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原来是他

“你先回去跟成君轩说一声,让他不必派人跟着啦。”金肆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得称赞主子的眼光真好,但因为这是自家主子下的命令,就算不想顶撞,也没有办法,在金肆的一番天人交战后,还是自家主子占了上风,便拱手道“启禀主母,这是主子的命令,属下不能违抗。”月梓涵无奈的看着金肆,便摆了摆手“那算了,你跟成君轩说明天让他来见我。”金肆听闻点了点头。

月梓涵猛然看向那颗参天大树上,向金肆做了做手势,金肆看到此,便点了点头绕到那棵树的后面去,给树上的人突然一击,树上那个人没有防备就突然掉了下来,月梓涵眯了一下眼睛,瞬间把此人的面巾给抓了下来,月梓涵一看这张脸,猛然一怔,那名黑衣人一下子就窜起来逃跑了,月梓涵看金肆打算追,就连忙把他叫住“算了,金肆,他的武功虽然不高,但是他轻功很好,你追不上的。”

金肆点了点头,就隐于暗处。月梓涵现在脑子里都是那张脸,用力摇了摇头,便转身回府了。

不知道父亲是责骂过月灵了还是什么,今天月灵竟然没出来找麻烦,连陈姨娘也乖乖的呆在沁河院,月梓涵一路轻松的走回月蓝院,一进入院子里就看到米云和米韵两个人站在院子里,看到月梓涵回来了,便连忙赶过来“小姐你没事吧?都是米云不好。”

月梓涵安慰了米云,便让她下去休息了,走到屋里坐下之后,看了一眼米韵,说了声坐。便不再开口。

“果然不出小姐所料,国公府大小姐柳若仙真的不简单。”“哦?怎么个不简单法。”“这个,恕奴婢没有查到,只是我听服侍她的婢女说每次柳若仙一起床就把自己关在屋里,谁都不让进,但是之后那名婢女去收拾房间的时候,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月梓涵低头想了一会儿“那你继续看着,对了这以后几天你先去子翔的院子里看着他,我感觉这府里有些不平静。”“是,小姐。”月梓涵看着米韵远去的背影,心中默叹了口气。

前世米韵和米云姐妹两个为自己而死,这一世我一定不亏待你们。只是现在我大仇未报,委屈你们了。想到此处,月梓涵的眼睛黯淡了几分,向虚空中说“金肆,你不用管我了,你若有心去帮我多看着点娘亲,这几日府里不平静。”金肆不答话,月梓涵也知道他听进去了,也不再提。

今天月梓涵心里事情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月梓涵闻到一股淡淡的梨花香,心里不自觉得安定了下来,也慢慢睡着了。

成君轩看着怀里的女子,果然月儿喜爱梨花,不仅院子里有一棵上好的梨花树,就连房间里也大多是梨花,也最爱吃梨花糕。成君轩在原本的梨花香上面掺杂了一些其他东西,说像梨香,但又很淡,沁人心脾。

月梓涵悠悠转醒,就看到成君轩抱着自己,眼睛明明亮亮的看着自己,月梓涵的脸上晕染出两抹嫣红,月梓涵听到成君轩的笑声,立刻用两只手捂住成君轩的眼睛和嘴巴,成君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也不和月梓涵闹了。

便说“我听说你昨晚遇刺了?”“没事,是流云请来的,我都打发了。”“金肆不是跟着你嘛,还用你动手?”月梓涵看着成君轩一脸不爽,就把两只手放到成君轩那个貌美如花啊,不对,是英俊潇洒的脸上“我不用金肆保护,如果你嫌金肆吵得话,不如给我使唤两天呗。”“你要做什么?”“我让他暗中保护我娘啊,我感觉这几天府里不平静啊。”“随你啊,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暗处的金肆,一脸黑线,就这样被黑心的主子给卖了。

----------------------我是完结线--------------------

亲们觉得东清国太子叫什么名字好呢?有意见者可以在评论区写下来哦。谢谢亲亲们的推荐票哦,还是那句话,月寒我想要打赏,票票和点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