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痛苦回忆

月梓涵此时已经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那是自己被废的前一个月,自己在御花园里走动赏花,正好碰见成君豪,本来打算上前去打招呼的,可是还没走上前就看到成君豪与另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女子,走到假山后面,那名女子的容貌自己没看清楚,但是闻到了一股很重的桂花香.

月梓涵便向他们后面跟了过去,但是没怎么靠近,就听到那名女子说“大师已经来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把她给弄下去,大师可是等了好长时间呢。”成君豪讨好的笑了笑“请你转告大师,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大师来了,请大师宽心。”那名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身走了。成君豪看了看手中的小瓷瓶,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便也回了宫。

月梓涵在假山后面看得一清二楚,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想着晚上找成君豪问清楚,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切都在某人的视线之内,那个黑影一闪便向麒麟殿走去,只是在那次之后月梓涵再也没见到成君豪,还以为是因为登基大典在忙,倒是月灵天天来,自己当时并没有怀疑她。

所以一切都相安无事,只是自三四天后成君豪就派了个贴身侍女给她,月梓涵想着成君豪不会害自己,便也消除了对这名叫做梧儿侍女的戒心,现在想来可是她在自己的食物里下慢性的毒药。

等到月梓涵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成君豪登基前一天了,那时已经很晚了,月梓涵正打算就寝,突然不得动弹,月梓涵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看上去蛮仙风道骨的道士。他说“你只有听我的话服下这颗药,你和那成君豪都有命可活,你要是耍什么花招,成君豪就会没命,等到登基大典之后我会给你解药。”

说完不给月梓涵拒绝的机会,就把那药丸塞到了月梓涵的嘴里,月梓涵随即也恢复了行动的自由,那人冷哼一声,眼里正是无尽的鄙夷,一甩衣袖就已经离开了。等到那名大师走了之后,月梓涵感觉自己的四肢渐渐无力,月梓涵惊恐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那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只有月梓涵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已经化了,偏偏还不能做什么,只能生生受着这痛苦。月梓涵咬着牙强忍着不发出声来,她不想让成君豪担心。

只以为只是一夜,月梓涵想着明天就好了的,偏是忍到了明日,只是没想到等到的是无尽的背叛,还有那无尽的地狱,等月梓涵死的时候有的不仅是不甘还有无数的疑惑,这个所谓的大师是谁?没想到今日在驿馆竟然看到了他,一看到他就想起了那一晚上的无尽痛苦,等到月梓涵醒的时候发现成君轩趴在自己的床头。

伸手摸了摸成君轩的脸是热的,月梓涵那张苍白的脸上终于笑了,还好那只是梦,已经过去了,今日我不会再乖乖的被你迫害。成君轩感觉到脸上的异样,忙睁开眼看见月梓涵醒了高兴的说“月儿你终于醒了,你都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吓死我了。”“有那么长吗?”

成君轩点了点头“咏月侯和夫人来过几次都被我给挡回去了,你不用担心。”月梓涵还想说什么,便被一阵响声盖过,月梓涵红了红脸,成君轩一看便连忙叫米云拿些清粥过来。把月梓涵扶起来,成君轩不假他手,一勺一勺喂给月梓涵,本来月梓涵的胃口就不大,所以在吃完一碗粥之后,便摇了摇头示意不再吃了。月梓涵看成君轩眼里的血丝,笑了笑“我没事了,你赶紧休息休息吧。”

成君轩点了点头,便上床上把月梓涵抱在怀里,月梓涵知道他这是在担心,也不抗拒便任由他搂着,不一会儿月梓涵也有些困意,两个人躺在床上,成君轩没问月梓涵也没提。两个人之间有一股信任对方的气息,所以两人不用解释,当成君轩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时,月梓涵也睡了过去。

------------------------------我是完结线--------------------------

我这样写,亲亲们是不是有些略微的看不懂呢,那么我就来跟你们说一声,其实在一个月前成君豪就已经成功的掠夺了皇位,只是听了钦天监的意思把登基大典放到一个月后的吉利之日上,所以才有了这一日,下一章好久不见的渣男要出来了。下面开始了千篇一律的话,我要推荐,打赏。blingblin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