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怜文叛变

大概过了一刻钟,沐清雨才急匆匆的赶来“月儿啊,这是怎么了?哦?愿妹妹你回来啦。”

月梓涵点头才把过程说了一遍,而那边被解开的郝夫人面对这两名真正的侯府夫人腿有些发软“原来是咏月侯夫人还有永新侯夫人啊,都是误会。”

月梓涵感觉现在的太阳越来越大不耐烦地说“刚刚你不是还喊打喊杀的吗?说要毁了我的脸?还要把我碎尸万段呢。”

沐清雨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郝夫人,你当真这样说?”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您的女儿。”

那莫愿这时候发话道“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呢,休要狡辩。”

“这个……”这下倒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早知道她是咏月侯家的女儿就不惹她了。

现在怎么也说不清楚,看样子也不像个轻易罢休的主。这可如何是好?她眼睛一亮“夏儿,向月姑娘道歉。”

而郝夏则是不以为然,那个月梓涵有那么厉害吗?连娘亲都治不住,“娘,你也不用管那个贱蹄子,我们回去找爹让他参他父亲一本,让他全家落狱,看她还拽到哪里去。”月梓涵听闻扑哧一笑“你说什么?他说要堂堂礼部尚书参爹爹一本啊,府尹大人。你看看吧,要怎么解决。”

那顺天府尹感觉头都快炸了,真是两边都不好得罪。这个这个的,支支吾吾半天说不清楚。随着气温越来越高,月梓涵的耐心也所剩无几“那就这样吧,回府让爹爹和礼部尚书解决,反正他们郝家要给我们月家一个交代。您看这样可好?”

这样的提议正对顺天府尹的想法,就让他们两家斗去,自己只需宣布个结果就好。“那请几位夫人先行回府,等有了消息,我自然会去一一告知。”

月梓涵点头行礼便和沐清雨和莫愿下了城楼,沐清雨紧握着莫愿的手道“愿妹妹不如你和我一起回侯府,住在我府上一段时间,我们两个说说话谈谈心。”

“好啊,反正洛林还没回来,我自己住也怪清净的,那走吧。”

说着两人就手牵手走了,月梓涵无奈道“有了朋友,忘了女儿。”说着笑了笑又看了成君轩消失的地方一眼,你可要早点回来。

然后就一起回了侯府,接下来的半个月也算是平安无事,月灵和荟桑雪天天掐架,没空来这里撒野。而月梓涵前不久也把风茴香给送去了狂刀那里,莫愿的丈夫还没有回来,就和沐清雨每天逛逛街说说话,成君轩现在走到哪里了?至于那个郝夏的事自己没怎么关心,毕竟月梓涵也没那么大的心思。

只是今日月梓涵正在屋里的软榻上躺着就听月伯来话说有客人来啦。娘亲让自己去前厅,月梓涵心里疑惑什么客人?还要自己前去,不过疑惑归疑惑。

月梓涵也没有问出声来,让米云帮自己随便挽了一下头发,就前往前厅。

一进去就听到娘亲和莫愿的笑声,月梓涵就撩帘进去。向两位问了安便做到一旁见没有什么其他的外人就问道“娘亲,不知道是那位客人啊?”

这时候莫愿开口道“是我的儿子,他今日回来我就让他上这里来啦。”“哦。”月梓涵心里还是纳闷。只是当那人从屏风后面出来时,月梓涵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这位就是莫伯母的儿子吧,你好。”

那洛景宏看着面前这个见到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女子不由得好奇道“你见了我没什么感觉吗?”月梓涵摇头。莫愿暖场道“这是我的儿子他叫洛景宏,这是你沐伯母的女儿她叫月梓涵。”

月梓涵朝洛景宏行了一礼,然后就像坐在椅子上的两人说道“娘亲,金伯母,涵儿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完就回了屋子。洛景宏见月梓涵不理自己不禁有些郁闷,那个女人见自己都尖叫的往自己扑过来,这个月梓涵真是个异类,月梓涵则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毕竟她的成君轩就已经是世间难找的美男子了。

