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接风宴乱

月梓涵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家马车在门口停这里,月梓涵疑惑的问了问月钟“爹爹,为什么妹妹没来呢?”“你妹妹的脸上过敏了,不易出来见人,所以爹爹就没让她来。”

而旁边的沐清雨也说道“是啊,灵丫头确实不宜出来见人,连大夫都说现在不能见风。”月梓涵笑着点了点头,便与父亲母亲往里面走,刚一进礼敬殿月钟就被同朝的官员拉去说话了,而沐清雨也被那些贵妇们拉过去聊天说地的。

月梓涵喜静,便找到自己的位置,静静地打量这个宫殿,前世月梓涵就是在这里被崇晨帝赐婚给了成君豪,但是也同时给了成君豪一个侧妃。月梓涵知道如果没有成君豪在后面推波助澜,崇晨帝也不会赐了一个正妃,又给了一个侧妃。那名侧妃就是墨林国的乐舞翁主,因为那个乐舞一再强调只要侧妃之位,碍于墨林太子的面子才答应的,成君豪在此时结束后向自己保证过,今生只爱她月梓涵一人,只可惜那乐舞是早就和成君豪给算计好了,成婚之后月梓涵就没再见过乐舞翁主,到最后才知道那乐舞是和别人私奔了,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就请成君豪摆平这一切,他们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在月梓涵出神之际就听到成君豪那温和的声音“月小姐怎么自己坐在这里?”“多谢五皇子关心,只是臣女不喜欢太闹了,所以才在这里小坐片刻。”成君豪似没听到她华丽的疏离,照常笑道“那月小姐不妨跟本皇子出去走走,我可以带月小姐观赏一下皇宫里的景色。”

月梓涵心里骂道看个屁,皇宫里的布置我比你都清楚,还需要你带我出去走走。但月梓涵面上不嫌,回答道“谢谢五皇子关心,只是这时辰快到了,而且臣女的父亲也是吩咐过臣女让不要随意出去走动,怕是一不小心得罪了贵人,所以辜负了皇子的心意,真是抱歉。”

成君轩还想说什么,但被一声高喊声给打断了,月梓涵连忙向那里望去,一看过去,霎时一怔,那是名小姐,只是不知道是谁家的,那名女子周身发黑,头发瞬时变白。且身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成君豪看着月梓涵愣在原地以为是吓呆了,便打算上前拥美人入怀,只是没未行动,就看到成君轩把已经领先一步把月梓涵拥入怀中,并且退后几步,成君豪看着空空的怀抱,心中莫名的有些失落,但是看到月梓涵被成君轩抱在怀里并且一丝疏离也无的样子,瞬间怒火中烧训斥道“三哥你怎能那么轻浮,月小姐可是闺中女子,你这样可是坏她的名声。”

月梓涵一下子回过神来,看着自己在成君轩怀里,连忙挣脱了开来,成君轩脸色有些不悦,又抓上了月梓涵的小手。月梓涵反复挣脱不开也就不管了,又看向那名女子,有确信了几分,成君轩一下子把月梓涵抱进怀里。说“不许你看那么恶心的东西。”

月梓涵看着成君豪在原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也不理会。道“那边出现了一些事,你不管吗?”“不用我管,这里多管闲事的人多了去了。”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看成君豪,成君豪看着眼前的两人无视自己,便也呆不住了,便一挥衣袖去了那名女子的所在处,成君轩说的不错,现在这个时候正是个好机会,让父皇奖赏自己的好机会。

月梓涵无奈的看了眼成君轩,努力地挣脱了下来。道“我有事给你说,这个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成君轩一挑眉,在月梓涵的旁边坐了下来,在月梓涵的耳边说“月儿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月梓涵白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那名女子所在的那个地方。道“这是蛊毒,这个蛊叫做嗜蛊,是极南方的一个部落特有,但是不知道怎的会出现在这里?”就在这时又有一位离得近的女子中标,症状和之前的那名女子一样。

-------------------------我是完结线-----------------------------

呜呜,你们怎么忍心这样对我?我要要票和打赏。哼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