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爹爹归来

“妹妹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是你一不小心掉下去的,可不是姐姐我推下去的,你这番话会让别人认为姐姐是个恶毒的人的。”月梓涵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心里都快笑翻了,月灵看着月梓涵知道这个贱蹄子不一样了。

与其在这里费口水不如回家之后和娘亲一起商量对策,月灵心里一想通便强压下心里的怨气,“那是妹妹错怪大姐姐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府吧,让母亲等急了怎么办啊?”月梓涵看见此时的月灵就知道她咽不下这口气。

无妨等到回去了之后慢慢陪你玩,就这样一路无语回到了家,果然远远地看到月子翔在门口等着呢,月梓涵看到后马上下车“子翔,你怎么在外面,娘呢?”“娘亲在里屋呢,我坐不住就出来等你了。”月子翔看着月梓涵一阵欢喜,

又看到月灵便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既然都回来了,赶紧把你那一身脏污洗干净,也不嫌丢人。”月灵听闻立马一脸阴狠的看着月子翔,在狠盯了他一段时间之后就想到陈景珠说的话就转换了脸色又变成了那副可怜样子“那大姐姐,弟弟我先回去了。”

月梓涵心想月灵恐怕已经记恨上了子翔,要告诫子翔小心一点月灵,她的手段狠毒着呢,月梓涵看着月灵进了大门,就回头看着月子翔“子翔,你以后可要小心一些月灵,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月子翔心里自然明白“姐姐,你说的我都知道,不过先不管这些,爹爹四天后就要回来了,姐姐可不要忘了。”

“姐姐怎么会忘呢,不过你可要警醒着你自己,不要让爹爹一回来就训斥你。”月子翔听此便点了点头“姐姐放心,我不敢忘,赶紧回去吧,娘亲该等急了。”

月梓涵这才随着月子翔进府去,到了沐清雨所在的院子看着母亲坐在院子里正在纳一双男人所穿的靴子,月梓涵一进去就看到了,心里羡叹了一声,母亲和爹爹的感情很好,要不是陈景珠趁爹爹喝醉了爬上了爹爹的床,而母亲也是念在多年的主仆情分便让爹爹把陈景珠抬为了妾,可谁知母亲的此举变成了催命的符咒。

月梓涵心里的意念又坚定了几分,今世我一定保护好你们,不让你们再死,月梓涵和月子翔说了声便回了自己的院子,因为她手臂上有不小心刮到的伤口,不能让沐清雨看到,所以便先回去了,等到夜晚,让米韵打了水之后,月梓涵下去匆匆把自己收拾好,便上床睡了觉。

接下来的这几天,因为和母亲说了有些事情便不再出院子,二月灵也没有再来烦她,便可以好好休息几天,而今日月梓涵照常在院子里的那棵梨花树下乘凉时。

突然听到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就知道自己的爹爹咏月侯月钟回来了,月梓涵也不搭腔,突然听到自己院子里的门一声巨响,月梓涵看着月钟一身还是战甲想必是回来之后还未换衣服,其实月中才四十出头,正值壮年,英俊的脸上透漏出一点疲倦,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美男子要不然月梓涵和月子翔怎么能这么漂亮。

“爹爹怎么还是如此,涵儿又不会跑到哪里去,不用担心,我院子里的门已经被你踢坏好几个了,下次我要换个铁门才行。”旁边的米云和米韵都无奈的抽了抽嘴角,行了礼“见过老爷”月钟尴尬的挠了挠头“是吗?这不是好几年没见过涵儿我着急吗?”说完就摆了摆手让米韵和米云起身,月梓涵看着月钟

笑道“那我还要多谢爹爹了,不过也不用急于一时,先去换身衣服吧,一会儿我会去母亲的院子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