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见百里默

成君豪一听月梓涵留自己用膳,立马喜笑颜开,象征性的安抚了一下荟桑雪,让她的丫鬟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荟桑雪现在已经痛的不能动,但还是强装着说了一声“衡王殿下,我没事。你难得来一次我陪你吧。”

成君豪见荟桑雪已经冷汗直流不由得心疼道“你还是先回去吧,等一会儿我去看你。”荟桑雪见自己的行为获得了他的怜惜,不由得笑了笑“那我就等着衡王殿下来看我了。”

说完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跟着自己的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前些日子自己一直对自己这个丫鬟有些怀疑,但是这次以她的举动来看还是对自己忠心的。

看来攀上了衡王还是一个侯府比不了的,想了想自己手中的药已经不多了,还是要让爹爹送一点过来。

此时被月梓涵告知真相的荟桑雪竟然没有搞清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管她呢,来年的现在就会成了衡王侧妃了。

到时候就把月梓涵给接到府上把她的脸一下一下给刮花,父亲请的杀手太弱了,都没听说月梓涵除了感染风寒有什么其他的症状。

荟桑雪就抱着这样的春秋大梦回去休息了,而这时的月蓝院成君豪则是在荟桑雪走后便一直直勾勾看着月梓涵。月梓涵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在成君豪的侍卫问事情回来向成君豪禀告,随着越说越多成君豪的面色也逐渐尴尬。

待听完时立即站起来向月梓涵拱手赔礼道“真是抱歉月小姐,怪我管教不严,改日我一定带着勤勤向你以及夫人赔礼道歉。”月梓涵摆了摆手“我本来是不想对着她出手的,只是因着我娘亲不能沾油性,所以本来打算教训一下就完事了。只是那个要用未来衡王侧妃来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衡王给惯的呢?”

成君豪尴尬的笑了笑“这个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约束。”

“那就做下来用膳吧。”

成君豪尴尬的笑了笑便再次坐下来吃饭。等到成君豪吃完走了之后,月梓涵让米云和之烟把东西撤下去,自己则窝在梨花树下的榻上开始小息。

这不知不觉的竟是睡了过去。待到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天黑了,自己竟是在榻上睡到晚上了。看了看身上的软被笑了笑果然是贴心的。

月梓涵站起来往屋子里面走去,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黑影坐在桌子前,月梓涵立即警戒般的看着那个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名黑衣人看着月梓涵如此紧张“呵,果然是个美人,我可是等了很长时间了。”

月梓涵听见黑衣人这句类似调侃的话,立刻惊道“那我院子里的丫鬟可是你搞的鬼?”

“没错,果然聪明,怪不得成君轩看的你如此重。”

“你究竟是谁?”那名黑衣人桀桀一笑“人既然已经看到了,我就先走了,我只说一遍,我是南涧贵族百里默。”

说完就离开了月梓涵的院子。月梓涵没有再追,她知道自己和他的差距。南涧贵族?百里默?没听说过?看来要去魅楼一趟了。

说做就做便换了一身黑衣,前往了魅楼。刚一进去就看到了雾风不由得有些诧异“你没回家啊?”雾风一笑“我把父母接到这里来了。”“那房子置办好了吗?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雾风立即回道“已经全部都置办好了,还请主子放心。”

月梓涵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你是雾杀里唯一有父母双亲的可要好好珍惜。”

月梓涵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去查一下南涧名叫百里默的。”雾风也是一怔“南涧,属下可是没有听说过。”“我也没有,你去好好查查。”雾风点了点头“对了,主子昨天有人送来一个女的,说是血影阁的,他们阁主有令不许任何人赎这个女人。您要不要去看看?”

月梓涵心中一动血影阁问道“现在那个女人在哪里?带我去吧。”

雾风得令便带着月梓涵前往那个女人的所在地,一看到那个女人月梓涵差点吓到。这个女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床上,那手脚筋明显被挑断了,而脸上的容貌也被刮花了。

那人见有人前来连忙叫出口道,但是不能开口说话只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月梓涵捂住脑袋无奈的说道“他还挺狠,你先不用管,全力去查南涧之事。”

雾风点了点头,月梓涵出了魅楼直奔去了墨王府。直接一脚踢开了成君轩卧室的门吼道“该死的,你给我出来。凭什么什么人……”

月梓涵的声音顿时被收了回去,好吧月梓涵承认自己有点过头了,现在好像自己没来过。就见成君轩在那里沐浴,刚刚站起来好像要去穿衣服,被月梓涵一吼给怔住了。“啊……啊,该死的你耍流氓。”

说完转身就直接那个东西给砸了过去。成君轩一下子躲过去了尴尬的笑了笑“月儿你要不要关门进来,毕竟这里还是有侍卫的,你想自己夫君的身子被人看光吗?”月梓涵被这样一提醒,就连忙把门给关了,向门里面说道“你赶紧穿衣服,我有事要问你。”

过了半响就听成君轩说道“月儿,进来吧。”月梓涵这才放心推门而进。一进去就被成君轩给抱住,月梓涵感觉半饷才觉出这丫的就没有穿上衣。

一下子推开他转过身去“你还没穿衣服吗?”

成君轩邪恶的笑了笑“反正你都看过了,穿不穿还有什么意思啊?”

月梓涵一下子把成君轩撂倒在床上,用被子把他盖得严严实实得“我有正事给你说。”许是月梓涵的正色有些震慑力,那成君轩也就不再闹了说“有什么事情让我的月儿这个时候来找我?难道你是想我了?”

月梓涵给了他一个白眼“那个女人是你让送到魅楼来的?”成君轩点了点头“没错,她出言不逊骂我是个兔崽子,我就把她给废了武功,毁了容貌,拔了舌头给卖到你们那里了,还没要钱。”

月梓涵被他那一脸自我感觉良好给打败了。“我今天还遇到有人在我的屋子里称他是南涧百里默,好像还是个贵族,我让雾风去查了。”

成君轩一听到南涧这个字顿时有些严肃说道“我血影阁里的叛徒也是受南涧人指使。”月梓涵也是严肃起来,南涧,这个听也没听过的地方真是人才辈出啊,那个百里默可是个硬茬。

成君轩见月梓涵严肃起来,压着被子的手也是轻了不少。一下子翻身把月梓涵压在身下,这时月梓涵才反应过来,推搡道“你干嘛?我还要回去。”

成君轩笑道“既然来了,就陪着我吧,回去明天也可以。”说完就一下子封住了月梓涵的樱唇,堵住她想拒绝的话。

月梓涵想把成君轩推开只是碰触到了他的胸膛,吓得一下子把手收了回来。成君轩放开月梓涵的樱唇,开始从月梓涵的耳垂那里流连到脖子,月梓现在浑身无力。

她活过两世自然是会知道在接下去会成什么样子,所以她现在也顾不得害羞了,直接把成君轩给推开了。成君轩措不及防被推了开来,看着月梓涵慌乱的收拾衣服,刚刚情迷之时把月梓涵的衣服给解开了。

月梓涵收拾好了之后便一下子离开床上,脸红的瞪了一眼成君轩“你说过未成亲之前不会碰我的。”成君轩笑了笑“对不起啊,月儿我一时没忍住,再也不会了。”

-----------------------我是完结线-----------------------

已经没了推荐位了,还请亲们不要放弃我,顺便有什么好听的古风名字跑到评论区,好听的我会采纳的。另外来推荐收藏打赏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