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上门找茬

成君轩看着月梓涵回到府里,转身走了一段路之后,在一个小巷那里停下。

向虚空说“金丰,你可看清月儿的手法?”“金丰没看见。”成君轩看着一脸不在意的脸色的金丰,便闪身上去,金丰还未看清成君轩有何用意的时候,就感觉肩膀上一痛,不可置信的看着成君轩,因为月梓涵主子竟然碎了我一个肩膀,当看见他眼里暗藏的风暴,心里一惧,便捂着肩膀跪下“请主子息怒,金丰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还请主子责罚。”“你要是再敢对月儿有任何不敬,就不止一边的肩膀,我会把你全身的骨头统统给碾碎。”

说完就一甩袖回府了。只留下金丰一人在原地凌乱,他现在还是对成君轩的话有些疑惑,他自幼跟随主子,就因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主子竟然将自己的胛骨弄碎,金丰把一切都算到月梓涵身上。看了看自己的伤势,金丰又看了看已经远去的成君轩,还是追上去,回府在诊治。

而另一边的成君轩看着金丰怔在原地,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了金丰,但对月儿不敬的人儿就算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和属下也不行,所以他就杀鸡儆猴,今天下午的事,金丰已经看到但还是对月儿不屑一顾,所以碎他一个胛骨还是他手下留情了,要是真的伤害到月儿,把他卖了也赔不起。成君轩想到此便脚步不停迅速赶回了皇子府。

而月梓涵刚刚回府的时候,就看到月灵站在那边,月梓涵没理她,径直走了,只是月灵站的那里是月梓涵回院子的一条必经之路,月灵看到月梓涵回来了便迎了上去“姐姐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害的妹妹好等。”“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月灵想了想“申时”月梓涵一脸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月灵“现在才酉时,妹妹可是来了许久啊。”

月灵心里骂了一句贱蹄子,但还是笑着说“今日妹妹我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姐姐和三皇子在一起,不知姐姐和三皇子是何关系?”“我跟谁在一起要向你禀报吗?”月灵尴尬的说“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姐姐,毕竟姐姐的声誉为大。”谁不知道成君轩最冷酷,又嗜杀。

月梓涵和他走得近可不是处于危险之地吗?

月梓涵看了看已经到月灵脖子里的红斑,残忍的勾了勾嘴角。从衣袖中掏出一盒面向迷寻香来,把盒子揭开,在月灵看不到的的地方用内力催化这些迷寻香,月灵说着说着,突然感觉昨日就开始起来的红斑现在越来越痒,自今日早上,这些红斑便从脚上一直向上窜,去看了大夫,大夫说是过敏,不用担心,可是今日为何又开始痒了起来。

看着在原地的月梓涵,心里不忿,凭什么月梓涵好好的,今日看到她和三皇子一起在街上面逛来逛去的,又想起来那些成君轩嗜杀的传言,就想来挤兑挤兑月梓涵,要是成君轩能把她杀死最好,可谁知这些红斑突然痒了起来,又不想放弃这个大好机会,所以月灵在强忍着。

月梓涵一看到月灵的脸色就知道什么事了,但还是问一下“妹妹,你怎么了?呀,你脸上怎么有红斑啊。”月灵看了一下旁边四周,也知道今天是为难不了月梓涵了,便向月梓涵行了行礼“姐姐,妹妹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月梓涵甩了一眼月灵,小样儿,跟我斗。月梓涵看着天色不早了,便和米云回了月蓝院。刚刚回到月蓝院就听到一声惨叫,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那个迷寻香除了催化痒痒粉,还能使皮肤溃烂呢。

哎,月灵你要是不来对我冷嘲热讽的我也不会用迷寻香啊。月梓涵想起刚刚月灵跟自己说成君轩嗜杀,那更好,反正看了也烦,杀一个少一个。

------------------------------我是完结线---------------------------

已经三万字了,月寒我想去申请青云榜,能告诉我需要什么或者注意什么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