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使者到来

那名男子没想到月梓涵竟然那么容易就看穿了自己的身份,那名黑衣人,啊不,是东方彻。

也不惊慌,勾了勾嘴角。“月小姐不给在下解穴吗?好歹我也是东清国太子啊,这就是你晨宇的待客之道?”月梓涵嘲讽的笑道“我的待客之道只给光明正大走正门的人,而不是那种深更半夜从窗户走的人,所以就算你是东清国太子我也不买账。”

月梓涵也不惊慌,倒是乖乖的坐在桌子前,看着在暗暗冲着自己的穴道的东方彻,月梓涵勾了勾唇角“东方太子不必白费心思了,你冲不开的,难到你不感觉你自己的内力正在悄悄流逝吗?”面对月梓涵的冷嘲热讽,东方彻心里越发凝重,但面色不改半分。

“那月小姐是怎么认出本宫的或者说月小姐怎么样才肯给本宫解药,才肯给本宫解穴呢?”东方彻一口一个本宫就是想让月梓涵知道他是东清国太子,她月家再大也不够格动东清国的太子。月梓涵听见东方彻明里暗里的威胁,不屑的挑了挑眉。

“嘁,这天下谁不知道东清国太子从一出生就身带异香,怎么也去除不掉,而且你放心,我确实不会动东清国太子您,还会放你回去,但是呢,解药我暂时是不会给你了,你什么时候安然回到东清国,我就什么时候把解药给你,所以呢太子殿下还是乖乖地回去吧。”

东方彻感觉自己的内力在如何使劲也回不来了,这时月梓涵才慢悠悠的站起身来,无视东方彻冒火的眼睛,把东方彻的穴道解开,东方彻怒瞪了一眼。“你最好说话算话,要不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东方彻立马翻窗户走人了,虽然他的武功被压制了,但轻功还是可以的。

月梓涵轻松的看了看窗外,确认他已经走了之后,便回到桌子前,这时之烟走了进来,向月梓涵行了一礼道“回月主子,之琴已经追上去了。但是这东清太子为何先到主子您这里来了?”“哼,他只是好奇罢了,在好奇清冷嗜杀的三皇子看上了什么样的女人,只是他没防备才会坠入我的陷阱里罢了,你觉得在皇宫里那个众多对皇位有兴趣的的皇子,他能稳居太子之位,肯定有几分实力,虽然我不知道有多大的本事,但也不容小觑就是了。”

之烟在听到月梓涵的推理也在一旁默默想着事。就在两人想事的时候,之琴回来了。一进来就听之琴说“回月主子,东方彻去了月明客栈,可能是暂住在那里,但属下不能够太靠近。”月梓涵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让之烟和之琴回去休息了。月梓涵也不想了,反正解药只有她一个人有,月梓涵不受影响的回去睡觉了。

等到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东方彻也没有来过,而成君轩听之琴说是被虹王拉着准备招待东清国使者,也没有腾出来空,而月灵因为脸上的伤治疗的太晚所以有些疤痕,母亲和父亲也是正常的过日子,而月梓涵也在研制新的毒术,有了之琴在旁边指导,也是少走了不少弯路。

等到这一日,东清国使臣到了晨宇,所有的百姓和百官都去迎接东清太子,而月梓涵却没有出去,反正早晚会见到的,何必急于这一时。

果然,等到申时,月钟来到月蓝院看着眼前已经差不多收拾好的女儿,道“涵儿真是漂亮,这次东清太子来访,你可要小心点,毕竟东方彻口碑不好。”月梓涵看见自家爹爹眼里的担忧,回以一笑“爹爹不用担心,女儿会小心的。”月钟欣慰的点了点头,等到申时二刻月钟便带着沐清雨和月梓涵进宫赴宴了。

月梓涵撩起帘子,看着近在眼前的帘子,心里不由得一叹,又来了这里了,这次可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月梓涵不是怕而是不想和那群身在闺阁里的小姐斗心眼。

--------------------------我是完结线-----------------------

啊,能不能用你们那双白嫩的小手投一下票票,我不怕死,所以用你们的推荐票砸死我吧。亲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