更何况除了本性之外那成君豪,东方彻,音尘,还有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狂刀,都能称得上是美男子了,只是在月梓涵眼里还是成君轩比较入她的眼。

所以对于经常见美男子的月梓涵来说,洛景宏只能比东方彻和成君豪好一点,连音尘都比不上。月梓涵自然也没有把这一个插曲当成什么极重大的事情,所以月梓涵也没有感觉半点不妥。

而被月梓涵心心念念牵挂的成君轩也就在前几日到了东清国,一到东清国就被人告知东清皇帝再三日后举行接风宴,成君轩也不好说什么便耐心的等。

这一日是接风晨宇送亲使者的接风宴,所以成君轩要早早的入东清皇宫。整个宴会东清皇帝并没有要提怜文和东方彻婚礼一事,成君轩便坐在位子上先行提了出来“不知陛下要什么时候举办我皇妹和贵国太子殿下的婚礼?”

“这个嘛,不急不急,先讲讲怜文想要个什么位分吧?”

成君轩疑惑“什么想要什么位份,不是太子妃吗?”

“太子妃?那就更急不得了。”

“那有何急不得?”

“要先把原来的太子妃找个地方搁置吧。”

成君轩大惊“原来太子妃?你们东清国和亲的时候并没有说太子已经婚娶了,如今怎么又冒出一个太子妃?”

“这个嘛,既然都已经到了我东清不是应该听我的吗?我说等就等。”

成君轩一拍桌子“岂有此理,你是欺我晨宇无人?怜文我们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我们绝不会踏足第二步。”

说着拉着怜文就要走,只见面前当了大批的御前侍卫,成君轩冷笑道“怎么?我们说不嫁你就要逼吗?”

东方锁说道“这个倒是不敢,只是需要等一阵子就好了。”“那怜文也是我晨宇皇室的公主,岂能要屈居人下?”

只是走到一半却眼前猛的一黑,再晕倒之前回头看见了怜文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神“你……”“对不起皇兄,我已经把身子给了彻,不能跟你回晨宇。”

怜文这样说道,成君轩好想对天大笑一声“你就这样对待皇兄?”

说完就倒下了,东方锁挥手道“把晨宇墨王带回驿站好好侍候。而此时正在喝茶的月梓涵心一慌,手里滚烫的茶瞬间泼洒出来。

月梓涵瞬间站起来任由她们三人帮自己整理上药。月梓涵问道“今天距离轩走有几天了?”之琴回道“回小姐,大概有大半个月了。”

月梓涵安慰着自己心里不禁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是慌乱起来“你……你说轩会不会出什么事?”“应该不会吧,毕竟主子现在应该才到东清国,小姐不必担心。”

“我心里慌。”之烟拿着伤药给月梓涵细心涂抹“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多想。”

月梓涵这才强压下心里的惧意,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了晚上,看了看已经包扎好的手,回屋换了一身男装前往魅楼。

一进去雾风的房间月梓涵就有些好转,抓住雾风说道“现在是谁在东清国做事?”雾风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主子“回主子,是雾雷。”

月梓涵想了想道“他是不是在东清京都。”

“是的,主子。”

“那你去给雾雷传个消息让他在那边魅楼旁边准备一套院子,再把东清国的资料给我调出来,我有用。”

“是,主子不知你什么时候需要。”

月梓涵心慌的越来越明显“越早越好。”

这边还要有些事情打理,最快也要五天时间,在从这里到东清日夜不停十天够用。

说完就直接从窗口跳下去,前往暗筑一进去也不废话就让雾雨准备一些人前往动情,雾雨疑惑道“主子这是要干嘛?”

“我们要去东清一趟,你带着他们先走我随后就到,你一去就找雾雷。”

-------------------我是完结线----------------------

第一个高潮哦,亲们是想见高调的月梓涵还是低调的月梓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