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痛打叛奴

月梓涵推开他摸了摸被咬痛的樱唇,白了成君轩一眼“你属狗的啊?”成君轩讨好一笑“月儿说我属什么我就属什么。”

揉了揉发涩的双眼说道“你先回去吧,该睡了。”成君轩邪魅一笑把月梓涵用力抱起来轻轻地放到一旁的床上。

“我和你一起睡。”“不行。”成君轩听到月梓涵爽快的拒绝,也没有生气只是坐到床边上幽怨的看着月儿“回去诺大的皇子府没有月儿晚间好冷。”

呃,这个月梓涵倒是没想到,前世就没有听说过成君轩母妃的事,只知道成君轩的母妃是姓姬至于叫什么月梓涵也不清楚,成君轩心里不好受吧。那么小的时候母妃就不见了,留下他自己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里。

成君轩不知道月梓涵在想什么,但是看她在发呆,只是这是个好机会。不等月梓涵反应过来就已经翻身上床抱着月梓涵,月梓涵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成君轩抱在怀里,月梓涵看着一脸无赖的成君轩,叹了一口气。罢了就让他在这睡一晚吧。

成君轩看着月梓涵没推开自己,不禁喜上眉梢。“月儿,赶紧睡吧,不早了。”可不是现在都快天亮了。月梓涵也闭眼睡去,这可乐了成君轩了,等了一会月梓涵睡着了之后,一会儿偷个香一会儿亲一下月梓涵的嘴唇。伸手摸了摸月梓涵绝美的眉眼,心里被这种幸福填得满满的。心满意足的闭眼休息了。

等到月梓涵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的早上了,月梓涵在米云那满含类似于猥琐的眼神起床洗漱,然后就去母亲的院子。

看着脸色好了很多的沐清雨还是躺在床上,月梓涵心里一痛,这时月钟走了过来安慰道“涵儿,雨儿已经没事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月梓涵点了点头,打算跟月钟说些什么就听到月钟接下来的话让月梓涵再也笑不出来。

“勤勤你是把她弄回去的吧,她既然是你表姐,你也不要太为难她,毕竟是上门投亲。”“爹爹,你确定那个女人是我的表姐沐勤勤吗?”“有那个胎记还能做假?”

“爹爹你可想清楚了,毕竟月牙胎记虽只有表姐有,但是你不能保证她就是沐勤勤。”

“够了,她就是你表姐,爹爹我已经找人问清楚了。”“那二舅舅呐,表姐上京为什么他不跟着来,让一个弱女子来?”“我只是跟你说她是你表姐,并没有来征求你的意见。”

月梓涵见月钟不开窍便一甩袖离开了碧玉阁,月钟看着月梓涵离开的身影,有些失望。涵儿没有以前听话了。月梓涵回到自己的院子,提醒了之烟让她盯紧沐勤勤。

就在院子里面再也没出来,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月梓涵从那次与月钟说完沐勤勤的事就再也没有出过这个门。之烟说那个沐勤勤倒是没做什么大动作,月梓涵到不感觉这个沐勤勤能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

让月梓涵感觉不解的是月钟差不多隔两三天就往那个沐勤勤的院子里走去。看来有点不对劲,这个沐勤勤应该只是求财,才一个月她那屋子里的东西少了一大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拿出去的。

这个沐勤勤月梓涵不放在眼里,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伤害母亲的那一帮人。昨天成君轩来说有线索了,今天月梓涵打算出去看看,便让之烟找了一身男装,月梓涵在脸上涂涂画画,出来的时候看着之烟三人一个邪魅的笑,之烟等人俨然脸红了。

这哪里看得出来是一名女子,这张脸要真是男的的话就只有成君轩能比得上了。

月梓涵又让之烟也换了一身男装,吩咐之琴和米云好好看家,不让任何人进来之后,便和之烟大刺刺的翻墙出了侯府,走到大街上,月梓涵显眼的面貌和挂着邪魅的笑容。

“你看你看,那位小哥是谁啊,好帅啊……”

“对啊对啊,他往我这边看了……”

“是在看我”“胡说是在看我。”

之烟感觉那些花痴的眼神都快把她们主仆两个给掩埋了。那些花痴竟然还为自己的主子都快打起来了,要是知道自己主子是女的……之烟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月梓涵没想到会搞成这样看来下次要再画丑一点了。好在已经走到了云来楼,才摆脱了那些花痴。

刚刚到包间就看到成君轩笑着看着自己打趣道“月儿,你可比我还要受欢迎啊。”月梓涵白了成君轩一眼走到旁边的椅子上问道“你说的线索是什么?”

成君轩狡黠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嘁,不说算了。”月梓涵站起来作势站起身来要走。成君轩一下子把月梓涵拉到自己的怀里“既然月儿不愿意那我自己来吧。”

说完不等月梓涵反对就吻上了月梓涵的红唇,在月梓涵口腔里戏弄了一番便退出来。“月儿,这个报酬我很满意。”

说完便又落下一个吻在月梓涵的眼睛上,月梓涵把手放在成君轩的腰上,一使巧劲便把成君轩掐的一缩。成君轩笑了笑把月梓涵放在他的腿上,月梓涵想挣扎可是被成君轩紧紧抱住无法也就不再挣扎了。

问道“什么线索?”“我找到那个丫鬟了。”月梓涵一听感觉心里的火瞬间窜起来了,“这个晴儿娘亲平时待她不薄,可是没想到是个白眼狼,那人在哪里?”“我已经把人抓回来了,在我府上就等着你了。”

月梓涵点了点头,就要走却被成君轩给拉住了,月梓涵回头疑惑的看着成君轩,后者笑了笑“吃了饭再走吧,不急,她跑不掉。”

月梓涵点了点头,看着摆在桌子上的饭菜,月梓涵胡乱扒着,尽快垫饱肚子。便拉着成君轩前往三皇子府,问道“把人关在那里?”成君轩指了指那边,月梓涵便风风火火的跑了过去。

成君轩无奈的跟了上去,一进入那个院子,就听到晴儿的叫骂声,月梓涵站在门口压下自己的怒火推门进去。

由于长时间没有见过太阳了,被突然涌进来的阳光照得又片刻看不清,但当门关上了之后,晴儿不知道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是谁,只是那名男子突然抓过一旁的鞭子,猛地甩到晴儿的身上。啪的一声脆响,就听到一声晴儿的叫声。

那鞭子在那名男子的挥动下很是用力,直接把衣服后面的肉给破开了一道口子,月梓涵很有技巧,顾忌成君轩在场,并没有把晴儿的衣服抽破。

但伤口可重多了,月梓涵不解气想着娘亲她对眼前这个晴儿有多好,现在她的怒火就有多深,眼睛里的阴沉越来越浓,月梓涵手上的鞭子像一张网一样朝着晴儿挥去,每挥一下晴儿身上就多了一条狰狞的伤口。

外面守着的金业听到里面的惨叫声,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幸好没有惹到这个煞星,要不然自己就惨了。月梓涵挥鞭有些累了,看着一旁昏过去的晴儿,示意成君轩把她叫醒。

成君轩眼里有些无奈,但还是舀了一瓢水把她泼醒,这里面放了盐,一泼上去就听到晴儿伴随着惨叫声醒来,看见月梓涵站在她面前,不由得哭着说“你是什么人?”月梓涵邪魅一笑。

---------------------我是完结线--------------------

最近的收藏打赏和推荐少得可怜。请亲们行行好吧,给俩子吧。看在我还小的份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