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妻

见云歌面色铁青转过身來.她下意识后退一步.虽仍有不解.眼神却坚定地望着他道:“云歌.我想听你亲口说.”

程复低声喃喃:“直接让她想起來不就好了.何必这样麻烦.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见韩无期眼风冷冷扫过來.他识趣地闭了嘴.

云歌抿唇.剩下的三人皆静静地看着他.像是真的要一个解释.

可他要如何解释.当日在悬崖下见到紧闭着双眼的她.他几乎连呼吸也停顿.心口骤然袭來的刺痛让他愣在当场.身旁手下看不过去.急急唤來了军医.他才回过神來.

那时他只怕.怀中这个人会就这样离他而去.他甚至还沒來得及给她一个承诺.他恨极自己被政事牵绊.留她一个人单独打这场仗.他以为她武功高强便会毫发无损.可他沒能料到这个结果.

至今仍会后怕.那日若是晚了一步.他与她或许永无可能.

就这样放下所有计划.罔顾所有人的劝阻.一意孤行将她带了回來.得知她失忆的那一刻.他有多少失落.便有多少欢喜.她不记得了.那他便为她亲手创造回忆.从此她的心中只有他一人.他有能力给她幸福.他要她永远留在他身边.再不离去.

一年的时光.他在朝堂不断周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中.唯有她纯净的笑容是他唯一的救赎.

可如今.他那样贪恋的唯一温暖.也保不住了么.

‘韩挚’说.她早已嫁给他人为妇.

云歌狠狠闭了闭眼.幼年时母亲被害.而他被赐了王位送往朝云城为王.明着是赏赐.其实不过是皇后施计.让他远离皇城.

在皇权不及之处.再将他掳去宋齐.若不是遇上年幼的小小.他只怕活不到今日.

夹缝中生存.这么多年來他有多艰难.习惯了不与他人诉说.可如今.他有了小小.若从未得到.便谈不上失去.可一旦有过那样众多的温暖人心的时刻.要他如何再独自回归那冷冰冰的战场.

“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一一说给你听.”再睁眼.他已收敛了怒容.目光温柔地看着颜筱梓.眼中只有她一人.

“你是宋齐国前朝的公主.你我自幼相识.是你救了我.让我免于客死异乡的下场.”颜筱梓脸上神情惊讶.而他认真回忆着与她的初次见面.被那些回忆触动.唇角不自觉漾起柔和的笑.“后來我得以回來.只是苦于沒有机会再见你.”

一旁韩无期面无表情听着.未做评论.

“再见面.是你预备夺回皇位.竺青來向我借兵马.时隔多年.小小.你不知我当时有多开心你仍记得我.我借了人给你.而你许诺答应我一个条件.”他顿了顿.颜筱梓认真地听着那些仿佛与她毫不相干的过往.他知道她在思考.在分析真假.想起那时她答应得痛快.他笑得越发温柔.“后來.你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杀到皇城.我虽在千里之外.也听说了你的英姿.我的小小.从來便该是如此耀眼的存在.我一直知道.可我终究是太过掉以轻心.若知道会发生那样的意外.我定会陪在你身边.与你一同打下那江山.”

颜筱梓脑海中有些模糊的影像闪过.心头烦乱.见他止了话.脱口问道:“然后呢.”

云歌似有些懊恼.那段记忆说不上美好.可看她这样期待的眼神.他还是接着道:“然后.我匆匆赶去宋齐国.见到了从悬崖上坠下的你.接着便将你带回了胧月国.你昏迷了整整一个月.再醒來时.已不记得任何人了.”

那以后的事.颜筱梓记得了.

她喉头有些苦涩.虽做过无数猜想.却也不曾想过竟会是这样惨烈的过往.甚至比她看过的任何一本话本都要跌宕.

她听见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然后.我就浑浑噩噩在这里生活了一年……”

“小小.你如今有我.”

颜筱梓迷茫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在自己醒來那一刻便陪伴在她身侧.在这完全陌生的国度.他给了她一个足以遮风挡雨的家.说不感动是假的.可如今……

她看向一旁的韩无期与竺青.那双茶色的眼中蕴含的情绪太多.她一时竟有些不敢直视.

“那他说的我是韩无期的妻子……”

“那绝无可能.小小.我许诺过的事.定然会做到.至于闲杂人等.你切莫轻信.”云歌说这话其实也沒什么底气.‘韩挚’方才说的那一番话他未经查证.不能判断真假.他虽说得斩钉截铁.心里到底有些发虚.然而今日的态势.却不是他想主导就能主导得了的.

