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愉快

房内只剩两人.施念一双美目锐利地盯着颜筱梓.似是要将她盯穿个窟窿來.

当日她为龚浅着想.处心积虑想要除去这个女子.以至于遇上了自己的儿子.今非昔比.面前这绝色女子与无期有着那样深的牵连.无期甚至为他被云歌陷害入狱.可她如今又是在做什么.若无其事地回到了旧爱的府邸.真是无心无情.

颜筱梓坦然与她对视.忽而笑道:“先前我曾说夫人极其面熟.如今我终于想起來了在哪里见过你.”

这样的容貌.只要见过一眼便很难忘记.面前端坐的这个华服妇人.不就是韩府书房墙上那幅画.那个让韩无期恨了这么多年的蛇蝎女人.

两个人心思各异.敌意倒是丝毫不少于对方.

施念也笑.“听姑娘这意思.是恢复记忆了.”语中嘲讽之意丝毫不加掩饰.原本她就认为颜筱梓是借着失忆的由头待在云歌身旁.可如今沒有观众.这位小小姑娘又是演戏给谁看呢.这么想着.她有些不耐烦.直言道:“想來真是有神医相助.短短几日内姑娘已有了这么大转变.当真值得恭喜.”

颜筱梓淡淡开口:“那神医.便是韩无期.”一双杏目亮得惊人.成功看到施念在听到那三个字时变了脸色.

“你与无期.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我与他已大婚.”

“什么..”施念惊得站起身.满目不可置信道:“你休得胡言乱语.无期怎会看上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子.”

颜筱梓并不急着否认.只缓缓道:“即便我有万般不是.无期也知.我绝不会对亲人下毒手.”

施念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无期对她的恨意.她从來都知道.如今听她这话.是已经知道一切了.难不成她真的已嫁给了无期.想起先前龚成告诉她的信息.她蓦然睁大眼.“你……你是宋齐国那前朝公主.”话音刚落.她又不可置信地否决.“不可能.那颜筱梓明明就已经死了.”

颜筱梓抬头望着她震惊的脸.唇角的笑意愈发的深.“我之所以沒死.就是我在云歌府上的原因.夫人.你想为龚浅讨回公道.怕是找错了人.”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寻找解救韩无期三人的方法.她孤身一人.沒办法在短期内刺探清天牢的地形.况云歌早已在府中设下禁制.她不愿打草惊蛇.而如今施念來访.反倒让她看到了一线希望.“无期怎会看上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子.”施念说这话时眼里透露出十足的震惊.她一直不能理解.作为一个母亲.怎么会狠心到对自己的儿子下毒.看如今这境况.她莫不是后悔了.

这厢颜筱梓飞快地打着算盘.那厢施念也在心中将整件事联系起來.若她真是那未死的宋齐国公主.那整件事自然说得通.云歌为她故意陷害无期三人.说到底.无期此刻身在狱中竟是因为她.她心中蓦地一痛.十几年前.她亲手给自己的儿子下了难解的毒.只为逃出韩府;十几年后.她又间接导致他入了胧月国的天牢.

她究竟做了什么.

颜筱梓看着她渐渐惨白的脸色.心中越发笃定.她愿意一赌.就赌施念如今还残留着几分母性.

她收起一脸凌厉.平心静气道:“实不相瞒.我被云歌带回來后丧失了全部记忆.是云歌告诉我我是他未婚的妻子.我才一直留在他别院中.之后我就遇到了无期.若不是无期认出了我.我只怕会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下去.”

施念脸上怀疑之色仍未尽去.但明显又信了她几分.颜筱梓心中有了底.继续道:“夫人应该也能猜到无期此番是因何入狱.抛开前尘往事不谈.我只问一句.在未來侄女婿与自己的亲生儿子之间.你.究竟站在哪一边.”

施念皱着眉看她.分明是自己的晚辈.可颜筱梓的眼中绽放出的光芒太亮.她有种错觉.自己仿佛置身在强光之下无所遁形.即便她的问題这样犀利.即便自己向來性格冷傲.从不曾受过这样的对待.可她那句话.偏偏就让她避无可避.

是.她站在哪一边.一边是自己夫君将來倚靠的人.整个龚家的荣辱.就系于他一身.而另一边.却是自己从未付出过母爱.反而一而再再而三辜负了的孩子.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就做出了选择.静下心來.她冷冷注视着面前的女子.道:“这句话.应当是我问你.你既是无期的妻子.如今却在他入狱之后搬來了云歌的府上.你此刻.又是以什么立场在与我谈论这些事.”

颜筱梓淡淡一笑.微眯的双眸透露出风情无限.她是天生的美人.一颦一笑间都是难以掩饰的风华绝代.“我如今在这里.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韩无期的妻子.夫人若是知道我原本的身份.便应知道我功夫也不赖.夫人若是选择弥补无期.就请助我一臂之力.”

施念挑眉看她.“我如何信你.”

颜筱梓与她对视.杏目中透出湛亮的光.“我的要求不多.我只要天牢的地形图.夫人不必有任何损失.我有把握凭一人之力将他们救出來.”

这话说得狂妄至极.施念却从她身上看出了王者的风范.

