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记忆

施念回到将军府时.脸色仍有些苍白.那年轻人的名字.以及他说的那番话.如同一个魔咒般压在她心头.让她半刻喘息不得.

她原本以为.这么多年了.只要她不提.这件事便永远只是一段过去.不会再有任何人提及.可偏偏是这样一个陌生人.來自她厌恶的那个国度.那么自然地说起这个让她难堪的话題.是她大意.只一心想着戳穿那小小姑娘的真面目.忘了对那医馆内的人详加调查.可为何竟会这样巧.同名同姓.还恰巧见过她的画像.

那些画面陡然出现在眼前.韩挚微笑的脸.无论她如何冷脸相对.他永远是笑着的.仿佛有着用不完的耐心.

还有……那个孩子.

回來以后.她再沒打探过他们的消息.那毒是施家世代相传的秘方.不会有人解得开.那个孩子若是还活着……应该也有那年轻人那么大了吧.

施念心头一阵刺痛.当日她恨极韩挚.不惜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毒.可天意弄人.那孩子.竟成了她此生唯一的孩子.

无期.你还活着吗.

龚成回府时.便见房门紧锁.而侍女小心翼翼地立在门外.一脸担忧.

他走到近前.低声问侍女:“怎么了.”

侍女小心地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轻声答:“夫人回來时脸色很不好.连午饭也沒吃.只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肯见.”

龚成皱眉.他与施念向來感情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摸透了她的脾性.她向來是知书达理的.虽有时冷了些.对自己却一贯温柔细致.这样反常的表现.倒是第一次.

想了想.他示意侍女下去.抬手叩门道:“小念.开门.是我.”

房内沒有一丝声响.

他有些担忧.又敲了敲门.这才听见有脚步声传來.随后门从里面打开.施念一脸憔悴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龚成心头一紧.将她搂进怀里细致地看了半晌.随手赶上门.将寒冷隔绝在外.语声轻柔道:“发生了什么事.”

施念将脸贴进他怀里.吸着鼻子不说话.

龚成抱着她坐下.察觉到她手心的凉意.用大麾将她裹起來.伸手一一将她的发丝理好.用更甚于方才的温柔语气道:“这是怎么了.”

施念咬了咬唇.眼里尚有水光.凄凄惨惨地看着他道:“今日遇见了宋齐国的人.说曾经见过我的画像.问我是不是韩挚的夫人.”

龚成身子一僵.随即笑看她:“就为了这个.已经过去的事了.何必介怀.”

施念看着他脸上的每一个神情.犹疑着道:“我只是……想起了那个孩子.”

龚成沉默了.

当年的事.施念回來时曾与他说过.这么多年了.因一直沒有怀上孩子.施念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只觉得是自己的报应.无论他劝多少回也沒用.

那是她的心结.他解不开.即便他早已摆明了态度不介意.自己的家族也不会介意.可那仿佛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随时都有扎伤她的危险.

见施念一脸惊慌.不知是否又因他不说话而猜测了什么.他紧了紧怀抱.温声道:“小念.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有时候.该放下的就得放下.”

丈夫的怀抱永远是最温暖的地方.施念的情绪渐渐平和下來.像小孩子般扎进他怀里.虽已是老夫老妻了.可他们仍然还总像新婚夫妻那样相处.龚成哑然失笑.摸了摸她的头.室内恢复了平和.

可这件事他到底上了心.问了府里的丫鬟夫人今日去的地方.随即喊了手下过來.

“去查清楚那医馆内几个人的身份.尤其是那个叫韩挚的.”

颜筱梓转醒时神智仍不大清楚.迷茫地看着眼前守在床前的三个人.想不起來发生的事.

韩无期也不急.亲手做了羹汤.将勺子放在唇边吹凉了再送到她唇畔.

颜筱梓一口一口喝着汤.渐渐想起了昏迷前的事.看着他这般认真的模样.不自觉红了眼眶.

“烫着了.”

韩无期将碗放到一旁.见她不住摇头.叹了口气.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她却哭得更凶了.

韩无期手足无措地看着她.与她的相处她向來是喜欢笑的.从不曾有过这样梨花带雨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哄.局促地站在一旁不住地给她擦眼泪.口中说着些哄小孩的话.终于逗得她笑出声.狠狠一抹眼泪.哽咽着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颜筱梓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想起先前串联起來的线索.这个男人又一直是这样无怨无悔的样子守着她.不自觉就掉了眼泪.可她仍是想不起來.

韩无期松了口气.坐到床畔认真地看着她道:“你是我娘子.不对你好我对谁好.”说这话时语气平平淡淡.可颜筱梓看着他俊朗的眉眼.无端就觉得甜.唔.比那羹汤更甜.

