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突然受伤

月梓涵在处理完月灵等人的事情之后,那两个人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月梓涵的麻烦。

月梓涵冷笑一声这两个人现在两看两相厌,再加上住的屋子又近,这几日凡是成君豪来看望沐勤勤,那月灵肯定要插一脚,反之亦然。

真不知道那柳若仙听到这道旨意会不会气疯了?

月梓涵在想事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已经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快晚上了,月梓涵紧了紧身上的毯子。转眼间就已经快入夏了,只是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冷。月梓涵看了看四周有些狐疑,自从让成君轩去查涧西客栈之后,成君轩就没了音讯,自己还想跟他说声恭喜他封王了呢。这都第四日了,怎么还不见成君轩人影。

月梓涵看现在已经入夜了,当下便回屋穿上了夜行衣,乘着夜色前往了现在墨王府。月梓涵小心翼翼的趴在成君轩书房的屋顶发现没人,打算去其他地方的时候,就感觉有人来了连忙躲在一旁的草丛。听到来人的声音月梓涵感觉甚是熟悉,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就是金业。

月梓涵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听着他们的谈话月梓涵越听心里越沉。

“金业,主子的伤怎么样了?”“别提了,这几日又有些恶化了。”“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保护主子的吗?”金业低着头不再说话。月梓涵心里咯噔一声,但是按耐住自己没有冲出去。“先别提了,我们去趟血影阁去让他们找找灵药。”

说完两人便窜了出去。月梓涵等两个人出去了之后,才慢慢走出来。怪不得成君轩没有来找过自己,原来是因为涧西客栈的缘故。月梓涵连忙前往成君轩的卧房,一推门就闻到一股子药味,月梓涵又是一惊,已经不敢转头了。

这时听到一声女声,尖细又高亢。月梓涵一皱眉回头看向那名女子“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那名女子听到月梓涵这样说,毫不打算减小自己的音量说道“我是风茴香,轩哥哥的未婚妻。”这风茴香看月梓涵的目光有些不善。

月梓涵听到风茴香这样说,又是一皱眉“未婚妻?你是成君轩的未婚妻?我怎么没听说过?”说完就无视那名女子,看着躺在床榻上的成君轩,一靠近就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抚上成君轩的脸颊,心里心疼之势越显。都怪我啊。

风茴香看到月梓涵双手抚上成君轩一下子怒了起来。“你个贱人,不要动我的轩哥哥。”这里的动静那么大,早已惊动了房外的护卫,在看向月梓涵的背影有些错愕。“你个歹人,放开我家王爷。”月梓涵缓缓地站起身,回头看向领头的某人笑了笑“怎么,墨伯还不认识了我吗?”那墨伯一看到月梓涵就一下子怔住了“月主子?”

月梓涵笑了笑,此时她并没有否认这个墨王府主子的名号。那墨伯一下子跪在地上哭了起来“月主子,你可算是来了,主子伤势重,他不让老奴去找您,只是这几日老奴也知道月主子您事多,没有去打扰您,不想您今日终于来了。”

月梓涵上前把墨伯给搀扶了起来“墨伯有话好好说,首先轩是怎么才受的伤?”“这个老奴不知道,只是前几天晚上,王爷从外面回来,满身是血。只叮嘱好老奴不让去找您,便晕了过去,到现在就再也没有醒来。”

月梓涵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时在一旁的风茴香说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一进来就抓住轩哥哥。”月梓涵不再回头看她。

这时墨伯已经自动解说了“这是前些日子来到这里的风茴香是墨林国人,说是咱们王爷的未婚妻,这王爷不醒来,老奴也不能自作主张。”“前些日子?”“是。”月梓涵好笑的看着那个风茴香“墨伯,你被骗了,先把她关起来,等到成君轩醒的时候再做处置。”

说完就不在看风茴香,墨伯让那些侍卫把风茴香给压下去。等到终于听不到那聒噪的声音,月梓涵勾了勾唇,墨伯也退了下去。

月梓涵拍了一下成君轩的脑瓜。“都走了,不用再装睡了。”成君轩一下睁开眼睛摸了摸那被月梓涵拍疼的地方“月儿,这儿可是伤口啊,好不容易不在出血了,你再给震裂了可怎么好?”“活该,谁让你吓我。”成君轩笑了笑“我是真的受伤了,只是这两日才醒,要彻底养好还需要一味药。”“那你就不应该吓我啊?对了那个风茴香是怎么回事?”

成君轩有些懵懂的看着月梓涵“香儿啊。”月梓涵一听成君轩这样叫立刻站起身来,打算往外走,只是被成君轩拉到怀里说道“香儿是我大哥的女儿,她的脑子有些问题,现在只是一个五岁孩童的智商而已,你不用和她多计较。”

月梓涵一听一愣“五岁智商?还是你大哥?”成君轩一看月梓涵这个表情就知道月梓涵想到那里去了,刮了一下月梓涵的鼻子“她是我结拜大哥的女儿,大哥最近要去极北之地,托我照顾她一下。”月梓涵了然的点了点头,既然警报解除了,但月梓涵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都伤得那么重了,怎么不让墨伯来找我?你是不信任我?”“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不是不想让你担心的吗?”月梓涵冷哼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成君轩抱着月梓涵缓缓说道“我那日晚间去涧西客栈,只是刚进去就被人围攻,来的太突然,我也没有做好准备,只是那些小喽啰还伤不到我多少,到最后出来了一个大家伙,我跟他过了不下几百招,只是那人出暗器,伤到了我。我还是拼死才走了出来。”

月梓涵越听越心惊。只是不漏声色“你以后再去那里可要带上我,起码还有个人帮你防暗器啊。”月梓涵发现没人说话,又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回答。心中一惊,挣脱开成君轩的怀抱,看着成君轩已经又一次晕过去了。

心里一抖,迅速把成君轩放好,探了探成君轩的脉搏,月梓涵不由得暗骂了一声。这人真阴毒,竟然在暗器种下这种毒。月梓涵迅速把随身带的银针给拿了出来,开始在成君轩的各处大穴上开始扎针。在忙活了一阵,终于感觉能压制住了那个毒。

这时的天色已经有些泛白,月梓涵不禁有些劳累,便趴在成君轩旁边休息了起来。还是在脸上的异样才醒来,发现是已经醒了的成君轩在抚摸着她的脸庞。

看到醒来的月梓涵说了声“月儿,谢谢你,要不然我估计是撑不住昨天晚上的。”月梓涵捏了一下他的脸颊“说什么谢啊?不过你可知道怎么样才能解你身上的毒?”

成君轩点头道“知道,金业他们已经去取最后那一味药。”就说着的时候,金业闯了进来,一进来就一下子跪在地上说道“主子,我们那一味药被人给抢了过去了。”“是什么人?”月梓涵问道“是一群黑衣人,没看清相貌。”成君轩也是皱紧了眉头。月梓涵问道“你们那个最后一味药是什么药啊?”

成君轩回道“是回魂草。”“那你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吗?”“碧绿的颜色,只是就根茎接近泥土那里是深红的。”月梓涵听到这里抽了抽嘴角。

------------------------我是完结线----------------------

来点击来收藏来推荐来打赏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