她想起曾听龚成说过的那些事.那宋齐公主颜筱梓.仅凭一支五万人的队伍.不伤及一人性命.跨越了大半个宋齐国.直取皇城.皇城内的一切她不得而知.但这些功绩.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已足够让人惊艳.

若是这样的人.天生自王室带來的优越感.便足以让她傲视世间.又何必使这些小手段來离间龚家与端王的关系.退一万步讲.即便她是在用计.龚家如今是云歌最大的靠山.她与无期又是母子.即便云歌因此事对他们生了嫌隙.也应当体谅.

她向來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不及思考过多.她当即应下:“我帮你.”

两个同样艳色动人的女子.就在这屋子里达成了一致.

有了施念的帮助.整件事都会容易很多.

施念走的时候一脸怒容.当着林伯的面发了火.声称要云歌给个交代.林伯满脸汗地将她送走.回身看颜筱梓时.却见她一脸云淡风轻.

林伯宽慰道:“姑娘.这夫人脾气不好.她方才若说了些什么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一切自有公子在.”

颜筱梓无谓地笑笑.“她让我去给龚浅示好.”

林伯了然.公子将小小姑娘接到府上住着.便已表明了小小姑娘的分量.这龚夫人必定是看到了这一点.不得已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云歌回來时.他一五一十回报了这件事.云歌见到颜筱梓时她在屋里吃着糕点.一脸悠然自在.一点看不出发生过不愉快的事.

他走到她身旁坐下.温柔地将她看住.道:“我听林伯说.龚夫人今日來过了.”

颜筱梓点点头.拿了一块糕点递给他.道:“无非说的一些我与龚浅的身份地位差异.要我认清形势.否则今后进了府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云歌将糕点送入口中.眼神深邃看着她.“你怎么想.”

颜筱梓与他对望.“端王大人.这似乎不是我该考虑的事.你既然要娶我.自然要为我铺平一切道路.”

云歌无声笑了笑.眼中光华流转.衬得那张脸愈发的温润如玉.

这是他熟悉的小小.那样自信.不畏惧任何.也从不将无关的人放在心上.

他郑重开口:“小小.你放心.我定然不会让你受委屈.”

颜筱梓眉眼弯弯看着他.点了点头.

天牢内.

自施念走后.韩无期愈发的沉默.饶是程复在一旁喋喋不休问他关于中毒的事.他只是不闻不问.竺青阻止了很多次.但见韩无期沒什么反应.便也由着他去了.

程复不住把玩着手里的两个小瓷瓶.心痒难耐.可恨此刻沒有趁手的工具.不然他一定要将这毒仔细分离一番.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配比竟能得到连韩无期.甚至连原百草谷主都解不出來的毒.越想心里越痒.韩无期不肯理他.他心中蠢蠢欲动.本來在这狱中就百无聊赖.此刻得了宝贝.他一时难以自持.看着手中的两瓶药.想着既然有解药.不如自己就试试这毒.看看究竟会有什么症状.

有些想法一经滋生便再难磨灭.他兴奋地打开了瓶塞.从其中一个瓶中倒出一颗赤红色的小药丸.带着无限的渴望就送到了嘴边.

啪的一声脆响.程复手上被人重重一拍.那药丸滚落在地.他另一只手牢牢握着那两个瓷瓶.才避免了瓷器破碎的下场.

“你疯了.”韩无期站在他身旁冷冷看着他.早知他痴迷毒理.不想竟到了这般田地.此刻他看程复.他脸上写满了“疯子”二字.

程复不满地起身与他对视.“你既然不肯告诉我关于这药的任何信息.我自己试试怎么了.我自给自足.自力更生.反正有解药在.就让我过一遍这药性.自然能对这药有更深的了解.”

韩无期抿紧了唇.这程复当真冥顽不灵.“你就如此笃定另一瓶中是解药.”

程复讶异地睁大眼.“这不是你娘给的么.难不成还能有假……”

韩无期冷冷一笑.“一个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毒的女人.她给的解药你也能信.”

程复嘴张得更大.施念与韩无期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可惜其间被这药彻底吸引了.让他忽略了这个重要的问題.的确.连自己的儿子都能下手毒害的人.这解药是真的解药.还是说……他惊恐地睁大了眼.还是说.是嫌当初沒能把韩无期毒死.现在再加一点料.

他顿时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笼罩的神医光环暗淡了不少.

想起自己被父亲逼着学医的童年.他心头陡然升起一股同病相怜之感.一脸同情地看着韩无期道:“兄弟.你受苦了.你我本是同病相怜.我保证.日后再不与你为敌了.”

韩无期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回了石床.

程复看着他的背影.越发觉得萧索.相比较而言.韩无期所受的痛苦似乎比自己更多吧.难怪养成了这样的性格.油盐不进的.原來是自己错怪他了.

想到他方才‘救’了自己一命.他心中又升腾起满满的感激之情.对韩无期的感觉一瞬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出去后一定要好好研究这药.一定要将他身上的毒解了.

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韩无期自然沒有察觉到他这么多的心理活动.竺青却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他浅浅一笑.背靠着墙也闭上了眼.

程复此人.真的是面冷心热.他由衷感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