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下此毒手

月梓涵摇了摇头,把成君轩拉到旁边的桌子上,随即让之烟送些时兴瓜果,月梓涵在陈太医来这之后便放下心来。

坐在桌子上喝着茶开始想着是何人和自己有仇,竟然会狠到向自己的母亲下毒手,再说了突然冒出一个叫沐勤勤的女人,看她那个样子似是不太擅长心计,沐明?二舅舅不是搬迁到江南?沐勤勤这个女人月梓涵虽有印象只是知道她手腕上的月牙胎记,只是沐勤勤不是不喜欢把那个胎记显露出来嘛,怎的会大刺刺的露出来。

月梓涵越想越感觉这事不对劲,“之烟,你派个小丫鬟去那个院子侍候她,看她会怎么做?”

之烟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小院,成君轩看着月梓涵认真的样子不由得上前揉了揉月梓涵的头发,月梓涵一下子避了过去“再揉发髻都被你搞乱了。”

成君轩笑了笑对月梓涵说“怎么会?弄乱了我再给月儿亲手挽好。”“你会吗?”呃……成君轩瞬间凌乱了,是啊他不会,就是这样成君轩才下定决心回去一定要学一学。就在成君轩和月梓涵说笑之间,陈太医从里面出来了。

一看到月梓涵就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去,月梓涵看着陈太医脸上有些说不清的意味,有些诧异但还是乖乖的走过去问道“太医有什么需要吗?”

“没什么,没什么,你娘亲已无大碍,只是近期内不能大动,更不能服食一些油腻的食物,切记。”

月梓涵忙点了点头,看着里面焦急之色尽显,就朝着里面走进去,这时月钟走了出来向陈太医说道“太医,这么长时间你也累了,不如不回宫了,在寒舍住下可好?”

陈太医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确实离丑时不早了,宫门估计早就下钥了,便点了点头“那如此老夫便叨扰了。”“哪里哪里。”说着亲自领着陈太医向客房走去。

成君轩看着没他的事了,也就跟着进去屋子里了,只是看着月梓涵颤抖的背影,不由得好奇望去,只是一看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人好狠,对着无辜妇人竟也下得去这般狠手。只见那脸上的伤口道道深可见骨,连手臂和锁骨都布满伤痕,听到那声吸气声便回头看去,发现成君轩眼里只有愤怒和看到月梓涵之后的疼惜,朝成君轩勉强扯出一抹难看之极的笑“你先出去守着,我来看看娘亲。”

成君轩也不强求毕竟他是知道月梓涵会毒也会医,当下也不拒绝,上前拍了拍月梓涵的肩膀,示意还有他。

月梓涵朝他笑了笑。月梓涵挥退照顾沐清雨的丫鬟,上前把了把沐清雨的脉搏发现要是再晚一些就真的要见不到娘亲了。

心里不禁有些自恨,要不是自己娘亲也不会遭人这样对待吧。月梓涵伸手摸了摸沐清雨脸上的伤口,动作很是轻柔怕吵醒了娘亲。

月梓涵站起身来把外间侍候的丫鬟都叫到里间来,向她们嘱托了一些注意事项,月梓涵在说话期间一直不敢回头看沐清雨那些伤口,想着回去配置一些愈合伤口的药,便出了屋,一出门口就看到成君轩站在门口一直等着她。看着月梓涵眼里都是自责,上前安慰道“我们先回院子。”

月梓涵没再说话,而是快速飞奔了起来,成君轩明显没想到月梓涵突然跑起来。

错愕了一会便立刻也跟了上去,成君轩往月梓涵院子赶去,发现月梓涵在哪里翻箱倒柜的在找什么。上前问道“月儿,你在找什么?”月梓涵没回答。

只是一个劲的在翻那些瓶瓶罐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月梓涵的手被什么东西划破,满手鲜血,成君轩要去把她拉起来,月梓涵一挥手示意在忙,渐渐地双手都沾满了血。

月梓涵还在不停的找,就在成君轩快要发火的时候,就见月梓涵窜了起来,又跑向了沐清雨的院子,成君轩无奈又跟了回去,只是还未走进就听到小丫鬟的惊呼声。

不禁一惊立马赶了进去,原来是月梓涵双手都沾满了血,月梓涵一听立刻训斥道“别叫。”那名丫鬟立刻闭了嘴,月梓涵不在管她,走到了娘亲的陪嫁丫鬟示儿边上道“这是伤药,每天早晚各一次,把这个用完也就好了,娘亲脸上不能留疤。”

示儿一看到月梓涵手上的伤口不仅担忧道“小姐,你的伤口?”“我没事,你照顾好娘亲即可。”

说完便出了门。成君轩听见月梓涵说的话不由得清楚原来是在找伤药,可是这手上都流血了。月梓涵动了动被成君轩钳制的手,刚刚没感觉现在倒是有些疼了。“我没事,这种小伤口无碍。”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都有些发白了“真不好意思让你忙活到天亮,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说完就要往自己的院子走,却抽不开手,那成君轩愣是不松手,月梓涵瞄了一眼之烟三人说道“你们先回去休息把。”

那米云三人知道拗不过月梓涵便一个个的都回去了,月梓涵颇为不舒服的动了动她的手问道“我可以回去了吗?”

成君轩一脸阴沉,该死的竟然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心里一怒便把月梓涵抱到怀里去月梓涵的院子里,月梓涵撇了撇嘴,至于吗,就一点小伤口。

只是还未想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外间的椅子上,月梓涵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这个成君轩,一点也不知道轻一点,成君轩看到月梓涵的动作,虽然有些不忍但也知道不给点教训是不行的。

成君轩从外边打了一盆水,把月梓涵手上的血迹慢慢的擦干净,月梓涵不禁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成君轩清理干净之后,非常大爷的哼了一声,去那边的架子上找药,等到把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月梓涵说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留一点血而已,那么担心干嘛?”

成君轩手一顿,立刻抬头看向月梓涵“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月梓涵被成君轩那个目光看的有些发憷,但还是点了点头,啊……成君轩一下子把月梓涵从椅子上抱起来抵在那边的墙上,月梓涵这次真的搞不懂哪里又做错了。

“我哪里有做错了你说出来……”月梓涵没想到成君轩会毫无预兆的就闯进自己的口腔,成君轩的怒气在吻向月梓涵的一瞬间消散,开始品尝起月梓涵的樱唇来。

月梓涵刹那间的感觉是闭紧嘴唇只是成君轩猛然一咬,在月梓涵呼痛的瞬间,舌头便闯入了月梓涵的口腔。

月梓涵被吻得晕头转向,只是却提不起反抗之心。月梓涵感觉空气越来越薄弱,无奈的使劲推了推成君轩的手臂,成君轩无视月梓涵的动作,要不给点颜色瞧瞧这小家伙还以为自己是好惹的。

月梓涵感觉最后一点空气也被成君轩榨了去,月梓涵想她不会就这样缺氧而死吧。

成君轩发现这小家伙动作缓慢了下来,便离开了月梓涵的美好,月梓涵感觉空气又回来了,不由得大呼几口空气。

哀怨的看了一眼成君轩,还不等说什么就被成君轩再次吻住了樱唇,在成君轩的舌头搅动之下,月梓涵感觉有些不适便动了动,只是就听到成君轩倒吸了一口凉气,成君轩咬了一下月梓涵的樱唇说道“小家伙,你别动。”

--------------------------我是完结线-----------------------------------

是不是感觉有些进步啊?来点打赏收藏和推荐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