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提前遇难

呃,月梓涵脑子里有些发懵了,毕竟这次成君轩的吻带着一丝丝危险的气息,月梓涵想把他推开只是换来了更深的吻。

直到月梓涵觉得自己喘不过气了,用力推搡着成君轩的肩膀,成君轩这才松了口。

看着脸色有些潮红的月梓涵,成君轩感觉心里的怒气有些稍微散去。捏紧月梓涵的下巴,强势的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声音有些暗哑道“月儿,你以后还敢不敢再提青楼一字了?”

月梓涵看着成君轩眼底里的深沉,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清醒,看到成君轩眼里化不开的危险,不由得讨好的笑了笑“轩,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话还未说完就有被成君轩给堵住了话语,只是这次并没有上一次来的猛烈,月梓涵提不起拒绝之心,不禁有些懊恼,这个男人太强势了,成君轩看月梓涵这次并没有推搡,心里一阵高兴。

不由得加深这个吻,等到成君轩觉得吻够了,才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把月梓涵顺手来到自己的怀里。

看着还在出神的月梓涵那一脸呆萌的样子,不由得用手指戳了戳月梓涵的额头。月梓涵瞬间回神,不满的看了看成君轩,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嘴唇肿了。

越想越气一下子从成君轩怀里站了起来,做到一旁的椅子上。生闷气去了。成君轩看着美人生气了,不由得靠过去,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月梓涵,月梓涵立马站起来坐到另一边。

成君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近黄昏了,走到月梓涵面前讨好的笑了笑“月儿,你饿不饿?我们吃饭吧,去吃红烧茄子好不好?”

月梓涵听成君轩一说还确实有些饿了,只是拉不下来那个面子,成君轩看着还在生气但有些动摇的月梓涵,不由得好笑。

起身向外面走去,只是说的话里面的月梓涵听的清清楚楚“去准备晚膳,直接拿到本皇子的房间里来,一定要有红烧茄子。”

外面传来脚步声,月梓涵又绷紧了脸装作生气,成君轩走到月梓涵的身边,伸手揉了揉月梓涵的头发,爱怜道“月儿,不生我气可好?”

月梓涵还是一甩头看向其他的地方,一点也没有理成君轩的样子。就在这种一哄一生气的情况下,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破了。

月梓涵看着源源不断端上来的膳食,不仅双眼发亮,连仇视成君轩的心思也都抛到了脑后,成君轩一挥手把所有的人都撤了下去。

月梓涵发现诺大的三皇子府只有暗卫,连日常侍候都是男子,原来传闻三皇子不喜女色是真的,心里暗暗有些安慰。

脸上的怒气也平和了一些。月梓涵看了一眼面色平和的成君轩正在往自己碗里夹菜,身为皇家人的他似乎没有为人做过这种事,月梓涵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再生气了,鬼使神差的也往成君轩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

成君轩动作一顿。“月儿,你不生气啦?”月梓涵这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由得脸颊爬上了红晕“谁说我不生气了?赶紧吃饭。”

成君轩知道月梓涵这是在害羞,也不在计较,那一脸的笑容更是让星辰仿佛都失色,月梓涵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张天怒人怨的脸,快速吃完饭。“我想去走走,你要去的话就跟上。”

说完就立刻朝着三皇子府的某一个地方走去,成君轩笑了笑道“那边是后门,你要去哪里逛?”月梓涵脚步一顿,立刻朝着另一边走去,又听到成君轩那笑着的声音道“那边是茅厕,你要到那里逛吗?”