“云歌呢.”

韩无期重新端起汤.仔细凉着.面上神情沒什么变化.也看不出喜怒.淡淡道:“走了.竺青说完那番话.或许他是真的不知道.一时接受不了吧.”

想起云歌.颜筱梓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他是自她醒來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可她还是将事情走到了这个地步.她与云歌.还能做朋友吗.

韩无期将勺子送到她唇边.淡道:“张嘴.”

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颜筱梓皱眉看向他.还是听话地张开了嘴.他垂着眸子安安静静地看她将汤喝掉.又低头去重新舀了一勺.唇抿着.脸也绷着.只那双眼.虽是别扭.仍舍不得移开般注视着她.

这个男人.吃起醋來不是一般的可爱啊.

颜筱梓乖乖地喝汤.再不提起别的话題.只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竺青进來时.见到的便是他们这般深情对望的场景.他将手虚握成拳放到嘴边咳了咳.待里面的两个人都回过神來.才开口道:“先别急着甜蜜.外面多了好多监视的人.应该是云歌派來的.”

韩无期挑眉.云歌会对付他们.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现在还是监视.过些日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他长久地凝视着颜筱梓.放下碗开口:“竺幽.你现在对我的话.信了几分.”

颜筱梓抬眼.有些犹豫.其实她已信了大半了.除了细节之外.事情整体的轮廓她都已知晓.

“我说.这么磨磨蹭蹭做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搞得这么复杂.让她恢复记忆.外面这些人沒一个是她的对手.我们也可以全身而退.”程复咋咋呼呼地进來.简洁明了开口.

韩无期充耳未闻.只盯着颜筱梓看.

颜筱梓眼中突然多了几分坚定的光芒.她环顾了一圈在场的三人.最终视线与韩无期相接.声音清亮悦耳.带着不容拒绝的魄力.道:“我知道你有办法让我恢复记忆.我想记起來.”

程复欢呼一声.咋咋呼呼道:“当事人已经同意了.你还犹豫什么.韩无期.你是不是不行.不行早说啊.我可以试试的……”

韩无期打断他.话却是对着颜筱梓讲:“你决定了.”

颜筱梓未做过多的犹豫.点了点头.

药材准备齐全.程复心不甘情不愿地去熬药.留下竺青守在门口.而韩无期独自在房内为颜筱梓针灸.

化解脑内淤血需以内力引导.

事先给颜筱梓服用了安睡的药.待她睡下.韩无期才将银针取出.一一扎在她头顶各大穴道.再施以内力.隔着虚空远远引导她全身血气缓行.

期间程复将熬好的药送进來.见了韩无期的模样吓了一跳.他全身不知何时布满了黑色的纹路.乍一眼看到直让人头皮发麻.因担心贸然开口会打扰了他.他激动得将碗一放.手舞足蹈跑去找竺青.气还未捋顺.断断续续道:“韩无期.韩无期他……”

竺青心头一紧.紧接着开了门进去.那副场景他再也忘不了.韩无期原本俊朗的脸仿佛完全变了个样子.热气缓缓在颜筱梓头顶汇聚.不断蒸腾出來.白雾弥漫之间.那场景越发的诡异.

思忖片刻.他还是将程复推了出去.

韩无期的医术.他信.沒有把握的事他不会做.更何况事关颜筱梓.他绝不会贸然行动.

两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外守了一个时辰.终于等到韩无期开了门.

他脸色已恢复如常.只是额头上布满了汗.脸色有些苍白.

“怎么样了.”竺青迎上去问.

韩无期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给颜筱梓喝了药.现在她睡得正沉.关上门.淡道:“沒什么大碍.只是要睡一段时间.”

竺青放了心.随即又问:“你怎么样.你方才……”

韩无期摆摆手.唇角微勾.扯出一个虚弱的笑道:“耗费了些内力而已.不打紧.我去睡会.你看着些.”

竺青仍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程复沒心沒肺地.见他走远了.对竺青道:“我不放心.我进去看看.”说着便开门进去.把了一会脉.一脸挫败地走出來.竺青笑道.“程大夫.如何.”

程复一脸郁郁.“那韩无期还真有两下子.我……唉.”

韩无期忍着浑身的虚弱走到房门口.关上门.脚步虚浮着走到床边.无力倒下.刚才那一番运功.他内力本就不甚雄厚.如此一來更是将全身的毒素都逼到了体表.内力的消耗加上毒素的折磨让他很快脱了力.所幸.小小无碍了.这么想着.他再无力硬撑.缓缓闭上了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