看向成君轩“皇兄啊,你说那个皇上死了之后我会不会就是皇后了?”成君轩冰冷勾唇“不会,你只是个不受宠的妃子,在那个深宫里受尽欺凌,无人会为你出头。”

怜文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拿了一把匕首在成君轩心房间游走“那你说你死了之后,那个月梓涵会不会为你守寡呢?”

成君轩连正眼都没有看怜文和她手里的匕首“要捅就捅,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还有不要叫我皇兄,你连月儿的名字都不配叫。”

“怎么?提起你的心上人你激动了?”

说着直接把匕首插进成君轩的胸膛,然后又慢慢的拔出来“皇兄啊,你感觉到痛吗?”

成君轩脸色依旧没有改变,任由怜文拿着匕首在自己的胸膛里刺来刺去。怜文见成君轩实在没有感情波动,便一把抽出匕首扔到地上,冷哼一声“皇兄还真是个硬骨头,今日就不陪皇兄了。怜文告退。”

说着就一脸笑容的退出去了,成君轩见怜文把所有的侍卫都撤了去,冷笑一声“对自己的侍卫还真自信。”

成君轩忍着剧痛把手从那条铁链抽出来,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拿出月梓涵给自己的按照自己体质炼制的药丸。

满头冷汗道“月儿,你可真是救我的不止一回啊。”说着就打开吞了下去。

-----------------------我是完结线-------------------------

亲亲,我也上了十几万字了,在此郑重的求亲亲,来点打赏吧,打赏太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