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谋初现

就在月梓涵出神之际,成君轩已经让金肆把马车停在京城第一酒楼云来楼。

月梓涵疑惑的看了看金肆,转头问道“驾车的那个好像不是一般车夫。”成君轩对月梓涵笑了笑道“那是我的暗卫,他叫金肆,还有一个叫金丰,他负责暗中保护,至于其他暗卫都在三皇子府。”

月梓涵了然的点了点头,便和成君轩走进云来楼,不愧是京城第一酒楼,里面的装潢很是豪华,月梓涵看着满客的云来楼,问道“这里好像没位子。”

成君轩还未答话,便听金肆说“回皇子妃,主子来这里都是有自己的包房的,这一点请皇子妃不必担心。”皇子妃?月梓涵瞪了一眼成君轩,不用想也知道,如果没有成君轩默许,金肆怎么会叫自己皇子妃。

成君轩看到佳人怒视着自己,心中对金肆这个称呼甚是满意,便也没计较金肆越俎代庖,挥挥手让金肆下去,便和月梓涵说“月儿别生气,反正早晚都是要叫的,如果你还在纠结的话,我就先去用膳了。”月梓涵冷哼一声,又瞪了一眼便跟向成君轩的脚步,快速走向包厢,气呼呼的走到成君轩的对面坐下。

成君轩无奈的看着月梓涵的举动,便走向月梓涵身边坐下,挥挥手示意藏在暗处的金肆去上膳,看到佳人还在生气,那气鼓鼓的样子,成君轩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便道“月儿莫非还在生气?有什么·气冲着我来,不要自己憋在心里,万一气坏了,为夫可是要心疼的。”

月梓涵看着眼前成君轩的那张脸,其实心里的气已经消散了很多,但是出于想整一下成君轩,但还是装作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又看到那一张天怒人怨的脸,便伸出手抓住成君轩的脸用力往外扯,金肆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场景,又看到自家主子一脸妻奴的样子,不好说什么,便让人把吃的东西放下了,自己也闪出了门外。

成君轩自然看到金肆一脸无奈,也不和月梓涵闹了,把脸上那只作怪的小手,拿下来握在手中,轻声道“月儿,再这样闹下去,你不饿了吗?为夫可是饿了。”

月梓涵用力抽了抽手,发现抽不出来,便也不和成君轩闹了。

“好了,我还未嫁给你,你怎么能让自己的手下叫我皇子妃呢。”“月儿,不喜欢我就不让他们叫了。”月梓涵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金肆传上来的吃食,便连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茄子放到嘴里,发现比自家厨子做的还好吃,便赶紧示意成君轩也开始吃,成君轩看着眼前吃的很欢喜的小女子,忽然想起便和月梓涵说“我方才在百花宴上看你和你的丫鬟说了一会儿悄悄话,你们在说什么?”

“哦,你说那个啊,是这样的,你感不感觉,柳若仙很奇怪。”“怎么个奇怪法?”月梓涵想了想“我也说不上来,我没得罪她,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像是我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所以我让米云回府去找米韵,让她调查一下。”

成君轩一听便向虚空说了一声“金丰,你去调查一下柳若仙。”月梓涵看着成君轩草木皆兵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成君轩疑惑的问了一下“月儿笑什么?”“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米韵去调查了。如果柳若仙针对我,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武功,也会医术。就算打不过,自保不成问题。她想除了我,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把精力放到这种人身上不值得。”

就在这包厢里温情脉脉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破空声,成君轩一把拥着月梓涵闪到旁边。只是射完这一箭,就不在有动静,这是在外边的金肆一下子闪入屋内道“主子没事吧?”

月梓涵看着射空了的箭。朝射箭的地方望了望,那里早已没了身影。

---------------------我是完结线-----------------------

下章会暴露月梓涵的实力哦,希望大家给我动力哦。不要吝啬你们的票票,用这些砸死我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