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拉仇结怨

月梓涵一听到流云如此说自己,就算是对成君豪无意,但也不禁心生恼火,看了一眼月灵和旁边的柳若仙,便转头招米云过来,月灵看着月梓涵跟米云说着话。

便一个毒计浮上心头,月灵起身连忙向前跪去道“流云公主息怒,臣女的大姐姐没有丝毫的怠慢过臣女,臣女听闻流云公主如此说姐姐,想向流云公主解释清楚,大姐姐待我情同姐妹,我不能干听着流云公主如此污蔑姐姐。”

月钟在旁边本来想阻止的,但是听到月灵这番话不免有些失望。

月梓涵一脸清冷的看了看旁边的命妇们,心里暗道月灵这招使得真好,她如此冒犯流云公主,如果降罪于她,毕竟是为了自己才被惩罚,自己不救会落人话柄,救了的话又会得罪流云公主,月梓涵想到此便看向跪在中间的月灵,月灵一个激灵,看向月梓涵。

心中暗道不好,流云一听,心里更火便道“区区一个庶女竟然敢顶撞本公主,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月灵一听便垂下头道“臣女不敢,只是不想让人诟病姐姐,我不是故意顶撞公主您的。”说完月灵的低下头的那个地方竟然湿了,可见她哭得有多汹涌。

旁边的命妇见皇上不开口,便在下面议论起来了“这咏月侯府的二小姐,是有多喜欢她这个姐姐啊,还站出来帮她辩解,这眼看都要受罚了,月大小姐还在那里看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二小姐是庶女,是姨娘生的,月大小姐是嫡女,自然不当庶女是条命啊。”

月灵听到别人在议论,低垂下的脸上浮出一抹笑意,看向月梓涵她竟然还在悠闲地喝茶?难道她听不见别人的议论吗?月梓涵感觉到月灵向自己投来的视线,便对着她会心一笑,在月灵眼里,这一笑很是诡异,便低下头不再看,可是在收回视线的时候,发现流云公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鞭子,月灵的身体不经意一抖。

月梓涵看向对面席上的成君轩,看清楚他眼里的担忧,便向他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月钟,示意他不要担心,这才站起身来,走到流云和月灵旁边,向崇晨帝福了福身道“多谢皇上和四皇子的厚爱,可是臣女离及笄还有一年,实在是不敢耽搁四皇子的婚事,而流云公主担心的事情也不会发生,至于臣女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欺诈了姨娘,欺毁了二妹妹啊?请公主示下,至于罚嘛,先让臣女知道自己是什么罪名,这些不是二妹妹受的来的,我愿意替她受罚。”月灵听到月梓涵这样说,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而柳若仙端起酒杯,悠悠然的看向月梓涵,心里觉得这个女子越发难对付了,月灵也是个蠢得。

这是崇晨帝看到月梓涵给了他一个台阶,便赶紧顺坡下驴了,崇晨帝看到月钟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便赶紧打断,道“月梓涵,你若是真的不愿嫁给朕的四皇儿,那朕也不强求,至于这些闲言碎语,你就不用理会,流云,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赶紧到你的座位上坐着。”

流云瞪了一眼月梓涵两姐妹,但碍于父皇的意思不好说什么,便一甩衣袖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月梓涵也回到座位上,出了这一档子事,众人也没心思赏花了,崇晨帝貌似也是乏了,便挥了挥手,让大家都散了。

月梓涵看了看成君轩,便起身向月钟说“爹爹,女儿就不陪您老人家回府了,我想在外面走走。”月钟想了想便答应了,月梓涵便赶紧走向成君轩,道“我们去哪里啊?”

成君轩道“我看你在宴会上没怎么吃东西,我请你去吃东西好不好?”月梓涵也不反驳,便和成君轩向外走去,这时在月梓涵站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月梓涵回头看了看,成君轩也好奇回头看了看抓住月梓涵的手,问道“怎么了?”“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月梓涵心中诧异明明感觉一道怨毒的视线

------------------------------我是完结线----------------------------

众位亲们。我有一个很小的请求,我想要票票,点击,打赏。犒劳一下我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