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过期作废

因了对颜筱梓的承诺.云歌开始加紧在朝中的布局.皇后一党近日动作越发的大.而云歌如同一只狼.静静等待着对手出纰漏的一刻.

筹谋了这么多年.他绝不能输.

韩无期三人已被关了三日.宣和帝不理政事已久.即便是云歌将他们抓进天牢.他也不曾亲自审讯过.

程复在狱中呆了三日.一日比一日烦躁.他又一次向韩无期道:“你倒是想个法子啊.我们难道要老死在这狱中不成.云歌那个卑鄙小人.把我们抓进來这样晾着.难道觉得牢里好玩吗.老子一天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韩无期面无表情.看也不看他一眼.他如今只担心颜筱梓.她那日被云歌带走.以云歌那样阴沉莫辨的性子.不知会做出什么事來.云歌此举分明就是为了胁迫竺幽.可他如今身在狱中.半点办法也无.

竺青懒懒躺在石床上.看着程复在一旁暴躁地走來走去.吐出嘴里的一根稻草.闲闲道:“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走再多次.也不会凭空出现一把钥匙的.”

程复气结.自己当初就是脑子里进了水.才会答应陪他们來趟这趟混水.他悲哀地发现.两次.只要跟颜筱梓扯上关系.自己无一例外地进了监狱.只不过从宋齐国的天牢到了胧月国的天牢.这算不算一种进步.

这个念头一冒出來.他心里更加烦躁.冲到牢门旁狠狠踹了一脚.不想力使错了方向.一个不慎脚趾踢到坚硬的门.他痛得抱住脚坐倒在地.眼睛里慢慢地涌上一层水雾.

颜筱梓.你这死女人.你会來救我们的吧.你一定要來啊.他觉得有些丢脸.狠狠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去看自己踢痛的脚.心中悲凉一片.

他就知道.好人做不得.

竺青有些同情地看着程复.装作沒看到他眼角的泪光.继续闭眼养神.而韩无期依旧静静注视着牢房外.宛若一尊雕塑.

“将军.夫人.地上滑.慢着些走.”狱卒谄媚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牢房内的三个人皆看向声音來处.逆着光远远走來的.不就是龚成和施念.

韩无期眉头悄然皱起.茶色眼眸染了些异样的色泽.紧紧盯着疾步走來的那两人.龚成回身对狱卒说了句什么.那狱卒满脸堆笑地折身回去了.

施念站在牢门前隔着铁质的栏杆看向韩无期.他脸上已除去了那人皮面具.乍一眼看过去.与韩复三分相似.而那双茶色眼眸.此刻冷冷地注视着她.眼底的陌生与仇恨.一瞬之间席卷了她周身.

饶是她一贯冷然惯了.此刻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不禁颤了一颤.抖着嗓子问:“无期.真的是你.”

韩无期只冷冷注视着她.唇角紧紧抿着.不发一言.牢房中余下那两人终于也发现了些不对劲.交换了个眼色.默默退到了一边.

“我说.这位又是谁.韩无期魅力无边啊.老少通吃.”程复不时用眼睛瞟着那边气氛诡异的三个人.贼贼地问.

竺青出手迅疾如电.飞快点了他几个穴道.慢吞吞道:“闭嘴.”

程复气结.发狠瞪着他.奈何自己除了被点哑穴.行动也受制.见竺青沒有理自己的意思.安静下來侧耳听那边的动静.

龚成许是看不下去.开口相劝道:“无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母亲.过去的事.既然过去了便不要一直记着了.”

哇塞.他听到了什么.程复兴奋了.连呼吸也放得轻些.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对话.

韩无期冷冷瞟龚成一眼.施念转头看向龚成.温婉笑道:“将军.你先去外面等我.我有些话想跟无期说.”

龚成有些担忧地看她一眼.接触到她眼里的坚定.温柔地点了点头.折身走了出去.

这一幕看在韩无期眼中.却是十分刺眼.他眼中冷芒更甚.面向施念讥讽一笑.道:“怎么.特地跑來向我炫耀.你再嫁之后嫁了个多好的夫君.如今可有孩子.”韩无期唇角笑意也冷了一些.“就算有.只怕也被你毒死了吧.”

施念脸色一白.整个人晃了一晃.闭上眼.似极痛苦.可这些神情在韩无期看來.却是另一场伪装.

“不必装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半大的孩子.会因你一个虚伪的笑容就信了你.”言罢转身走向一边的石床.径自坐下.再不看她.

