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获自由

两日后.

云歌被皇帝宣召进宫赴宴.赴的是所谓家宴.然而云歌走之前在颜筱梓房里逗留许久.神色间隐隐透出些不悦.

立储在即.朝中大臣已纷纷递上折子上奏太子人选.然而皇帝却一直将此事压着.今日的家宴.名为一家人的团聚.却少不了又是一番明枪暗箭.

行到今日.云歌每一步都需谨慎.天子之心叵测.虽皇帝不理政事已久.但既然身在高位.就拥有最高的决断权.

临走前.云歌将颜筱梓的手握在手心缓缓摩挲.眼睛狠狠闭了闭.压下一脸厉色.再睁眼时已是与往常一般无二的柔情.

“小小.你再等我几日.”

颜筱梓嘴角噙着笑.目送着他出了府.

马蹄声渐渐远去.颜筱梓唤來小红.洗漱完毕后灭了灯.待门外彻底归于静寂.她自怀中掏出施念差人送來的地图.换了身夜行衣.轻手轻脚地出了门.摸到靠近后门的围墙处.一个纵身跃了出去.

同一日.狱卒收了龚成的好处.给韩无期三人的牢房送了个精致的饭盒.韩无期看也沒看一眼.程复却是这几日被牢房的伙食折磨疯了.看到此卖相味道俱佳的饭菜一时红了眼.不管不顾地冲上去狼吞虎咽.

“唔.这是什么.”他从口中吐出一物.硬硬的.放到手心.只一眼便看出了些蹊跷.小心拨开上面的饭粒.那是被团成一团的纸张.展开一看.上面赫然是“今夜有人來救”几个字.程复激动地将纸拿去给韩无期看.差点被噎着.

韩无期眉头皱得紧紧.这字很陌生.想起这几日來过牢房的.左右不过龚成与施念.他心中隐隐有了线索.面上却仍是无波无澜.

只是.若有可能.他要出去.小小还在等着他.她一直沒有动静.想必是被云歌胁迫了.思及此.他心中隐隐有了些期盼.

皇宫内一片歌舞升平.皇后端坐于皇帝身侧.下首第一个便是他们的儿子.胧月国的大皇子.而云歌坐在另一边.与大皇子遥遥相望.两人对视的眼神里有着丝毫不让对方的狠厉.

轻歌曼舞一直持续到半夜.皇帝似是十分欢畅.不时举杯.引得席中各人也配合着笑声不断.

这样的情景下.云歌却莫名有些不安.

似是发觉了他的走神.皇帝浑浊中透着锐利的目光扫向他.道:“云儿.怎么如此心不在焉.”

云歌起身遥遥行了个礼.恭敬着推脱了两句.皇帝的视线才移向别处的妃嫔.

皇后的目光亦若有似无落在他身上.惹來他心中越发的不适.

若是此刻.小小能在身边就好了.

云歌慨叹.不过离开了几个时辰.他竟如此想念.或许是发觉小小心中另有其人.让他越发的不放心.若是可以.他真想每时每刻将她带在身旁.

所以.有些事越快越好.

他抿了一口酒.遥遥望向对面的大皇子.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只是未达眼底.反透出几许冰冷.

宫女们不停穿梭在偌大的宫殿中.为殿中狂欢的人送上新鲜的饮食与水果.整座宫殿灯火通明.

而与这热闹景象相反的另一处.阴冷黑暗的天牢里.几名值班的狱卒也聚在一起饮着小酒.这酒是其中一名狱卒从宫中弄來的.用于筵席的酒.自然是极品中的极品.几个人吃着小菜饮着小酒.一边说着各种不着调的话.渐渐地便一个个倒了下去.醉红的脸上还洋溢着满足的表情.一个个睡得东倒西歪.

因此也自然沒人发觉.越來越接近的一个黑影.

颜筱梓轻轻松松放倒了天牢外的几个狱卒.沿着长长的通道走下去.远远便闻到一股酒味.她皱了皱眉.贴着墙根走过去.便看到了醉倒在正中一张长桌上的几名狱卒.

今日的一切都太过顺遂.作为一国的天牢.本不该防范如此松懈.她知道.必然是施念在其间出了力.

沿着地图上标识好的路线一直走.沿途牢房中零散地关着些死囚.见她來了.都兴奋地扑倒了栏杆处.伸着胳膊.嘴里不清不楚地嘟囔着类似求救命的话.整个天牢.渐渐地热闹起來.

可颜筱梓无心于此.被关入天牢的大多是心狠手辣犯下滔天大案之人.她不是救世主.她只为那三人而來.

外面的动静渐渐传到里面.韩无期睁开了眼.程复更是激动地趴到了栏杆上.

竺青眼尖.一眼便认出了穿着夜行衣的颜筱梓.

“是小小.”他压低的声音有掩饰不住的激动.韩无期也走到了栏杆旁.看着包裹在夜行衣下那女子玲珑有致的身躯.一双眼亮得惊人.即便是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也足以让人一眼看到.

这是他的女人.

终究.还是她來救了他.

韩无期看着面前的女子越走越近.莫名就想起初相识时.她脱口而出的那一句:“我可以保护你啊.”

那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來着.

沒來由地排斥.甚至自发自觉地厌恶上了与这个女人有关的全部.

可如今.看着她背光走來.莫名地就有星星点点的喜悦涌上心头.韩无期定定地看着她.依稀能看到她掩在面巾之下勾起的唇角.一抹笑容不自觉爬上了他的唇.

颜筱梓终于站定在他们面前.手中把玩着从狱卒身上搜來的钥匙.一把摘下面巾.果然是灿烂无比的笑容.

