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喂药风波

等到成君轩前往听雨小筑时,发现门口有脚印。

笑了笑“看来月儿是在这里。”只是一进去就闻到一股很重的梨花酿的气味。成君轩心里咯噔一下,又看了看那些和月梓涵一起埋梨花酿的地方,已经被人给挖个一干二净。

成君轩没有再去看那些被挖的地方,一靠近轩月居就感觉梨花酿的气味又浓了一些。成君轩一进去就看到月梓涵坐在地上身子趴在桌子边上,已然是睡着了过去。

成君轩过去看了那些放在一旁的成堆的碎片,发现是被月梓涵给摔破的碗和装着梨花酿的缸。心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月梓涵,伸手把月梓涵抱起来,发现她的脸色已是有些不正常的红,而嘴唇已经是发白。

成君轩急忙把她抱到里间的床上,摸了摸月梓涵的额头已是有些不正常的冰凉。成君轩急忙去打热水,用帕子沾湿了放在月梓涵的额头上,许是月梓涵已经三日没有沾过热水了,在放到她额头上的时候,无意识的低咛一声。

成君轩看着眼前的月梓涵很是心痛,看了看外面的瓦砾碎片,梨花酿又不轻易醉酒。月儿已经不止一日这样喝了吧,要是知道月儿反应这么大,自己就不开那个玩笑了。

想到此成君轩又是一阵自责,抓住了月梓涵的小手,发现月梓涵浑身已是冰凉,成君轩一惊又摸了摸月梓涵的脚和脖子发现都是冰凉只有脸色是透着诡异的红。

成君轩不敢马虎,把月梓涵头上的帕子给换了。

就急忙前往暗星殿分部,把金盏给提溜了过来。金盏一头黑线道“主子,你可以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成君轩一听眉头一皱“少说废话,你未来主母有危险。”

金盏一听立刻正色起来,不言不语的任由成君轩提着。到了轩月居金盏看了看月梓涵,又认真的把了把脉。转头向成君轩说道“主子,月主子是连着三日喝酒了,纵然是梨花酿这种近似果酒的酒,也是会喝伤的。”

“那要怎么样才能好?”

“主子我给你一个药方你去按着抓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便前往桌子面前开始写方子。

刚写好就被成君轩给丢了出来“你去,我来陪月儿。”金盏抽了抽嘴角,怎么摊上个这样的主子。但也无法还是乖乖的去抓药了。

成君轩看着浑身冰凉的月梓涵有些责怪的说“我不对,你打我就好了,干嘛这样折磨自己?”虽是说着话但手下的动作不停的换下月梓涵额头上的手帕。等到金盏回来就被某个黑心的主子抓去熬药了,不由得心里犯苦,知道就把那个家伙带来给自己跑腿了。

不过话说回来没见过主子那么用心的对过一个人,脸上挂着笑容去干苦力了。

月梓涵在喝完药的时候,在第二天的中午缓缓醒来。月梓涵感觉到左手边有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压着自己。“月白,把你的身子给起开,压得我的手麻了。”

此时的月梓涵双眼还是模糊的没有看清东西,就听到一声哀怨的声音“月儿?月白是谁?”

月梓涵一时没反应过来就顺口说道“月白啊,那只白色的猫,陪了我喝酒的白猫。”

月梓涵还想说什么就被成君轩给打断了。“月儿,你的那只白猫在你腿那里。”“哦?是吗……”月梓涵被这句话激的一下子睁开眼睛。

在努力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看清了那声音的来源,在看清的同时,转过身背对着成君轩说“你来干什么?你不回去陪着你那个风茴香啊?”

说完月梓涵便不再出一句话。成君轩笑了笑“月儿,你还在生气啊?我真的只是想逗逗你。”月梓涵冷笑一声,便不再说话。

成君轩无奈这是把月儿给得罪了不轻啊,只能慢慢哄啊。这个时候金盏把药给成君轩端了上来,在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古怪时,捂嘴轻笑一声便退了下去。

成君轩端着药碗走向月梓涵说道“月儿,你生气归生气先把药喝了好不好?”“我没病吃什么药?”

那个药那么苦她才不愿意喝呢。成君轩也知道她心里所想,便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蜜饯说“不苦,喝完了有蜜饯,月儿乖。”

月梓涵一扭头怎么说也不喝,这让成君轩有些抓瞎。“你不喝药也行。”月梓涵见可以不用喝药脸色才好转了不少。但还没等月梓涵说什么就被成君轩接下来的动作给堵了回去。就见成君轩先把药自己喝了之后,就直接亲向月梓涵的樱唇,月梓涵躲闪不及,就被成君轩把药灌进自己的嘴里。

那一股苦味瞬间把月梓涵的神经都快给摧垮了,想吐出来只是却被成君轩抱得死紧。没办法只能往下咽了,每咽一口月梓涵都感觉自己的舌头给苦的没有知觉了。就在月梓涵咽完之后,成君轩也没有离开。

反而加深了这个吻,月梓涵现在好不容易咽完了这个药,刚想去抓蜜饯放到嘴里好好去去苦味,只是成君轩却不放开自己。

一番挣扎无果,反而被成君轩把她全部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月梓涵一开始是抗拒成君轩这个吻的,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说话的地方。月梓涵脱口而出“成君轩,我还在生气……”打算听月梓涵说什么的成君轩,脸色一笑道“月儿,我都和你一起喝药了,你就别生气了。”

“呸,药很苦的好不好,放开我,我要去拿蜜饯。”成君轩笑了笑看月梓涵终于舍得理自己了。快速把那盘蜜饯给端了过来,一个一个喂给月梓涵。

月梓涵一开始想躲开但是知道如果自己躲开了,成君轩又要占自己便宜了。抱着这个想法,不再抗拒成君轩喂自己蜜饯。在那一盘蜜饯差不多吃完的时候,月梓涵才感觉自己的嘴里的苦味差不多散了去。

就听见成君轩说道“月儿,你不苦了可为夫嘴里还苦着呢。”说完把蜜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你苦你活该……”还未说完就被成君轩压在床上“娘子的心可真狠。”

说完就一下子吻向月梓涵的红唇,成功的堵住月梓涵的接下来要说的话。成君轩许是没有吃蜜饯的缘故,嘴里有些微苦,但是对月梓涵这种对苦异常敏感的人来说已是很苦了。

月梓涵举着两只双手想把他推开,却被成君轩压至头顶。这下算是真的动弹不得了,月梓涵在无声的抗议下被成君轩看在眼里,笑了笑轻咬了咬月梓涵的嘴唇。

换来身下女子的轻颤,感觉到月梓涵终于不再抗拒了,而自己嘴里的苦味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成君轩才放开月梓涵。

在月梓涵耳边说道“月儿,我再也不会跟你开这种玩笑了,你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其实月梓涵在醒的时候看见成君轩时,心里的火气已经下去了不少。

被成君轩这样一说,月梓涵冷哼了一声“你要是再敢开这种玩笑,我下次一定把你给废了,听到没有。”成君轩急喜色“娘子说的是,为夫再也不敢了。”

月梓涵听到成君轩这样说,也是露出一抹笑容。

-----------------我是完结线---------------------

有吻戏了啊,不会写,想了好长时间。给点打赏推荐收藏吧。话说至今的成绩一直都不算是很好,诶。给月寒我一点鼓励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