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不自量力

成君轩瞄了一眼月梓涵看的方向,便道“月儿不必惊慌,金丰你去看看明天之前务必给本皇子查出来,是谁那么大胆子?”虚空中传来一声是,便再无声音。

月梓涵看了看成君轩,把那只箭拔出来给成君轩,指着箭尾处说“轩,你看着箭尾上的标记,你认识是谁的吗?”成君轩看着月梓涵手中的箭,箭尾出赫然有一个黑色的羽毛形状,成君轩皱了皱眉道“这是东清国的皇室御用的标记,因为我和他们打过交道,但这种不是大型推广的箭,只有皇室才用这种箭,我是看到东清国太子用过的。”

“东清国?皇室御用?这里是晨宇,我们好像也没有得罪过东清,也没有听说东清的皇子和王爷来过啊。”“这就要等金丰回来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府。”月梓涵看外面天气确实不早了,但是成君轩送自己回去他的事情又会耽搁了不少,月梓涵想了想道“侯府离这里也不算很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先去忙吧。”“不行,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打不过像你这种的高手,但是像小喽啰我还是可以对付的。”

成君轩看月梓涵如此坚定,便不再说什么。把月梓涵送到门口看着她走远的背影,便向金肆说“你去保护好月儿,如果她发现了你,你就和她解释清楚,还是不要叫皇子妃了。”“那属下该叫什么?”“你自己想吧,千万不要把我供出去。”

金肆看了看邪魅的某人,但也无法,便向月梓涵走的方向快速赶过去,成君轩望了很久,便转身离开云来楼。月梓涵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听起来像是不下数十人,月梓涵看了在百米之外的侯府,心中默叹,便把人引向前面不远的死胡同。

月梓涵转身说道“阁下跟了我那么久,你们不嫌累吗?”看着月梓涵停下来,那些黑衣人,互相望了望,都在疑惑月梓涵是怎么发现他们的,看向月梓涵,在月光的照耀下,月梓涵那张本就绝美的脸,又陷入一种朦胧的美。黑衣人想起自己主子的嘱托,也不再隐藏了便由一个人开口说“你就是月梓涵吧,主子有令,杀无赦。”

月梓涵听着如此狂妄的话语,不由得展开了一抹笑容,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妖艳“那你们主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人不可貌相。”

说完不等那群杀手反应过来,便一脚踢上为首的那个人的胸口,夺了他的长剑,那群杀手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接二连三的倒下,不多时便只剩下那个杀手头头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人不可貌相了吗?你滚回去向流云说一声,我无意于她那个四皇兄,让她以后给我安分一点。”

那个杀手头子看着眼前绝美的人儿,心中却提不起一丝美感,大概是因为她不眨眼的杀了自己的属下,这哪是打斗,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月梓涵看着这个黑衣人此时还在出神,便一剑把他的右臂给斩断,“你再呆一会,我就把你的另一只手臂也给切了。你记住了没?”

那名杀手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因为月梓涵顺便把他的下巴也卸了,在月梓涵阴冷的眼神下,那名杀手扭曲着脸点了点头。月梓涵又踢了他一脚,看着那名杀手远去,便朝旁边的树上说了句“金肆,你留下来把这里清理干净。”

暗中的金肆看着自家未来的皇子妃,又想到刚刚她眼睛也不眨就杀了二十几人,心中一阵钦佩,毕竟这才是可以配上成君轩的女子。

月梓涵看着金肆看着自己的眼神一阵恶寒,她知道她很凶残,但也不要像崇拜一般炙热的眼光吧,金肆看到月梓涵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一丝丝嫌弃,便收回目光道“是,主母。”月梓涵心里一阵无力,成君轩真是的,不让他叫皇子妃就叫主母,看来要好好和他说一下了。

----------------------------我是完结线-----------------------------

月寒我的群里的人好少,没人找我玩吗?求点击,求打赏。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