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姨娘找茬

这几日咏月侯府的后院看似一片风平浪静以至于盖住了其暗里的波涛汹涌。

午后,月梓涵躺倒自己院子里的一棵遮阴的大树下闭目养神,其实是在想重生过后的这几天看上去挺安稳的,接下来的就由我挑起这塘浑水吧,想了想月梓涵睁开眼睛望着天空,那瞳孔里面的幽暗让人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一时间她身边的气势让人生畏,“月灵,成君豪,你们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找回来的,”

米云一进院门就看到月梓涵自己躺在榻上,正在说什么,不解就上前问道“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月梓涵突然坐起来,当看到来人时就松了一口气“没想什么,米韵呢?”米云被月梓涵这一举动吓到了,心想小姐醒来之后越来越古怪了。

“姐姐她去碧玉阁了,小姐有什么吩咐吗?”月梓涵想了想“以后我睡觉的时候不许有人来打搅”“是,小姐”“你先下去吧,记住不要让那些苍蝇来破坏我睡觉的雅兴.”“奴婢知道了”月梓涵继续躺在榻上想事,

还没一刻钟就被一阵女人的大笑声吵醒。月梓涵不耐烦一看原来是陈姨娘,咏月侯里除了正室夫人还有一个陈姨娘,这个陈姨娘原本是母亲的陪嫁丫鬟却没想到这个陈景珠忘恩负义趁父亲喝醉爬上了他的床,成为了姨娘,她平时不仅嚣张跋扈,更是个嘴快的主,看着她满头的珠花和脸上可以熏死人的香粉还有一身庸俗的花哨衣服。

连米云都对她鄙视不已,却又不能说什么但又怕熏到了小姐,就上前阻拦“陈姨娘,我家小姐在休息,您还是请回吧”陈姨娘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阻拦她,怒急“哪里来的狗奴才,竟然敢来挡我得道,我告诉你,我可是来见你们家小姐的,哪里容得你在这里拦我,莫非这就是你们月蓝院的待客之道,来人掌嘴”这陈姨娘也是个大胆的,眼瞧着侯府嫡女在旁边,也敢这样骂她的丫鬟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

人人都能想到的想法,月梓涵又岂是让人随意拿捏的主?就在那婆子快要把巴掌扇到米云脸上时忽然听到一声冷喝“陈姨娘好大的排场,口口声声说探望我,却不由分说打我的丫鬟,别说我坐在这里,就是我没在这里,我屋里的丫鬟也只有我能教训,你算个什么东西。”陈姨娘愣在原地不是说大小姐虽是嫡女却性格温和,不随便训斥人,这种性格说好听点是温和,说难听点就是性子软糯,今日怎么变了肯定是在虚张声势“大小姐说这话就不对了,贱妾适才帮大小姐管教下人,您不帮我也就罢了,您怎能欺负与我。”

“那你觉得是我冤枉于你了”陈姨娘被月梓涵的眼神寒在原地,她感觉到一种寒冷弥漫在她的五脏六腑,但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法收场了。这时她眼角瞥到一个人影,眼睛一转心中便有了计较,立刻趴到地上服软到“大小姐,不知我何处做错了让您动如此大的火,都怪贱妾一时嘴快,若因我只是帮你教训一下下人,便冲撞了大小姐,请大小姐务必看在老爷的面子上饶了贱妾吧。”

月梓涵看着陈姨娘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她又怎么会错过那一转即逝的激动,哼,想用苦肉计我偏不让你得逞“你不知道错在哪里是吗?”“是,请大小姐告于贱妾。”

陈姨娘看到月梓涵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心里莫名的害怕,“第一错,你进门不禀报又大吵大闹妨碍到我睡觉,第二错你嚣张跋扈把丫鬟不当人而后又指桑骂槐怕是对我心有不满,第三错你目无尊卑,见了面不向我行礼虽说你是个长辈但礼数不能废,我是嫡出大小姐而你说白了就是一个妾。而后又口口声声说我欺负于你既然你如此断定,那我就如你所愿,米云给我掌嘴。”

“是,小姐”满意的看着一条条罪状列出,脸色越来越白的陈姨娘,尤其是那句说白了你就是个妾,看着米云狠扇陈姨娘巴掌时那个痛快的表情,没想到米云也是个记仇的,等到打完后,那个人还是没有出来,看着陈姨娘如此狼狈不堪,

那捂着脸颊的双手被指甲给磨破时,这个陈姨娘也有今天,当初的你可是把我当傻子一样对待啊,现在就受不了了,别急我们来日方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