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歌发难

屋外的雨似乎下得更大了些.淅淅沥沥落在屋顶.拍打着窗户.带來一阵更甚一阵的寒意.

有凌乱的脚步声自门外传來.韩无期睁开眼.茶色眼眸淡然看着來人.

是竺青.

他走得急.沒有撑伞.脸上满是雨水.暗淡的灯光下.他的脸色格外严肃.

“云歌动手了.”

韩无期点点头.竺青越过他的肩膀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轻声问:“她睡着了.”

“嗯.”用了些力气.仍是将她的手松开.放进了被子里.

关好门.两人看着门外的雨.竺青道:“來了很多兵.若是小小还醒着或许可以脱身.可如今……”他有些犹豫.却也知道颜筱梓尚未恢复.身子经不起损耗.只能静养.

“是祸躲不过.总要有个了结.”韩无期淡淡开口.拿起门边的伞.径直走入漫天雨幕中.竺青看着他长身玉立的背影.莫名就生出几分安心.这个男人.虽武功不强.却也拥有小小那样令人信服的力量.

是啊.如今要找的人也找到了.他们最关心的事已经解决.其他的.还有什么可怕的.竺青淡淡一笑.心中陡然而生出一股豪情.跟着跨入了雨幕中.

前厅灯火通明.无数穿着蓑衣的士兵挤在那间小小的屋子里.程复独自一人举着几包药粉.颇有些大义凛然的风骨.语气阴沉着威胁.“不要命的就过來.老子手里这药可不是配着玩的.但凡沾上一点.轻者全身溃烂.若是侵入血液中.不消一会就可七窍流血而死.这药新配的.正缺人试试.”

一众士兵都有些投鼠忌器.犹豫着不敢上前.

云歌站在一众士兵的前方.冷冷看着缓缓走出來的韩无期.他仍是那般风轻云淡的样子.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仿佛沒有一丝慌乱.

“端王殿下.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云歌身旁一个手下冷斥:“大胆刁民.见了端王还不跪下行礼.”

云歌拜拜手.示意他退后.他脸上仍挂着温和的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在灯火的映照下.怎么看都透着股阴森.

“宋齐大将韩挚之子.韩无期.幸会.”

韩无期挑眉看他.沒有说话.

“小小呢.”

“睡下了.哦.忘了告诉你.她已经恢复了记忆.”

云歌一诧.这几日.他已将韩无期的來历调查清楚.听闻他在宋齐是举国皆知的神医.他只以为是传言有所夸大.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倒真是有些惊讶.

颜筱梓的失忆.便是胧月国最好的大夫也束手无策.这短短两日.他竟然毫不费力做到了.他眸中冷意更甚.看着韩无期一字一句道:“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将小小留下.我可以放你们安全回去.”

韩无期唇角微勾.茶色的眸映着灯火透着些凛冽的气势.大军在前.他自岿然不动.“素來听闻端王殿下决断狠绝.如今得以一见.想來传言终究不及事实.觊觎他**子这样的事传出去.不知胧月国的百姓会怎样看你.”士兵们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有些惊讶地面面相觑.先前说话的那人看了眼端王的脸色.上前一步喝道:“大胆刁民.莫要口出狂言.”

云歌只是站着.他已敛了笑意.眸子里的阴森再不加掩饰.韩无期坦然与他对视.再度开口.是比方才更加坚定的语气:“竺幽是我的妻子.有聘书为证.我不可能将她让给你.”

云歌忽的一笑.“好.很好.”他举起右手.缓缓握拳道:“将这三个宋齐国的奸细拿下.”

军令如山.此前仍有些犹豫的士兵.此刻得令.再不犹豫.一窝蜂涌了上去.程复勾唇阴狠一笑.手中药粉铺天盖地撒了出去.所到之处一片哀嚎.冲在前面的一批倒下來.后面的人见状.用黑巾将脸包得严严实实.奋不顾身冲了上來.程复手中药包告罄.退了几步到韩无期身旁道:“你帮我掩护一下.我去取药.”说着也不顾他如何反应.飞快跑到一旁的药柜边.几个人见机.挥舞着武器上前.竺青手中剑光一闪.剑法凌厉.身影翻飞间当先的几个人被他挡了回去.屋中到底不够宽敞.他退到长桌后.占据着地形的便利.竟生生凭一己之力将大多数兵力挡了回去.

屋子的另一头.云歌亲自上阵.手中一柄长剑左右横刺.剑尖直至韩无期.招招对准他的要害.他眼中锋芒大盛.紧抿的唇角昭示了他的不满.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今正是敏感时期.他此番在胧月国的皇城调动兵力围攻一间医馆.因忌惮着皇后一族借此发难.不得已先向圣上做了禀报.经过重重程序才得到批复.这才耽误了两日.

想到韩无期方才那句“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他只恨若不是皇后从中作梗.断然耽误不了这么久.可他又恨自己低估了韩无期.本以为将小小放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事端.不想短短两日.他竟就让她恢复了记忆.

未曾恢复记忆的小小.就已经不肯跟他走了.如今想起一切的他.还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夫君么.

