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未来的保障

只在客栈歇了一夜.四人又马不停蹄地出发了.经过城门口时.无端聚集了很多士兵.四个人交换了眼色.慢慢牵着马混入排队的人群中.有士兵拿着几幅画像对着他们一一对照.或许是觉得确实不像.简单问了几句就放他们走了.

云歌的动作竟然如此的快.

走出城门口.四个人重新骑上马.向着两国交接处飞驰.颜筱梓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韩无期.他正侧眸看她.见她望过來.唇边绽出一个温暖的笑.

她心头一暖.唇角也勾了起來.

不得不说.韩无期的易容术确实够高超.

一路有惊无险.再次抵达宋齐国的国土.每个人心中都涌起一股浓郁的归属感.

这才是他们应该站的土地.

在茶庄内短暂歇脚时.韩无期三人齐齐看向程复.

程复莫名.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东西.摸了一遍发现沒有.凶神恶煞地回瞪道:“看我做什么.”

韩无期唇角一勾.他最近的笑容越发的多.再不复以往那般永远冷冷淡淡的样子.

“我们这就启程回百草谷了.程兄若是不嫌弃.也便却做一趟客.”

程复下意识地就要拒绝.却在听到韩无期下一句话时改了主意.

韩无期说:“顺便参加我和幽儿的婚礼.”

瞧这称谓.多么的让人恶寒啊.程复在心中吐槽.脸上的嫌弃也丝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來.颜筱梓转头看向韩无期.他从來沒有提过.如今……

“无期.我们不是已经……”她说到一半便住了口.许是那段回忆太过不堪回首.她从未想过韩无期在遭到新婚夜的背弃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如今才开始设身处地.却晚了些.

像是猜到她心中所想.韩无期握了握她的手.笑道:“那时你心不甘情不愿.如今.我们再办一场真正的婚礼.”

颜筱梓的手被他紧了紧.红着脸应了声好.

如今只要在你身边.怎样都好.

程复又是一脸受不了的神情看着这腻歪的二人.韩无期的神医光环已彻底消失.如今他看到的不过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人.

爱情啊.真真是毁人不倦.

他一脸勉为其难的神情随他们回了百草谷.见着迎上來的沈陌璃.刚要打招呼.便见竺青也走上去.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程复的世界.彻底凌乱了.

无论如何.谷中开始有条不紊地准备起了婚礼.

所有人中.大概只有程复还记得.有些事还未完.

他考虑了许久.在一个温度尚不算太低的黄昏将颜筱梓喊了出來.

见她满脸的幸福神色.他心中又是一阵感叹.当年随她征战沙场.见惯了她杀伐果决的魄力.何时见过她这般小女人的情态.但如今.这显然不是重点.于是他压下心头的吐槽.对颜筱梓抛了个严肃的眼神.

颜筱梓疑惑地看着他.问道:“可是百草谷中伙食不合你胃口.”

程复刚要出口的话被她这一句憋了回去.默默地摇了摇头.

颜筱梓继续问:“那是在这里睡不习惯.”

程复又摇了摇头.

颜筱梓本着未來百草谷主人的自觉性决定将好客坚持到底.接着问道:“那程兄到底是因为什么.脸色差得像便秘一样.”

程复一口老血差点喷出來.自己一心为他们好.她竟如此揣度他.

当下破口大骂道:“死女人.你当真不知好歹.”

颜筱梓眉眼弯弯.“看你装了这多时.这下总算是露出真面目來了.得了吧.那般忧郁的神情不适合你.”

程复被她气得心肝疼.决定开门见山.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道:“这是施念当日來天牢给韩无期留下的解药.”

颜筱梓接过.喃喃道:“这两个瓶子甚是眼熟……啊.”她眼神一亮.“那日施念差人给我地图之时.也附带了两个这样的瓶子.只是她沒有提.我也就沒在意.你说这是解药.什么解药.”

程复将施念那日的话复述了一遍.感慨道:“我已将这要研究了个彻底.确是解药无疑.只是如今韩无期对他那狠心的娘恨之入骨.想是不会这样轻易服用.如今.只有你可以劝他了.”

颜筱梓愕然.

韩无期提起他身上的毒时.只是简单一语带过.她也习惯了.只以为以毒攻毒带來的新毒既已被控制.便不会再对他的身体有什么损害.她甚至私下还觉得.可以随心所欲将毒逼至体表让人中毒.这比带什么法宝都管用.可如今她才知道.是她太天真了.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这本來就是毒.

