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赐婚?

流云公主一听立马骂道“你这个贱人信口雌黄,本公主还能诬陷你不成,做错了还不认,咏月侯府好教养。”

月梓涵听到此一皱眉,旁边的空气立马阴沉了几分,这流云公主真是个无脑的,旁边的贵妇和各家小姐都一脸同情的看向月梓涵,毕竟流云公主嚣张跋扈在厩里是出了名,最看不得比她漂亮的女子,就在一群人僵持在此地时,

突然听到旁边的李家小姐说“皇后娘娘来了。”月梓涵转眼就看到皇后走来,等到月梓涵一行人给皇后行完礼时,皇后还未站定,就见流云一下子扑到皇后身上一边哭一边跟皇后诉苦“母后,你可要为儿臣做主啊,月梓涵她推我下水。”皇后看着流云如此不成体统,皱了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会儿不在你就闹了这么大的乱子。那位月梓涵可是咏月侯府的大小姐。”流云在一旁指了指月梓涵愤愤的说道“就是她,儿臣和她初次见面,她就把儿臣推下水,再往后还不定能出什么乱子呢。”月梓涵无奈的看着流云,然后又看了看皇后心中默叹,皇宫真是一个烂摊子。

但也无法便上前福了福身道“皇后娘娘可否听臣女一言?”皇后看着月梓涵那处变不惊的模样,让本来就听自家儿子说过的咏月侯府的月大小姐,如今更是满意月梓涵。便道“你说。”“臣女一直不常出门,来宫里更是头一回,臣女今日本是初次见到流云公主,相信娘娘也是知道的,臣女实在不敢推公主下水,本是公主说在湖边走走,可能是不小心绊到什么,便一不小心掉下湖里。”

皇后听到此也知道流云嚣张跋扈,便问“流云,真是她推你下去的吗?还是你一不小心掉下去的。”流云公主虽然感觉母后语气有些变化,但还是嘴硬道“就是她推我下水的,母后你不替儿臣伸冤也就罢了,但你为何还怀疑儿臣污蔑她呢?”流云一跺脚便跑回自己宫里。

皇后看了看四周,挥挥手让那些贵妇都退下去,然后才向月梓涵说道“流云嚣张跋扈,不小心冒犯了月大小姐,还请见谅。”话虽这样说,但月梓涵真不能在人家娘的面前说人家女儿不好,更何况这还是一国之后和公主之尊,月梓涵便摇了摇头道“无妨,公主还小。”皇后看向月梓涵的举止行为,流云怕是这辈子都赶不上了。便道“那本宫就先行回宫,月大小姐有时间一定要来本宫宫里坐坐。”月梓涵与皇后谦虚了一会便见皇后回了坤宁宫。

月梓涵心里一阵叹息,今生最是不能入皇家,月梓涵叹息了一会便和米云向御花园走去,月梓涵也没什么手帕交,就自己坐在桌子前,

还不过一会便听闻皇上驾到,月梓涵无奈便跟随月钟向皇上和同行的皇后行礼,皇上走到最上方的桌子旁坐下,便道“众爱卿平身,今日本是百花盛宴,各位不必拘礼。”虽然皇上都这样说了,但哪位臣子敢逾越,

月梓涵无趣的坐在座位前,把玩着酒杯,感觉到几道视线,其中一束怨毒的视线,月梓涵顺着看过去,就看到国公府的大小姐一脸怨毒,恨不得杀了自己的眼神,

月梓涵无谓的耸了耸肩,毕竟女人的心思猜不透,我又没惹她,其中不乏探究的,但是月梓涵一看到成君轩,看到他向月梓涵眨了眨眼,月梓涵会心一笑,

这时听到皇上说道“咏月侯可在?”月梓涵的老爹立马站起来,皇上笑着说“月卿不必多礼,朕的皇子可是央朕向令爱提亲。”这句话一说完月梓涵这边的气氛立马变得有些不能言语,月灵听到皇上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立马放光。月梓涵只是皱了皱眉,

看向成君轩,成君轩也摆了摆手,示意不是他做的,不过不用担心。月钟也是眉头紧锁道“不知皇上说的是哪位皇子,又是微臣的那位女儿?”

--------------------------我是完结线----------------------哈哈,某只要被赐婚啦,你们觉得是谁?我创建了重生嫡女翻身的读者群199316215,敲门砖是书中任何角色的名字,期待你们的加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