思及此.心头一阵刺痛.面前的韩无期显然武功并不高强.但胜在灵活善变.轻易就化解他的攻势.余光所到之处.程复又拿出了新的毒药.引來一阵阵哀嚎声.

该死.自己带着这么多人前來.这么一个小小的医馆竟久攻不下.手下一用力.手中长剑直取韩无期的颈项.韩无期侧身一闪避.堪堪捏住他的剑尖.不曾用全力.只稍稍让剑偏了些方向.他已灵活闪到一旁.手中也多了一柄剑.金属相击.刺耳的声响传到两人耳中.又很快分开.

云歌杀红了眼.不再拘泥于招式.攻势更显凌厉.先前那手下见此番场景混乱.小心闪避着程复随处乱撒的药粉.悄悄摸到了后院.

“住手.否则我杀了这个女人.”伴随着一声大吼.所有人都停下.医仙堂的三人包括云歌皆看向门口.那手下用力拖着一个人.手中的剑横在她白皙的脖颈处.韩无期亲自配制的药.即便外面这样吵.颜筱梓仍沉沉睡着.那手下扣着她的脖子.用了很大的力气以防她倒下.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锋利的剑身架在颜筱梓脖子前.她白皙的脖颈.已有淡淡的血色渗了出來.

“放开她.”竺青惊得大喊.那手下见此招有效.心里有些发虚地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云歌.见他沒有反应.硬着头皮喊道:“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韩无期冷冷注视着他.几乎沒有多作犹豫.手一松.剑就扔在了地上.竺青抿唇.也跟着放下了剑.程复一脸不甘.但仍是跟着扔了药粉包.

士兵们一涌而上.几把刀架在脖子上.医仙堂三人立刻被控制起來.

云歌几步走到那人身前.冷冷望着那手下.许是从未见过他这般冷漠的样子.那手下心里一寒.手中的剑铿然落地.整个人也软了下來.云歌打横抱起颜筱梓.看了一眼身后被制住的三人.冷冷开口:“押入天牢.”

颜筱梓醒來的时候.屋内光线很暗.身边已沒有了韩无期.她揉着眼睛坐起身子.经过这两天的调理.周身的酸涩感已消失大半.就着昏暗的光线.勉强能看到窗户中透进來的隐约天光.

再揉揉眼睛环顾一周.她不由睁大了眼.屋内的陈设太过华丽.显然不是她在医仙堂的住处.

颜筱梓一下子警觉起來.翻身下了床.还未跨出一步.门已被打开.

“姑娘.你醒了.”

她朝着声音來源处望过去.一愣.竟是小红.

小红见惯了她初醒來时迷茫的神情.端着洗脸水笑着迎上來道:“姑娘离府好多日.昨日公子才把你带回來.公子只说你出去游玩了.这些日子可有什么好玩的.快给小红说说.”

颜筱梓站在原地.下意识地接过小红手中浸湿的布巾.问道:“小红.这是哪里.”

小红嘴角的笑容愈发的大.“这是公子府上.不是别院.是端王府.公子说以后姑娘就回來住.”小红是昨日跟着林伯等人被召回來的.虽说一直知道小小姑娘的重要性.但从别院搬到公子府上來住.这绝对是有决定性意义的.棣芝堂被召回來的几个人昨日都欢天喜地.

颜筱梓一颗心往下沉了沉.将布巾递还给小红.问:“公子呢.”

“公子上朝去了.要到中午左右才回府.姑娘这是几日不见公子.分外想念呀.”小红促狭地看着颜筱梓.她却沒了陪她打趣的性质.敷衍一笑道:“我有些事.需要出去一趟.”说着便要出门.

小红在后面追着道:“姑娘.公子吩咐过了.姑娘这几日身子不大好.需留在府中静养的.姑娘你别走那么快.等等小红啊.”

从前颜筱梓快走起來小红便跟不上.如今她恢复了功夫.几个大步之后.小红落在转角之后.眼前已沒有了颜筱梓的身影.

刚走到大门口.几个侍卫用刀拦住.冷声道:“王爷有令.姑娘不得出府.”

颜筱梓心一冷.自己这是被软禁了.心底的不安愈演愈烈.她手不自觉抚上了腰间的长鞭.身形未动.身旁突然有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姑娘.下人们都是听主人的命令行事.还请姑娘不要为难.”

颜筱梓转头.林伯站在一旁面露担忧.看着她的眼光温和而从容.

林伯本就是端王府的管事.后因颜筱梓的缘故被调去了棣芝堂.在云歌身边呆了这么多年.此番的事他虽未被明确告知.却也猜了个大概.云歌既对颜筱梓下了禁足令.如今的事态必不是闹闹别扭这么简单.

“林伯.你也要拦我.”

“姑娘.公子待你如何.你自然有判断.如今公子不让你出府必然有他的考量.你又何必为难我们这些下人.”

“是啊.姑娘.若是公子知道我们让你出府.会罚我们的.”小红气喘吁吁地赶上來.气息有些不稳.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颜筱梓默了.云歌这是料定她心软.必不会舍得为难这些下人.

可是他却不知.如今对于她而言.已有了更重要的东西.

颜筱梓一脸黯然转身.朝林伯看了一眼.径直回了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