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变成废人

她只是从月梓涵那里拿解药啊,没有动过手脚。当看到成君豪那个猩红的目光,心里更是一阵狂跳。

月灵被成君豪那个凶狠的眼神慌忙的开口道“五皇子你可要相信臣女,臣女绝对没有做过此等伤害太子殿下的事,要是臣女下的毒,臣女怎么会亲自前来?”

月灵在这个时候也想着给月梓涵挖陷阱。

成君豪虽然气愤但是也知道月灵没胆子换药,她说的也有道理,这药是音尘看过之后确认没事的。

现在出了事也不怪成君豪往音尘身上想。只是想通了这一茬便看向在一旁同样焦急的音尘,音尘一抬头就看到成君豪探视的目光向自己投来,也知道成君豪在想什么,毕竟那解药是自己看过的。

无奈的耸了耸肩道“你别一副本公子是害人的凶手的样子,本公子和东方彻的关系可比你想象的好。”

既然音尘都这样说了,成君豪看每次只要有东方彻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音尘,即使东方彻和自己是师兄弟的事,也就说明东方彻对音尘很是信任。所以就把疑心给撤除了。

就在这个包厢里的气氛降到零点时,就见一身影快速朝这里冲了过来。定睛一看那就是成君豪和东方彻的师父,智魂大师。

一看到自己最得意的两个弟子一个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另一个则是在一旁独自伤痛着。

成君豪一看到自己师父来了,还不及行礼便道“师父,你看这师兄他怎么了?”“还不把你师兄抱到那边软榻上去

。”这样一说成君豪立刻就把东方彻给抱到一旁的软榻上面。

智魂大师也是一脸焦急的看着东方彻,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手腕上。智魂就感觉他体内有一阵真气在乱撞,明显是中了毒。

这毒也太霸道了,这是明显想要废了彻儿的修为啊。呼了口气强忍下自己的怒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彻儿招惹了什么人?”“回师父,这事是因为师兄闯入咏月侯府的大小姐的闺房,却不想那月大小姐的房间布满了毒香,只要一吸入便会功力尽失,师兄一时大意便中了毒,本来是没什么的,听师兄说此次来成语他有事情要做,师兄让这位月二小姐去把解药拿出来,只是没想到一服下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智魂不由得一怔“你是说女子会毒?”

在智魂的记忆力能有如此高超的毒术还是女子的,只有隐世的顾家的顾瑶,但她不可能出世,可是也没听说过还有另外一个用毒如此出色的女子“是的师父。”成君豪没想到师父会有这样大的反应,但还是如实回答。智魂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子是否是顾家的传人还不太确定。

但也只能先给彻儿解了毒再说。“是谁拿的解药?听到智魂问到自己,纵然不愿也无法,月灵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低着头说道“是我去把大姐姐支开拿的解药,但是我没有换药,碧儿一把解药给我,我就赶了过来,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心思,再说了这位公子也验过药他也说过没问题。”

音尘一怔不禁咬牙切齿,这个女人竟然把自己给出卖了,再说了那颗药真的与他吃的解药无二,不由得赞叹起月梓涵的聪慧来,三下五除二竟然把自己的嫌疑摘得一干二净,还把这个罪名栽给了月灵。

然而音尘想说什么为自己辩解的时候就被成君豪打断了,向智魂说道“师父,音尘是师兄的人,师兄对他很信任,他不会还师兄这点毋庸置疑,只是师兄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毒可解?”

智魂看着东方彻的眼神越发深沉。“这个毒香本来就是压制人的功力,只是他服用的确实是解药,只是没想到却又形成了另一种毒,现在那里的真气不能再动用了,要不然会走火入魔至死。这种毒为师没有见过,也无法可解。”

“啊?那太子殿下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废人?”说完月灵发现成君豪正在瞪着自己,月灵立刻缩了缩脖子,这个是因为服用了月梓涵的解药才会变成这样,没想到这次还可以栽到月梓涵的身上。

那个成君豪的师父很厉害的样子,一怒之下完全可以杀了月梓涵。

“那个我想说这是因为我大姐姐的缘故才会中毒香,再说了这也是从我大姐姐那里拿的解药,我是没有换药,可能是大姐姐她收到了什么消息才会换了药,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去向我姐姐讨要这毒药的解药,毕竟她自己制的药她肯定会有解药的。”

智魂眼睛一亮,即使会毒,她也是个女子,只要威逼利诱一番相信会妥协的,但还不知道是不是顾家的传人?但也只能搏上一搏,毕竟彻儿不能耽搁太久。

只是江湖上最近风声有些紧凑,智魂不方便出面,突然想到这事成君豪的国家,好歹也是个皇子看了看成君豪,他是皇子好办事,便让成君豪去把解药取出来。

成君豪也想去见一见月梓涵问问是不是她搞的鬼,听完也并没有反对,便头也不回的去了侯府,而音尘眼睛闪了闪也跟着成君豪一起去了侯府。月梓涵此时正在院子里闭眼假寐,而旁边正是沐清雨和月子翔,至于她那个爹爹应该是在校场练兵,此时月梓涵的院子里气氛温馨,还带着阵阵的笑声,毕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就在月梓涵假寐的时候,成君轩也来了看着在躺椅上闭眼歇息的月梓涵也不去扰她,自顾自己搬个凳子坐在月子翔面前。

月子翔感觉后面有人,一回头就看到了成君轩,高高兴兴的喊了一声“姐夫”这一叫月梓涵顿时睁开眼睛,看了看因为这一句姐夫而笑得开心的某人,问道“你怎么来了?”

“想月儿了就来了。”说着就起身给了月子翔一串糖葫芦。然后便向沐清雨行了一礼,沐清雨虽然不希望自家女儿嫁入皇家,但自家女儿的婚事,自己的女儿喜欢就好。看着这个三皇子人还是挺好的。只是不想让女儿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我是完结线----------------------

来点推荐打赏收藏吧开开胃吧。毕竟两千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