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留下病根

成君豪错愕了一下,一颗药要一万两黄金?再加上师兄的十万两黄金,这可是十一万两黄金啊,可是成君豪的全部身家。

虽然有些肉痛可是只要师兄的病治好,再多的钱也值得。

相通了之后便跟着那两个人的身后,只是月梓涵并没有跟着他去驿馆,而是进了房间,正准备跟上去,就见金业挡在自己的面前。

自己一介皇子竟然被一个暗卫给挡了。“你这是干什么?”“主子有令,主母的闺房不允许进。”成君豪听自是不允许一个暗卫来挑战自己皇子的威严。“不要以为你是三哥的人我就不敢动你。”

说完就要硬闯,金业看着成君豪就要硬闯,本来打算把他打退。就在金业打算动手时就听到在里间的成君轩说“要是五弟你再这样,你那位朋友的性命堪忧。”

果然成君豪立马安分了下来,虽然眼底还有余怒,只是想着自己师兄的性命,纵然在愤怒也要顾全着大局。

气鼓鼓的回到原来的地方坐着,在里间的月梓涵和成君轩,看着成君豪在那里坐着,笑了笑道“我说你来写。”

成君轩说“你要干什么?”“当然是要立个字据了,要是到时候他出尔反尔怎么办?”“月儿,你真的要治好那个东方彻?”月梓涵起身去拿纸笔。道“当然了,毕竟我也收了他的黄金了,只是救醒和恢复如初是两码事?”

成君轩宠溺的笑了笑“真是调皮。”月梓涵笑了笑,便把纸和笔都给了成君轩。娓娓向成君轩说起要怎么写,成君豪一直紧盯门,看见月梓涵和成君轩走出来,便站起来向月梓涵走去。

只是还未跑到月梓涵面前,就看见月梓涵扬了扬手里的字据时,不禁有些错愕,接过月梓涵手里的字据“这是什么?”“这是字据,麻烦你在上面签个字,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防止您贵人多忘事,还有个凭证不是?”

“不是有三哥吗?”“多了个凭证不是很好吗?”成君豪还想着赖账来着,不过这次脸色有些难堪。

月梓涵看着成君豪脸上的有些愠怒但又不能发,心里很是爽快,等了一会儿,成君豪还是在那里自己怒气四溢,月梓涵略微的扫了一眼成君豪“不知道五皇子到底要不要签?要是不签的话臣女可以认为你没诚信,还请五皇子请回。”

成君豪听到立马回神道“我签,我签还不行?”月梓涵看着成君豪递过来的字据,让之琴放起来“之琴放好,这可值十万两黄金啊。”

月梓涵微微一笑跟成君轩率先走向驿馆,皇家驿馆离侯府只有两条街的距离,所以便也走着去了。等到已经不见了月梓涵和成君轩的身影,成君豪这才追了上去。

等到月梓涵和成君轩到了驿馆门口才看到成君豪堪堪的追了上来,也顾不得歇就把月梓涵两人请进了驿馆。

月梓涵一看到在屋里候着的智魂和音尘,不由得脸色苍白,又想起了那夜五脏寸烂的痛苦,成君轩看月梓涵一见智魂大师就脸色苍白,抓紧月梓涵的手,月梓涵感觉到成君轩在握着自己的手,感觉心里这才舒服一点。

转头看向音尘,发现他还对她笑了笑。月梓涵努力的不去看智魂,转身向榻上的东方彻走去,发现他脸上贴了人皮面具,不动声色的对成君豪说“五皇子,我需要安静的环境,请你们几位出去。”

智魂虽然不放心让月梓涵和东方彻独自相处,只是性命为重。深深的看了一眼不知道月梓涵是不是顾家传人之前,智魂不好出手,万一得罪了顾家,只怕自己也无法全身而退。

月梓涵看着这个屋子里的人都出去了,月梓涵的脸色这才慢慢的恢复如初,一看到成君轩就感觉自己心里的恐惧散了去,成君轩上前握住月梓涵的手问道“月儿好些了吗?”

月梓涵点了点头。把一颗药丸给东方彻喂了下去,看着东方彻已经有转醒的模样,便和成君轩走了出去。

向成君豪说“五皇子,臣女已经治好了您的朋友,只是这一阵子需要好好静养,既然已经好了,请五皇子不要忘记您答应了臣女什么事?”

说完便不再停留,和成君轩扬长而去。“你答应了她什么事?”“治好师兄要十万两黄金。”

“什么?十万两黄金?她怎么不去抢啊?”音尘在一旁跳脚道。智魂深深看了月梓涵两人消失的地方。

不再说什么便一甩袖回了屋子。看见东方彻真如月梓涵所说转醒了,智魂抓住东方彻的手腕把了把脉,发现身体里的毒是清除了,便也放心了。

向成君豪说“那十万两黄金可能赖掉?”“这……师父,这恐怕赖不掉,徒儿已经签了契约。”

成君豪有些尴尬的道。智魂眼里的深沉愈来愈沉,要是那月梓涵真是顾家的传人,那可得罪不得。

又不忍自己的徒弟独自出这十万两黄金,便向成君豪说“明天晚上来为师这里取黄金。”

成君豪点了点头,说心里不高兴那是假的,任谁也不愿意白出十万两黄金,而月梓涵和成君轩出了驿馆之后并没有回侯府,而是向三皇子府走去。

而在去的途中金业体贴的赶来一架马车,在马车上成君轩把月梓涵抱在怀里,向眯眼假寐的月梓涵说“月儿,你跟东方彻吃的什么?”

“那个啊,只是一般掩饰脉搏的药,至于什么时候会失效嘛,那就看他什么时候会去青楼了。”

成君轩一听脸色一黑,这个小家伙“你说什么?”月梓涵没感觉到任何不对劲,看到成君轩脸色明显一黑,哽了哽道“只是一般掩饰脉搏的药啊。”“下一句。”“至于什么时候会失效,就看他什么时候去……”

月梓涵一闪眼,遭了。

朝成君轩笑了笑便离开他的怀抱。就在成君轩打算扑上去给月梓涵一个教训的时候。

外面传来金业的声音,月梓涵只感觉此时插进来的声音是多么的动听,而成君轩则是一脸黑线,眼睛凛然的看向隔着窗帘的车外的金业。

金业感觉自家主子的眼神,不由得有些摸不到头脑。他只是提醒到了而已。成君轩看着松了一口气的月梓涵。

冷哼一声,便下了车,月梓涵无奈的看着把手伸过来的成君轩,在他吃人的目光下,把手递给他。三皇子府外面没有多少人,成君轩把刚刚下来的月梓涵一个打横抱起。

月梓涵没想到成君轩会突然抱起她,吓得一下子抱紧成君轩的脖子。成君轩不说话,快速把月梓涵抱进了自己的院子,吩咐金业任何人不准靠近自己的院子。

进了屋成君轩有些粗鲁的把月梓涵扔到床上,回头用掌风把门关上,月梓涵看着有些狂暴的成君轩。

坐起来有些讨好道“轩,你先别生气,我是无意的。”还未说完成君轩一下子把刚刚坐起来的月梓涵扑倒,“青楼?你什么时候学坏了?”她能把之烟卖了吗?

这是之烟跟自己提议的,月梓涵感觉成君轩把自己压得很不舒服,不由得扭了扭身子“你先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未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吻给堵了回去,月梓涵浑身都僵硬了。

---------------------我是完结线------------------------

有吻戏了,感觉好像有点雷,不会写。不过既然写了,请亲们给点鼓励,收藏推荐打赏多多益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