她接过程复手中的瓶子.郑重对他道了声谢.转身便去了韩无期的卧房.

天气逐渐转暖.韩无期靠在床头.手中拿着一卷医书看得聚精会神.

听见门开的声音.他抬起头.正对上颜筱梓的眼.他眼中刹那有笑意迸裂开來.那张清俊的脸似提前沾染了春的暖意.在一室清寒中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颜筱梓走到他面前.韩无期放下医书便将她拉到腿上坐下.下巴磨蹭着她的脸颊.一双手放在她腹部來回地磨蹭.

颜筱梓被他这样的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仰起脸笑着喊了声:“韩小孩.”

韩无期眼眸一眯.看着怀中娇笑着的女人.有些危险地贴近她.温热的呼吸吹拂着她娇嫩的耳垂.引得她笑着不停躲.一边躲一边笑道:“我错了我错了.不敢了.”

韩无期却不肯就此放过她.温热的唇贴上她的.感觉到她呼吸一滞.长舌顺势卷入.与她的恣意纠缠在一起.

直到吻得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

颜筱梓红着脸将头埋在他胸膛上.直到他四处游移的大手触到了她袖袋中的坚硬.“这是什么.”

颜筱梓这才想起來此行的目的.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句.直起身子.从袖袋中掏出那两个小瓷瓶.

才看了一眼.韩无期脸色就沉了下來.

“哪里來的.”

颜筱梓诚实答:“程复给的.另外.她……也给了我两个.只是当时她沒说.我就忘了.”

两人心知肚明.那个‘她’指的是何人.

感受到韩无期的沉默.颜筱梓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软言道:“无期.你这样好凶.笑一个.”

韩无期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勉强扯了一个笑出來.

“我有些话.想认真对你说.你不要生气.听我说完好不好.”

看着她这样小心翼翼的神情.韩无期心头一软.点了点头.

“我知道她伤你有多深.也知道你或许不想听到跟她有关的事.”颜筱梓小心打量着韩无期的脸色.见他沒什么表情.继续道:“可是啊.抛开以前的事不谈.这次我能顺利救你们出來.她是出了不少力的.而且.程复说了.这两瓶药他已经研究过了.确实能解你身上的毒.”

韩无期静静看着她.半晌.问道:“幽儿.这样的我.你不喜欢吗.”

类似的问題.他曾在百草谷的后山问过她.

当时的心疼或许被她忽略了.可此刻听他再次提起.他那样认真的神情.眼神中透露出來的不确定.让颜筱梓的心狠狠一疼.她抱紧他的腰道:“我喜欢.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

韩无期感受着怀中人柔软的触碰.被坚冰充斥的一颗心慢慢的融解.她柔软的长发披在肩膀上.随着她的动作在自己身上不断拂动.而她绝美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像是要将整颗心都给他.是啊.他如今有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颜筱梓糯软的声音接着响起.“可是.我想你更好.我想我们可以有更久远的以后.”

韩无期只觉得.春日的风.切切实实地吹到了他心上.

韩无期服下了解药.程复再次佩服起自己的英明决定.

为了防范解毒过程中的各种意外.程复与颜筱梓全程陪在他身侧.看着他慢慢对药物有了反应.为了安全起见.要等药效发挥出來一些再做评估.于是.他们也见证了韩无期疼得将下唇咬出了一道血印也不肯喊一声痛的倔强模样.

在百草谷的药室内经历了整整两个时辰.韩无期茶色的眼眸终于变得黑亮逼人.他的脸仍有些苍白.程复在一旁为他做最后的评估.在那一句“毒清了”出口后.颜筱梓紧张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了地.若不是程复在场.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喜极而泣.

“你等等.”她突然奔了出去.留下韩无期与程复面面相觑.

“程兄.谢谢你.”韩无期由衷道.

程复有些不好意思.但天生的脸皮厚仍是让他傲娇了一下.于是程大神医满脸不在乎的样子云淡风轻摆了摆手.

颜筱梓再回來时.居然从后面拿出一面铜镜.

“无期.你看看你的眼睛.”

程复有些无语地出了门.再次感叹道:恋爱中的人啊.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韩无期定睛看了眼.这样的黑眸.自是自己从未有过的景象.他抬起头勾唇一笑.“怎么样.”

颜筱梓星星眼看着他.由衷道:“更帅了.”

小女人很会说话.韩神医心花怒放.对女人仰慕的眼神十分受用.用力将她拥进了怀里.唇舌顺势跟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