竺青冷冷开口:“小小.我便是那曾跟着你打天下的竺青.你嫁给韩无期的事.云歌不知道.我却是知情的.”他看了韩无期一眼.见他面色淡淡.继续道:“你是我亲手送上花轿.由他八抬大轿带回韩府.行了天地之礼.你与韩无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而不是别人一句谎言可以相比的.”

隔着短短几步的距离.颜筱梓望向韩无期.他不同于寻常人的眸色中藏了太多她看不懂的东西.此刻他就静静站在那里.无悲无喜.但那眼中藏着多少期待.她竟一下子就看懂了.心头微微酸涩.云歌的话肯定了竺青的身份.也便间接肯定了竺青口中韩无期的身份.那么.韩无期的话便是真的.

他们为她而來.当日她听得清楚.他们是有办法让她恢复记忆的.可韩无期偏偏选择了重新靠近.这样的选择是为了什么.他知道她失去了记忆.便费尽心思一次次引自己前來.他要的.不过是她的心甘情愿.

她想起每次云歌想要触碰她.她便会不自然地浑身僵硬.可那日初见韩无期.他虽顶着一张面具.可他将她拥入怀中的一刻.她还是感受到了微微的心疼.是.沒有抗拒.沒有不适.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生出了完全陌生的情绪.她不记得了.可身体记得的.不是么.

颜筱梓的眼眶渐渐湿润.看出來的景物不再清晰.韩无期的身影影影绰绰.他像是朝自己伸出了手.她脑中不断闪着破碎的片段.稍纵即逝.她甚至來不及抓住便已消失.头一阵痛过一阵.她徒劳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沒抓住.身子一软.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竺幽.”“小小.”

韩无期一个箭步冲到她身侧.将身旁的云歌一把推开.搂住即将到底的女人.她脸色异常的苍白.额上不断渗出细密的汗珠.手搭上她的手腕.韩无期眉头一皱.将她拦腰抱起.径直走向后院.一路走一路吩咐着竺青准备东西.声音越來越远.很快就听不见.程复看了云歌一眼.忙也跟了上去.

云歌愣愣地站在原地.被‘韩挚’推了一把时也只是晃了一下.目光呆滞地看着他抱着她离去的方向.眼神空洞.

两个手下见状伸手要扶.被他一把推开.

他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他不惜一切代价带回胧月国.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那个女人.嫁人了.

“你们听到了吗.她嫁人了……”

两个手下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接话.低着头站在原地.谁也不敢出声.

剩云歌一人笑了许久.那笑声格外刺耳.跟着二皇子这么久.从來也沒见他如此失态过.即便是当初云歌的母妃死去的时候.他也只是不说话不动作呆了许多日.却也沒今日这般癫狂的姿态.

云歌失魂落魄地走出医仙堂.浑浑噩噩地走在大街上.每一个人似乎都在嘲笑他.指指点点的动作.都像是那年.他被从萧城送往朝云城.过往的人毫无顾忌地指着他谈论他死去的母妃.说着这孩子有多可怜.小小年纪沒了母亲.还要被送去那么远的地方;就像是那年.他被人掳去宋齐国.在逃脱控制后遭到两个小混混的羞辱.那样卑贱的人.他偏偏沒有半分抵抗之力.只能徒劳地任他们欺侮.

若不是那个小姑娘.

是呵.那个小姑娘.他生命中唯一的一束光.这么多年來他为了皇位苦心孤诣.孤身一人与皇后党羽争抢不休.若不是有她.自己如何能撑到今日.

可是.那最后的一抹光.也要离他而去了么.

不.他绝不能接受.

像是被突然灌了盆冷水.云歌陡然回神.转身看向已有些距离的医仙堂.眼中寒芒渐渐汇聚.

那个男人.他说他叫韩挚.

他说他因与韩将军同名同姓.对他分外仰慕.因此知道竺幽已嫁与韩挚独子韩无期为期.

可若只是一个陌生人.只因那样浅淡的关联.会对小小这样紧张.甚至与她大打出手.

甚至在小小神思恍惚之时.不自觉朝他伸出了手.那细微的动作.他看得分明.那根本不是一个‘凑巧看到’相识的人该有的态度.

他根本.就是他口中那个韩无期吧.

手不自觉握成拳.小小方才晕在里面.这是个医馆.他并不担心.一颗心渐渐沉淀下來.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平日冷静自持的那个他.转身朝手下淡道:“加派人手.严加看守这医馆.不许里面那三个人进出.”

随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回了府.

韩无期.即便你真的是小小的夫君.如今也由不得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