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嗜蛊爆发

那些小姐看清之后迅速往旁边退去,生怕一个脚步慢了就像刚刚那个女子一样,但是等退到远处后,那其中的一位小姐,又染上蛊,然后在她旁边的女子也染上了,顿时礼敬殿一片混乱。

月梓涵皱眉,从衣袖里面拿出一个瓶子递给了成君轩,然后把月钟沐清雨和之烟推搡到身后。说“把瓶子里的东西洒出来就行了,它们不会爬到这边来的。”

成君轩点了点头,迅速按照月梓涵说的做,而那些公主皇子的月梓涵没有管,她又不是圣人,管那么多干嘛。

果然那些蛊虫不靠近月梓涵这边,众人松了口气,月钟好奇地问道“涵儿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一些不值钱的珍珠粉而已。”月钟虽然不是很相信但也没有问出口。那当然不是普通的珍珠粉,那是月梓涵在家里无聊时制作的解蛊粉,虽然颜色与气味都和珍珠粉一般无二但是还是有彻底的区别。底牌不应该暴露太多,这一点月梓涵还是知道的。

当成君豪看着月梓涵一行人毫发无伤时,不禁有些诧异,但为了躲避也暂时把疑心消了下去。月梓涵看着一个大厅里手忙脚乱的,不禁勾了勾唇,这般毒物只对女子有效,况且传播速度非常惊人,月梓涵秩序护好沐清雨和之烟就行,也不知道这场乱子延迟了多久,终于崇晨帝与东清国使者都到了礼敬殿,崇晨帝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气的哆嗦,这下晨宇的脸都丢光了,但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无碍的成君轩和成君豪,便赶了过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人怎么都变成这幅样子了?”

成君豪低着头不说话,而成君轩在月梓涵的示意下向崇晨帝说“禀告父皇,这是嗜蛊,在极南边的部落才有,而且只对女子有效,至于怎么都这里来的儿臣就不的知晓了。”崇晨帝听完之后,脸色都黑了。向后面的侍卫道“赶紧把那些小姐们拉开,让你们见笑了。”东方彻和礼亲王表示不碍事。等到把这些小姐们都给拉开的时候,崇晨帝还未吩咐什么,就听到又有一两个小姐又中了嗜蛊。

又等了一段时间,这期间陆陆续续有小姐中嗜蛊。直到嗜蛊没有地方钻了之后便不再发作。崇晨帝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礼敬殿,便让侍卫们清理,向东方彻抱歉的笑了笑。道“不如请太子移步御花园可好?”东方彻看了一眼月梓涵,点了点头。

崇晨帝便把那些还活着的小姐都派人给送回家了。至于那些不幸死去的,命人看看都是谁家的,明日早朝再来安抚,今日先把东方彻给打发了再说说。崇晨帝看一切大概都弄好了,便把成君轩和成君豪拉去御花园了。成君轩看了看月梓涵,月梓涵冲他笑了笑,便和沐清雨一起回家了。这么个地方,月梓涵自然不想多呆。等到回了月府。

让之烟送母亲回去休息,而月梓涵则慢慢回了月蓝院,回去之后,便唤来米云洗漱,米云听之烟说起今天的事情,便也不开口打扰月梓涵,月梓涵看了看外面的梨树,收回思绪,上床睡了觉。还未走到床边,便听一个人说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嗜蛊?据我所知,月大小姐应该没出过远门吧。”月梓涵回头望了望那名黑衣人,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只是知道嗜蛊的症状罢了。”那名黑衣人看着月梓涵并不惊慌,挑了挑眉说“看来情报有误,你还真是聪明。”

“再聪明也比不过你啊。音尘公子。”音尘诧异道“你认识我?”月梓涵承认的点了点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好想没有带什么象征我身份的东西吧?”

“音尘公子大名鼎鼎是个情场高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音尘面具下的脸色僵了僵。“你既然知道为何还如此镇定?”“那是因为我的房间里布满了毒香,你逃不掉,同时也不会对我造成危害。”

-------------------我是完结线-----------------------

票票,打赏,点击。你们起码给我一样吧。你们忍心这样对我么。呜呜你们不要看我好欺负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