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安然无恙

成君轩看月梓涵突然有些隐晦不明的脸色,不由的疑惑道“月儿,怎么了?”月梓涵有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你说的那个回魂草我有,而且不只有一株。”

此话音一落,这个房间一瞬间的发愣。金业和金池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他们千幸万苦找来的回魂草,月主子竟然有?还不只一株?这不是要吓死人么?月梓涵感觉气氛有些怪异,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就听着成君轩说“月儿,你怎么不早说?”

“你没说也没问我啊,你是不是立马需要,需要的话我回去拿给你。”

成君轩一摇头“不急,不急,不用你去取。”月梓涵一听杏眼一瞪“不急?你再不急你就去死了。”说完便挣脱开了成君轩的怀抱,指了指下方跪着的金业说“你跟我走一趟侯府。”说着便直接掠出了王府,直接前往了咏月侯府。

月梓涵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发现之烟,之琴和米云都站在院子里。月梓涵心里一突,直接落在院子中央。那之烟看见月梓涵回来了立马上前“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小姐,今天沐勤勤一直往这边来拜见小姐,奴婢们把沐勤勤给推辞了过去。只是她一会儿来一次,奴婢们也不能一直阻挡着她。”

月梓涵一听眼神有些暗淡,我不去惹你,你还要来惹我。月梓涵到了屋里把回魂草拿出来给金业说“你先把这个回魂草给你们王爷,我一会儿就到。”

金业接过那回魂草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之烟,便回了去。月梓涵回屋让米云给自己洗漱换衣,便起身前往那后院的园子里逛逛。

果不其然在后院看到了沐勤勤,月梓涵微微一笑。走到旁边的亭子上面坐着,又让米云拿一些糕点和茶,就在那里等着沐勤勤自己前来。

沐勤勤早就听丫鬟说月梓涵出现在后院花园,就急忙前往花园。远远地看到亭子里的月梓涵。这才整理整理衣饰前往月梓涵所在的亭子走去

“涵表妹最近可安好?”“勤勤表姐?你不在闺中准备你的婚事,还有空来找我,可谓何事?”沐勤勤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该死的月梓涵,但还是硬挤了一抹笑“涵表妹,是这样的,我听丫鬟说你有一件流沙锦制成的衣服,这几日衡王邀我一起去出游,想借一下涵表妹的流纱裙可好?”

月梓涵眼神一暗,原来沐勤勤打的是这个主意。“不是表妹我不借,只是那流纱裙是墨王给我制成的,这个不能借也不敢借啊。”

沐勤勤咬了咬牙“表妹,你和墨王很是恩爱,那流纱裙借表姐我穿一日就成。”“表姐,我还未跟墨王成亲,比不得表姐和衡王形影不离,这恩爱一说可是有些假。”

月梓涵看着沐勤勤一脸忿恨,朝沐勤勤招了招手在沐勤勤耳边说道

“我有能力把你推上这衡王侧妃之位,就能把你从那个上面给扯下来,所以你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待嫁,要不然你这侧妃之位就要不保了。”

沐勤勤听完这句话脸色一下子苍白了,畏畏缩缩的叫了一声“涵表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你听的还不清楚?是我设计你登上这尊贵无比的衡王侧妃,你要是乖乖听话的就算了,要不然你就只能回江南了。”

沐勤勤整个人都僵了,月梓涵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继续说道“我是应该叫你沐勤勤还是叫你荟桑雪呢?”沐勤勤一听月梓涵叫出这个名字,心里更是大振,勉强笑了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表妹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只是还没走就被月梓涵一下子抓住手臂。

“你不好好的在江南呆着,偏偏要扮成表姐来这里搅这趟浑水,我本来看你在江南和表姐是极好的朋友,打算给你个衡王侧妃当当,只是你好不容易在我的帮助下爬上了衡王这一个大树。你以后就不要来惹我,要不然你会保不住你这个位置,到时候连命都保不住。”

沐勤勤僵硬的点了点头,就一直站在原地。就连月梓涵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米云看着怔愣的沐勤勤,不由得上前问道“小姐,你为什么现在跟沐勤勤说这些啊。”“不说她不涨记性,还以为我是好惹的。”

米云似笑非笑的看着月梓涵,月梓涵无奈的看着笑的一脸猥琐的米云,伸手弹了弹米云的脑瓜儿。说道“赶紧回去吧,我还有事儿呢。”“是,那就赶紧走吧。”月梓涵回到月蓝院,让之烟向外说要需要休息,让人不再来捣乱。

收拾好便只身前往了墨王府。月梓涵到的时候就发现成君轩的房门已经紧闭上了,月梓涵问道“这是怎么了?”“回月主子,这是陈太医在里面给主子诊治,不让人进去。”月梓涵点了点头,就坐在成君轩院子里的桌子面前。

小厮上来给月梓涵上了茶,便退了下去。月梓涵看着越来越下去的日头,心底里越来越焦急,这陈太医怎么还不出来啊。

就在月梓涵心力交瘁之时,慢慢的已经到了第二天正午,月梓涵见陈太医还不出来。急的更是坐都坐不住了,来来回回在院子里面走去。金业看着略发焦急的月梓涵,上前安慰道“月主子,陈太医都已经在里面了,您就不用担心了。”

虽然金业这样说但是心里的焦急却不下月梓涵,这都第二天了,怎么还不见出来呢?日头更是往下沉。等到第三日晚上,那陈太医终于出来了。月梓涵急急忙忙的走过去问道“陈太医,不知王爷他怎么样了?”

陈太医一脸疲惫说道“没事了,好好休息就成了。”“那谢谢陈太医了,我先让金业送您回去。”陈太医点了点头。月梓涵等到金业把陈太医送回去了之后,就走进成君轩的屋子。

看着躺在床榻上成君轩面色已经恢复红润了,把了把成君轩的脉搏,发现已经恢复了正常。月梓涵笑了笑,一下子就瘫软在成君轩的床榻上,已经差不多三天没有合眼了。

一直紧绷着神经,在知道成君轩没事的时候,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便在成君轩床榻边就睡下了。等到成君轩醒的时候,发现月梓涵趴在床边上睡着了,看着月梓涵眼底的淡淡青色,有些心疼。看来她的月儿是好长时间没有休息了,把月梓涵小心翼翼的抱起来,放在自己的旁边。轻抚了抚月梓涵的脸颊,面上一笑。“今生有你,已是我成君轩最大的幸福。”感觉到怀里的人儿,不舒服的动了动。成君轩笑了笑,听着月梓涵低喊的名字,心里又一次感觉到幸福。“我在,月儿我一直都在。”

-----------------------------------我是完结线-----------------------------

有推荐位啦,高兴。希望亲们的推荐打赏收藏不要断啊,好不容易有了推荐位,把我高兴坏了。我群里面的人好冷清,欢迎亲们来我的群里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