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审问荟松

月梓涵在接下来的几日被成君轩这么亲密的灌药,终于在第四天好了。

月梓涵舒服的窝在成君轩的怀里说道“那个风茴香看样子说话不像是五岁孩子的智商啊。”成君轩削着苹果的手一顿。“我一直在怀疑,只是前几年见到风茴香的时候并没有像如今的说话刻薄。”月梓涵向成君轩投去一个白眼“你不叫她香儿了?你不是他的轩哥哥吗?”

成君轩笑了笑“月儿,你吃醋了?”月梓涵继续白了成君轩一眼没有接话,反而抚摸起月白的毛发来。成君轩看着这几日月梓涵不离手的那只猫,心里有些泛酸“月儿,这只猫你再摸它的毛就掉完了。”“我乐意,你咬我啊。”

成君轩听到此立刻在月梓涵雪白的脖颈上轻咬了一口,月梓涵回头看“啊……你属狗的啊?”

成君轩看着月梓涵在发飙,缩了缩肩膀“是月儿你叫我咬的啊?”这语气这表情活像月梓涵欺负他了一样。月梓涵撇了撇嘴角,便低头不再理会他,再说下去又要被占便宜了。

成君轩见月梓涵不再理自己,便得寸进尺的又去轻咬了一下月梓涵的耳垂,在感觉到月梓涵的身子一颤才满意的不再去骚扰月梓涵。

这时月梓涵突然站起来抱着月白往筑外走去,成君轩以为月梓涵生气了,便急忙追上月梓涵“月儿,你干嘛去啊?”“我去魅楼看看荟松。”“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月梓涵想了想有个人陪着自己也好便点了点头,魅楼是晚上营业的,所以现在魅楼还未开门月梓涵和成君轩相继对视一眼。一进门就看到雾风迎了出来,拱手道“主子,您来了。”“你可想清楚了?雾风?”

那雾风立刻跪在地上说道“想清楚了,主子,都是雾风不好,还请主子惩罚。”月梓涵摆了摆手示意雾风起来“你知道了就好,我雾杀不养不忠之人。那个荟松你们送到哪里去了?”

雾风当即说道“主子请随我来。”成君轩见雾风无视自己,好歹我也是你主子未来的夫君啊。月梓涵回头看还在原地的成君轩说道“你不跟上来吗?”

成君轩摸了摸鼻子“知道了。”成君轩与月梓涵越走越深,最后到了一间类似于普通屋子外。月梓涵推门进去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荟松,皱着眉头看着雾风“他还没醒吗?”“是的,只醒过一次却什么都不肯说,属下见是在没什么用,便用主子给的药把他给弄昏了。”

月梓涵面色凝了凝说“把他弄醒。”雾风点头把躺在地上的荟松给弄醒了之后,成君轩搬了两张凳子,示意月梓涵坐下来。月梓涵靠在成君轩的肩膀上,看着慢慢转醒的荟松,心里一片冷然说道“雾风把他泼醒。”

雾风一听和另外两个雾卫去提水把荟松浇醒。倒在地上的荟松被这凉水一激瞬见清醒,看着自己所在的地方一阵苦笑。记得不久前,自己正在跟雪儿联系,却突然出现一群黑衣人,自己闪躲不及,那些人的武功比自己家的护卫都高。

没保护好自己这个主人不说,自己先去下了地狱。自己荟家四十三口啊,就这样只剩下自己和雪儿了。本想报仇只是被下了迷药,自己的武功本来就不高,在这群人的手里挣脱不掉,他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得罪过那群人,为什么要灭了我全家。

只是这个问题没有机会问出,就被直接打昏了过去。这次醒过来就看到不远处的椅子上有着一对绝色男女,但仔细看到那名女子的容颜时,荟松一怔,这不是雪儿给自己的画像里的那个人吗?这人是月梓涵?

月梓涵见荟松盯着自己,笑了笑“荟老爷,别来无恙啊,不知您在我这里过得可好?”“你是月梓涵?”月梓涵听见荟松提到自己的名字,脸上终于有些趣味了。

走到荟松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荟松说道“怎么?荟桑雪还跟我提起过你?”荟松见月梓涵已经说出荟桑雪这个名字了,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荟老爷,要是我不知道的话,你今日怎么还会在这里?说为什么要让荟桑雪假扮沐勤勤,你们有什么目的?”荟松则是一脸认命的低头“没什么,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放了桑雪。”

月梓涵目中寒光一凝,一脚把荟松给踢到一旁。“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你要是好好配合不仅能留个全尸,还能让荟桑雪坐上衡王侧妃一位。”荟松脸上一喜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现在桑雪已经是侧妃了?”

月梓涵冷笑一声,果然是商人,见钱眼开。“是,只是她坐不坐的稳,就看你这个父亲承认不承认了。”只是荟松一听到这句话就沉默了。

月梓涵一挑眉“我二舅舅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进我侯府是有什么图谋?我爹爹为什么如此宠着荟桑雪?”荟松听到此竟还是三缄其口,月梓涵上前又是一脚,这次直接把荟松踢得吐血。

只是老嘴一张还是闭口不言,月梓涵冷笑“荟老爷,你既然不合作,那就没有办法了。你们荟府唯一的血脉也将陨落在我手了。”

荟松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然抬起头,一脸凶狠的看着月梓涵。直接扑上来说道“该死的贱人,你灭了我荟家上下,我今日与你同归于尽。”

见月梓涵没有动作,荟松那张老脸上挂着一抹笑,好似看到了月梓涵死去的画面。只是还未靠近月梓涵的时候就被那名男子一脚踢开了,这下因为冲势的原因,被踢出去的时候直接撞上那边的墙上,瞬间听到了一声脆响。

月梓涵不用看也知道,那人的肋骨断了。月梓涵连忙上去看成君轩说道“你动手干什么?有我就行了,他还伤不到我。”成君轩摸了摸月梓涵的头顶宠溺的笑了笑“这种粗话怎么能让月儿下脚呢。”只是还未说完就被月梓涵给拉了回去强行的拉到椅子上。

月梓涵回头看向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的荟松说“既然荟老爷你不配合,那我也无法那您怎么样了,就让你试试药吧。”说完就慢慢的前往荟松所在的那个地方,举了举手里的小瓷瓶。往荟松嘴里送去,然后一拍,那颗药顺利下去了。

在荟松惊恐的眼神里,月梓涵难得好心的为荟松讲解“荟老爷啊,这个是我新研究的新毒,叫十日磨灭散。听名字就知道了,这未来的十天内会让你从五脏六腑开始烂起,但是慢慢烂,那样才能有痛苦可言。慢慢的从里到外的加重,等到第十天的时候,你整个人都会腐烂了,但是你还是不会死,只能慢慢感觉自己的身体从完好到腐烂到死你都不会忘记这个感觉。”

荟松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真的如月梓涵所说开始疼痛了。连忙开口

“我说我说,你先把解药给我。”

月梓涵笑了笑说“你先说吧,说完我满意了,我就给你解药。”

那荟松看见月梓涵眼底里的戏谑,忙开口道“我是被一个黑衣人给指示的,他说只要攀上你们月家就能荣华富贵一生,他们又给了我一种药说这个可以控制住月侯爷,然后就再也没说什么了。我知道的都说了,你放过我吧。”

“那我二舅舅呢?”“沐明一家被控制住了,只是没有生命危险。”

月梓涵笑笑“那多谢分享。”说完就转身跟成君轩走了出去。

--------------------我是完结线---------------------

来点收藏打赏推荐票吧,感觉推荐票一直涨不上去。心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