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狠虐渣女

成君轩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和血大长老走出关押六长老的密牢。

向月大长老说“你去查查六长老的妻儿现在在何处?是否活着?”血大长老点头称是便退了下去。而成君轩则是让金池去查了查南涧所在地。

自己则是等着金业回来便返回了墨王府,一回到墨王府就去翻那些古籍,查询南涧的信息。

而回到侯府的月梓涵则是被月钟叫过去说了一番,无非就是还未成亲天天往外面跑成何体统。

月梓涵在听到月钟说自己不在院子里呆着,则是往墨王府跑,眼睛一眯“不知父亲从哪里得知我去了墨王府?又是从哪里得知我天天往外跑?”月钟瞬间语塞“这个嘛,是你二妹妹说见你和墨王一起去云来楼被撞了个正着,还有你勤勤表姐都来跟为父说过。”

月梓涵冷然一瞧“二妹妹和勤勤表姐?那不知她们怎么见得了我?父亲你好好想想吧。”说完便走了出去,望着月梓涵走出去的背影,无声的叹了口气“月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向你勤勤表姐那样省心啊。”

月梓涵还未走多远,她耳力极好像把月钟这声叹息听到了耳里。冷笑了笑你那么信任沐勤勤,她不还是对你下药。

月梓涵不再想那些事情,便回了月蓝院,折腾了一会儿都快天黑了,罢了,还是先睡吧。许是这几日在墨王府睡的原因,开始有些认床,这一觉可以说睡得极不踏实。

就这样模模糊糊的睡到次日巳时才缓缓醒来,月梓涵坐在梳妆台前在想着多几日未见娘亲了,便让之烟给随便挽了个髻起身前往了碧玉阁,只是还未走进就听到沐勤勤高亢的笑声,那种声音像极了嘲笑,月梓涵面色一冷迅速加快速度往碧玉阁赶去。

一进门就看见沐清雨和沐勤勤还有陈姨娘,一看她们手上那些食物的时候,心里更是一阵怒火往前冷声说道“这是在干什么?”

陈姨娘见月梓涵回来了就直往沐勤勤身后钻,而那个沐勤勤看到月梓涵回来了之后也是下意识的一个瑟缩。不过在片刻之后就恢复了原状,她现在是未来的衡王侧妃,还怕她一个区区的侯府小姐不行。

想到这一点沐勤勤挺起了胸膛说道“我来找姑姑用膳,怎么你还要拦我不成?想想你的身份,小心我让王爷来治你。”

“你不知道母亲大伤未愈不能吃太多的油腻……”

“那关我何事?我好心好意的来找姑姑用膳,那是给她面子,我可是未来的衡王侧妃。”

月梓涵冷笑道“那也就是个妾。”

沐勤勤脸色一白,上去就要打月梓涵。

月梓涵自然不会让她得逞,不仅躲了过去还一巴掌打到沐勤勤的脸上,这一巴掌用了十分力。直接把沐勤勤打得再也站不起来,月梓涵连忙走到沐清雨面前说道“娘亲,你没受委屈吧?”

沐清雨点了点头劝道“你也别再打她了,她也是个表姐,更何况她还是未来的衡王侧妃。要是出个好歹来,你也不能全身而退。”

月梓涵知道这沐清雨是在替她着想,但是这货真是来找死的材料。月梓涵拍了拍沐清雨的肩膀“娘亲没事,我还不把这个沐勤勤放在眼里,只以为飞上枝头山鸡当凤凰,就这样目中无人。”

说着说着就站在了沐勤勤的面前,慢慢的蹲下来看着沐勤勤但是却向沐清雨说道“娘亲,本来想和你一起用膳的不过却有人来捣乱,那就只能改日再说。娘亲,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

说着就看了一眼陈姨娘,那陈姨娘一见月梓涵看向自己立刻吓呆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也……改日再来看夫……夫人。”

说着就离开了。月梓涵看着倒在地上的沐勤勤,朝着一旁的之烟说道“把她拖到我的院子里去。”看着被之烟拖走的沐勤勤,月梓涵这才回头想沐清雨笑了笑“娘亲,你先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找娘亲。”沐清雨有些担忧的看着月梓涵,月梓涵微微一笑“娘亲不用担心,我不会闹出人命的,我只是先给她一个教训罢了。”

沐清雨这才释怀的笑了笑“过几日你陪我一起去趟沐府吧,你外祖父很是想念你。”月梓涵点了点头,又让示儿照顾好娘亲。

这才回去月蓝院,看着躺在地上的沐勤勤,一脸冷然。而沐勤勤则是被月梓涵这个眼神给吓到了“你要干嘛?我可是未来的衡王侧妃。”

月梓涵一脚把她踢开说道“衡王侧妃?要不是我设计你当得上吗?荟桑雪别给脸不要脸,你来招惹我就算了,还去招惹我娘亲。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我来送你一程。”

沐勤勤现在应该叫荟桑雪了吧,荟桑雪一下子被月梓涵给踢到墙角那里了。哇的一声吐出了很多血,怨恨的看着月梓涵“你,衡王不会放过你的。”

“月梓涵一下子抓住荟桑雪的头发,把她扯起来看着她的脸“我怕?我怕就不会算计他娶你为侧妃,你还真以为你当上侧妃就可以来压着我了?不要忘了你这侧妃之位可是你全家上下的命给换回来的,我现在不动你可不是放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说完一下子把沐勤勤给扔在地上,那荟桑雪还是嘴硬“衡王不会放过你的。”月梓涵冷然一笑说道“那就看看衡王会不会为了你来跟我这个侯府嫡女叫板,你看你的那个救命草衡王来了。他来救你了。”

说完冷眼看着不远处的成君豪,行了行礼道“见过衡王。”成君豪一见今日的月梓涵一愣,果然是美人,怎么样都好看。

月梓涵不悦的看着成君豪那个满含占有欲的眼神,打断道“不知道这衡王来这里可是有事?”成君豪顿时收回视线,想着自己在自己府上休息的时候,就见沐勤勤的贴身丫鬟来找自己,说是月梓涵在欺负沐勤勤。

自己就连忙赶来了但是要怎么开口呢?就在这刻就听到荟桑雪大声哭道“衡王殿下,这月梓涵以下犯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听到沐勤勤这样说,月梓涵眼中一阵恶趣味闪过这个荟桑雪还没理解自己的处境吗?成君豪则是被吓了一跳定眼一看荟桑雪在地上趴着,那浑身的狼狈和血污,成君豪疑惑道“你是勤勤?”

荟桑雪一听立刻激动道“是我,衡王殿下。好歹我也是您的侧妃啊,这月梓涵竟是这样对待我,您可要为我伸冤啊。”“那是怎么回事?”

荟桑雪就把事情给扭曲了个遍,活生生的把自己说成一个惨受逼迫寄人篱下女子的苦楚。月梓涵都想给她拍手叫好,不过她真的那么做了。

月梓涵绕着荟桑雪走了一圈“好啊,你这幅口才不去当说书的真是可惜了。至于她说的话嘛,请恕我不能认同,你去问问碧玉阁的丫鬟。就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了,既然没什么事衡王殿下不如坐下来喝杯茶?都这个时间想必您还没有用膳吧,不嫌弃就一起吧。至于这种小事让您的侍卫去做就好。”说着还真让之琴去准备膳食和开胃菜。

----------------------------我是完结线------------------------------

听说这几天要停电,我要多更定时发,还请亲们踊跃支持。(摸头卖萌中)推荐打赏收藏请亲们不要吝啬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