月梓涵猛然回头,指了指成君轩示意他赶紧过来,成君轩不知道月梓涵要干什么,便立刻走了过去,可谁知一走进月梓涵就看到她脸上的类似于邪恶的笑容,脚步一顿,只是已经都到了月梓涵的面前。

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就看到月梓涵一下子拉着成君轩的耳朵,狠劲的往她面前拉去“都说了让你快点来。”

成君轩仍旧是一脸讨好笑容,只是苦了在暗处的暗卫们,毕竟第一次见自家主子这个样子,在憋笑和震惊的同时还有对这个月大小姐的佩服,还未见主子对一个人那么上心。

就在一众暗卫感叹的时候,就见之琴快速的跑进来,之前出来的时候已经和家里的那几个人说了会在三皇子府。

而那些暗卫自是认识之琴,之琴长得不错,又精通于轻功,不少暗卫都很是喜欢这个妹妹,只是今日之琴的脸色有些不好,一下子冲到了月梓涵和成君轩面前,看见月梓涵立刻跪了下来哭着向月梓涵说“小姐,府中出事了,请小姐速速回府。”

月梓涵看着之琴这一举不由得心凉了半截,顺势一颤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遇刺,请了好多大夫都不管用,老爷让奴婢尽快请小姐回府。”

还未听完月梓涵瞬间消失在原地,母亲怎么会这样?不是还有大半个月的吗?难道我的重生改变了走向。

但月梓涵此时并未细想只是暗恨自己怎么不对娘亲多留点心,成君轩看着在原地消失的月梓涵心中一沉,看向在原地呆愣的之琴“不是金肆守在月夫人身边吗?怎么还会这样?”

“主子您不知,金肆也是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床上昏迷。”成君轩一怔,金肆的武功也算是中上等怎么会让人打成重伤。

但此时的情景成君轩来不及多想,便说“金业,去皇宫把林太医请出来。”

说完把腰牌给了金业,自己也是朝着咏月侯府的地方赶去,等到到了地方就看到月梓涵刚刚到了侯府门口,看着月梓涵呆愣着,她不敢进,怕一进去就听到娘亲没救的噩耗。

成君轩看着月梓涵此般很是心疼,便上前握住月梓涵的手,跟她一起走进侯府,一进到沐清雨的院子就听到陈姨娘在哪里幸灾乐祸的说道“侯爷你别伤心,要注意身体,姐姐她许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被下此毒手。”

月梓涵一听瞬间火冒三丈,在陈姨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就看到月梓涵闪现在自己的面前,那速度就连月钟也没想到。

啪的一声脆响,陈姨娘一阵错愕,这个小贱种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没听见人来禀报一声?陈姨娘被打了一耳光,当众下不来台不由得骂道“你个小贱人,你敢打我?”

回答她的是又一声脆响发现此次是月钟打的“贱人?你就是这么称呼我的女儿的?”陈姨娘自知是自己没忍住但是嘀咕了一句,月梓涵自是听到了,瞬间冲上去捏住陈姨娘的下巴,微微一用力,立刻听到骨头错位的声音。

陈姨娘想叫却叫不出来,看着那俯视着她的月梓涵不由得一阵战栗。月梓涵的声音在陈姨娘的耳边响起来“要是娘亲有什么事的话?就算不是你做的,就凭你刚刚那句话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抬起一脚踩到陈姨娘的右手上,这次成君轩在后面点了她的哑穴,虽然叫不出声但是旁边的丫鬟婆子看着那陈姨娘痛苦的表情时,胆小的都吓哭了。

许是气氛太压抑,陆陆续续的有人哭了起来,月梓涵本就烦躁,一听这些哭声顿时说道“哭什么?娘亲不会有事,你们在这里哭什么?”

这句话倒是有效果,那些丫鬟婆子也强忍着不出声,谁能想到往昔不起眼的大小姐会如此强势。

看着安静下来的院子,月梓涵这才问月钟“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你母亲在院子里赏花,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府里闯入了贼人,一言不发的直接向你母亲出手,只是大多数被一个暗卫挡了下来,只是突然有个丫鬟在背后捅了你母亲一刀,害的那名暗卫分心,就被那些黑衣人给打成重伤,你母亲也是昏迷不醒。”

----------------------我是完结线----------------------------

来点收藏推荐打赏吧各位小主行行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