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

云歌回府时.林伯站在门口候着.

“她怎么样.”

林伯恭敬道:“闹了一阵.回房了.”

云歌点点头.心里却不怎么踏实.踏着步子去了颜筱梓的屋子.小红正守在门口.见他來了.忙不迭行礼.云歌摆摆手免了她的礼节.修长的手指微弯.在门上轻轻叩了三声.

等了一会沒动静.他脸一沉.大力将门推开.偌大的房间里一览无余.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小红不可置信地在屋内來來回回找了好几遍.一张脸已是惨白.扑通一声在云歌面前跪下.头不住点地.“公子饶命.小红一直守着姑娘的.实在不知她怎么会不见了……”话说到最后.已带了哭腔.

云歌眸色沉沉.低声道:“她如今.又怎么是你能守得住的……”

她终究.还是做出了抉择吧.

又或者.自己从一开始.便不在她的考量范围内.

小小.你好狠的心.

在萧城盛极一时的医仙堂.一夜之间被贴上了封条.门口聚了一大群人.有住在附近的人透露道.前一天夜里听到不小的动静.像是官府的人把这医仙堂的人抓走了.

又有百姓接口道.那医仙堂的三个人.原來竟是宋齐国派來的探子.其中一个竟还是宋齐大将韩挚的儿子.

一时间议论声不绝.颜筱梓站在人群外围.看着门上那刺眼的封条.周身有火气蒸腾上來.

一夜而已.她安睡的这一夜.竟发生了这么多.

哪里來的什么官府发现奸细.这些日子与无期他们有过节又知道他们底细的.左右不过云歌一人.

心下有了判断.她立时转身.回了端王府.她刚从那里逃出來.此刻却要以另一种心态回去.

门口的守卫像是得了吩咐.见她从外面回來.丝毫沒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反倒如同假人一般站着.目不斜视.端正的身姿彰显着王府十足的威仪.走过长长的走廊.云歌就坐在会客厅中.安然自在地坐着.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套茶具.他手中执了一个骨瓷杯.而他对面.放了另一个.

见她來.他亲手为她沏了一杯茶.目光温柔看向她道:“回來了.渴不渴.这是西境今年进贡的茶叶.父皇赏了我一罐.你尝尝.”他用他那好看的眼睛望着她.目光如水般柔情.唇角的笑柔柔绽放.整个人散发着儒雅的气息.

颜筱梓抿唇.走到他面前站定.沒有接那杯茶.开门见山道:“医仙堂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云歌眼里有一瞬的黯然.随即被他掩饰过去.他像是沒有听到她的话.自顾自地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放到鼻下轻品着.开口时语气仍柔缓动人.“韩无期身份特殊.贸然來胧月国自然不妥.有沒有别的目的.官府自然会给他一个交代.”

“你分明就是公报私仇.”听到他这一番话.颜筱梓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來的路上她想了无数可能.也许不是云歌呢.他那样温柔的人.对着她的时候永远是笑着的.若是说那样的人在背后使了手段陷害无期他们.她是断然不信的.莫说是旧识.单是來了胧月国的这一年.他对自己好到极致.无论她闯了什么祸.他都在她身后.他是胧月国的二皇子啊.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使这些手段.

可她又下意识地觉得.就是云歌.无他.医仙堂在此不是一天两天了.此前沒有任何蛛丝马迹表明官府对医仙堂的注意.偏偏是她睡过去的这一夜.变故悄然发生.联系起前几日在这里受挫的云歌.她几乎立刻就对上了号.

他是胧月国的二皇子.圣上赐封的端王.这样大的权势.随意给医仙堂扣上一个罪名逮捕入狱.又有何难.

她看向云歌的眼神多了几分冷意.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人.过往种种.与眼前的他完全不能对应.虽还是同样的温柔同样的笑容.她却从心底里觉得.眼前这个人.陌生得可怕.

云歌静静凝视着她.唇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起身走到窗边.凝视着窗外几株白梅.天色不知何时昏暗下來.暗淡的天光下.那几株树上随风簌簌抖动的梅花如同天地间唯一的亮色.无端带來几分暖意.

寂静的屋内.颜筱梓静静看着云歌.而云歌伫立窗前.场景竟是意外的和谐.颜筱梓方才那一句话仿佛从未说过.她不提.他便当做不知.

可终究.这本不是什么安宁的场景.

云歌缓缓转过身看向颜筱梓.唇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小小.你什么都记起來了.”

颜筱梓点点头.紧抿的唇依旧沒有放松.

云歌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一些.“那你可记得.在花都时.我答应借兵给你时.你曾答应过我一个条件.”

颜筱梓一愣.心底渐渐有不安蔓延上來.花都悦來客栈内.她与云歌久别重逢.云歌慷慨借了她两万人马.而后.对自己提了一个条件.

那时自己是怎么说的來着.

她说好.她说不需要问是什么条件.

那时她眼前只有报仇这一条血路.她一心想让圣武帝跪在皇陵前忏悔.从未想过此后.

或者说.在她脑海里.根本就沒有此后.

可是如今呢.

迟疑着点了点头.她看着云歌朝她走近.俯身与她对视.眼神锐利中透着温和.无边无际的笑意自那双晶亮的眼中蔓延开來.让她心一寸寸凉了下去.

他一字一句开口道:“我的条件.便是你嫁我为妻.”

他说.他从未欺骗过她.他一开始.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思.她当初既然应了.便是默认了是他未婚妻.

那么.她醒來后他说的所有话.便不是欺骗.

颜筱梓嘴巴张了几张.艰难地开口.“云歌.你不能这样.”

云歌伸手拈起她耳边一缕发丝.绕在指尖把玩着.漫不经心道:“小小.你向來一诺千金.这一点.我相信你沒有变.否则.当日也不会因你一句话就费尽心思调了两万人给你.”

顿了一顿.他又开口.“你可知.我虽为端王.手下兵士却也不是随便就可大规模调动的.小小.从一开始.我为你做的.我不信你看不到.”尾音落处.竟多了几分萧索.

颜筱梓看着面前的男子.滚银镶边的淡紫色锦袍下.他温润如玉的面孔依旧极富亲和力.仿若那日在花都再见.她本以为一世无缘相见的人.竟在多年后以坚定的姿态站在她面前.

只是此刻.他是來逼她兑现诺言.

她闭了闭眼.将头转过去.头发从他指间滑落.令他微微错愕了一下.

她小声却不失坚定地一字一句道:“云歌.这不可能.我已经嫁给无期了.”

云歌眼中骤然闪过一抹厉色.笑容凝固在唇边.却已不达眼底.他站直了身子.定定看着她偏过去的侧脸.道:“小小.我已调查过.你嫁给韩无期.是在举兵前.那么.聘书上写的便是竺幽.可你是颜筱梓.韩无期明媒正娶的.分明不是你.”他眼里带了些疯狂的意味.“更何况.即便是嫁了.我也不在乎.小小.我只要你.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便放他们三人回宋齐国.”

颜筱梓转过头看着他.他澄澈的双眼倒映出她此刻苍白的脸.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脸.可面前这男子.分明已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人.

或许.她从未真正认识过他.

时间静默在这一刻.云歌静静看着颜筱梓.他脸上的神情那样笃定.小小的性格他从小就知道了.如今韩无期又在狱中.她根本沒有拒绝的余地.

果不其然.颜筱梓在长久的沉默后.轻轻点了点头.云歌心中一阵喜意涌了上來.跨上前一步抱住了她.颜筱梓默默闭了眼.强忍着周身的不适.任由他抱着.一动也不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