她目光扫过里面的三人.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韩无期身上.隔着铁质栏杆与他深情对望.

好多日沒有见了.思念如同附骨之疽.一日日将她啃噬.如今她与他对望.从他眼中看到了同样刻骨的情意.悬着好多日的一颗心才终于落了地.看着他几乎沒什么变化的脸.即便身处狱中也丝毫不见狼狈.依旧那般丰神俊朗.她一颗心颤了颤.暗叹到.自己从前究竟神经有多大条.才能一直欺骗自己对他毫无情意.

这厢两人深情对望.那厢程复却看不下去了.砰砰拍了两下栏杆.催促道:“快开门.憋死老子了.”

颜筱梓这才想起边上还有两个人在.一张娇颜红了红.忙不迭地开始找钥匙.

所幸此处暗.应当看不出她脸上可疑的红晕.她边想着边偷眼看韩无期.见他仍是那般定定地盯着自己.忍不住脸又热了一热.

门应声而开.程复当先跳了出來.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自由的空气真新鲜.”

竺青在背后推他一把.取笑道:“这里可还是在天牢.要抒情先找对地方啊.”

程复又回了句什么.颜筱梓低着头.沒再去听.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着.控制不住的频率让她呼吸也急促起來.脑中不自觉想起先前恢复记忆时两人亲密的接触.她将头低得不能再低.这迟來的羞赧让她一时不能面对面前的男人.

然后.猝不及防地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那样熟悉的药草香.带着让她心悸的紧实.韩无期双手紧紧抱着她.闻着她发顶自然的清香.一颗心同样激荡不休.

颜筱梓慢慢地.将手环上了他精壮的腰身.

听见韩无期清朗的声音一字一句响在耳畔:“幽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颜筱梓浑身一颤.随即酥软在他怀抱中.

幽儿.幽儿.这两个字像是道魔咒.将她迷得彻底失了方向.

“咳咳.”正是动情时.一道不合时宜的轻咳声响起.颜筱梓豁然反应过來.抬头看了韩无期一眼.他仍是带笑地看着她.似乎丝毫不在意身旁两个电灯泡.她低着头挣脱了他的怀抱.站到他身侧.抬眼看向声音的來源者..竺青.

竺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俩.而程复早已惊得嘴里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要温存有的是时间.如今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的好.”竺青认真道.

颜筱梓点点头.转身欲带着他们出去.手上却突然一紧.她下意识看向韩无期.后者一脸理所当然地冲她一笑.牵着她就往外走.

“嗷.”程复受不了地嚎了一声.见其他几个人沒有理他的意思.只好跟上.

除了天牢地图.施念送來的还有足够三人回到宋齐国的一大袋银子.以及.与那日送到牢中相同的两个瓷瓶.

马匹等物皆已准备齐全.四人趁着夜色飞驰在寂静的街道上.踢踏作响的马蹄声响在安静的夜晚.显得响声格外大.

行了整整一夜的路.才到了离萧城较远的一个城镇.

买了一些材料.四人找了一家客栈.韩无期在房中忙活了一阵.拿着四张人皮面具出來.依次发给另外三人.

走到程复身旁时.他下意识地戏谑着道:“你若是不满意.就自己做一张.”

程复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明明十分不屑.可还是鬼使神差地接了过來.“不用白不用.这样沒有技术含量的活.我才不稀罕.”

三人好笑地看着他.并不去拆穿.

拿着面具.又迅速退了房.找了个僻静之所将面具贴上后.四个人才又找了另一家客栈安心住下.

他们有四个人.而韩无期只开了三间房.

颜筱梓被韩无期拉着径直进了房.程复又一次睁大了眼.抖着手指道:“他们……孤男寡女……”

竺青闷闷笑出了声.开口道:“你别忘了.他们是夫妻.”说罢 .转身也回了房.

程复摸摸鼻子.想想也是.赶了一夜的路.他此刻已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打着哈欠也回了房.

剩下颜筱梓讷讷跟在韩无期身后.见他无比自然地开始宽衣解带.慌道:“你做什么.”

韩无期利落地除去外衣.只剩下一身中衣.回过头來好笑地看了她一会.见她是真的害羞了.不由起了捉弄的心思.走到她身旁.就开始解她的衣带.

颜筱梓惊恐地睁大了眼.手下意识地抓住自己的衣襟.却听韩无期在她耳旁低低笑道:“幽儿.你可还记得.你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

颜筱梓心头一麻.明明脸已红透了.偏偏那要命的愧疚感悉数涌上來.她松了手.做出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闭上了眼.

韩无期指尖似带了火.缓缓抚过她的脸颊.顺利解开她的外衣.颜筱梓只觉一阵寒意袭來.身子突然腾空而起.她下意识睁开眼.抱住了他的脖子.唇紧紧抿着.看了他一眼后又忙闭上了眼.将脸埋进了他的胸口 .

韩无期喉头一动.看着她这般醉人的模样.身上突然像是有股火蹿了上來.

颜筱梓感觉自己被平放在了床上.而后床铺一沉.韩无期躺在了她身侧.厚被很快覆了上來.她紧张地浑身僵硬.紧紧闭着的眼止不住的颤抖.

韩无期胳膊从她颈下横过去.另一手握住她的腰肢将她往怀里一带.两人严丝合缝地贴在一处.他看着颜筱梓紧闭的双眼和酡红的娇颜.拼命克制住心底的渴望.在她唇边轻轻印下一吻.声音沙哑着道:“幽儿.地点不对.等回百草谷.”

颜筱梓睁开眼.看着他眼里的克制与疲惫.心疼地抚上他的眉眼.心头软成一片.

她主动贴过去回抱住他.无声点了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