施念凄楚一笑.睁眼定定看着韩无期.语气真挚:“无期.我知道你怪我.我也怪我自己.我如今也遭到报应了.我与龚成成婚这么多年.再沒能怀过孕.”见韩无期沒有搭理的意思.她自怀中掏出两个小瓷瓶.将手伸进栏杆道:“你当年的毒沒能解干净吧.这是解药.你……”

韩无期冷冷一笑.打断了她的话.“不劳夫人费心.恩师已将我的毒解了.只可惜.让你失望了.”

施念定定地看着他异色的瞳色.摇头道:“这毒的解药从來沒有旁人配出來过.你的瞳色便是证明.若是那毒真被解了.你就不会是如今的状况.无期.或许你师父曾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无妨.你用这毒双倍的量.将你体内现有的毒性压下去.再服用解药即可.”

韩无期眼中嘲弄之色愈浓.出言相讽道:“拜夫人所赐.我成了如今的样子.可这也总好过再受一回你的苦.请回吧.”

施念的手僵在半空.有些尴尬地举着.而韩无期已闭了眼.由内而外散发的冷漠令她心头一堵.终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瓷瓶.道:“即便是与我置气.自己的身子也不可不顾.即便是不为自己想.也该为那小小姑娘想想.我先走了.”

施念的脚步声消失在牢狱尽头.自始至终.韩无期都沒有再抬眼.

竺青终于解了程复的穴.他大动作地舒展了一下手脚.埋怨了竺青几句.视线就被地上那两个小瓷瓶吸引了去.一边拿起观看.口中问着韩无期:“你中毒了.什么毒.”他鼻尖凑过去.分别闻了闻那两个小瓷瓶中的药.有些兴奋地报出几个药名.喋喋不休道:“这几味药竟可以一起用.长见识了长见识了.韩无期.你娘不赖啊.这药当真是出人意料.饶是我这制药天才也想不出这样的法子.”他一边朝韩无期走一边不住嘟囔着.显而易见的兴奋掩也掩不住.

“你若喜欢.给你用好了.”韩无期冷冷答道.远处竺青拼命朝程复使眼色.他才终于觉出不对來.将刚才听到的那番对话在脑中过了一遍.惊呼:“你娘对你下毒..”

韩无期闭了眼.不再搭理他.程复自觉失言.朝竺青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竺青耸耸肩.爱莫能助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当空气去了.

程复讪讪.也走到了一旁.留下韩无期独自坐在石床上.面无表情地坐着.仿佛方才什么也沒发生过.

可心里.终究还是乱成了一团.

他苦笑.这算什么呢.良心发现.他不需要.

走出天牢.龚成塞了几锭银子给那狱卒.狱卒点头哈腰笑得嘴也合不拢地将他们送走.心里盘算着.那几位可要伺候好了.日后少不了他的好处.

施念一言不发走在龚成身侧.龚成担忧地看她半晌.伸出手握住了她略显冰凉的手.

“小念.无期这样的反应也正常.你不要太难过.來日方长.他总会放下的.”

施念凄楚一笑.自己性子一向冷傲.当年一心想着回來.做下这事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韩无期幼时纯真的容颜一直萦绕在她心头.他总是不管不顾她的冷淡.明明自己从未给过他一丝温存.仍总是扬着一张笑脸围绕在自己身侧.甚至在喝下那碗剧毒的药时.还甜甜笑着对她说.“娘亲.一点都不苦.”

而自己.就是辜负了这样一颗稚嫩的心.

确定了韩无期的身份后.再见他异色的眼瞳.她一颗心就开始隐隐作痛.这些年刻意压制的过去.一点一滴开始在回忆中苏醒.

或者说.那些记忆.从未曾忘记过.

她停下脚步.微微仰头看着龚成.他一如以往温柔的目光给了她些宽慰.她反握住他的手.温声道:“将军.请你一定要救无期出來.”

龚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拍了拍的她的手道:“一定.”

施念得了保证.心上的石头落了下來.就又想起另一桩事來.

第二日.端王府.

云歌早朝去了.听闻施念來访.林伯亲自出门相迎.上一次施念强闯棣芝堂的事他还记忆深刻.如今趁着端王不在再度來访.恐怕來者不善.

果不其然.进了门.施念见是林伯.冷哼一声.开门见山.“我要见小小姑娘.”

云歌一时半会回不來.林伯正想着找个什么由头推脱了.颜筱梓清清脆脆的声音从内堂传來.“夫人來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施念回头看她.还是上次那般俏丽的容颜.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面前的女子.无端多了几分英气.

施念唇角微微上勾.笑意却不达眼底.冷声道:“有几句话.我想单独跟姑娘说说.”

林伯闻言.说着吩咐人去准备些茶点就退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