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相见

不甚宽敞的内室.只剩身份尴尬的三人.

韩无期坦然与云歌对视.语气不卑不亢:“二皇子殿下预备怎么说.”

云歌探究地望向眼前的男子.他长相甚是俊朗.且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坦然与他对话.倒是有些胆识.

“我不知阁下究竟是何人.但既然知道我是胧月国的二皇子.便不该做这样的事.”

韩无期轻笑一声.道:“二皇子指的是何事.身为一国皇子.将人偷带过來.谎称是她未婚夫.我竟不知.这样的事对于一个皇子而言究竟该如何评判.”

云歌脸色微变.“你说什么.”

韩无期看了颜筱梓一眼.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很神奇的.颜筱梓竟读懂了.压下心底涌上來的好奇.她静静注视着两人.预备看双方的反应.

韩无期回眸看向云歌.唇边多了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道:“在下不才.因与韩挚将军同名.对他甚是仰慕.自然便知道.这位小小姑娘.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竺幽.而那位轰动宋齐武林的竺幽姑娘.却是已嫁给韩挚将军的独子韩无期的.”

云歌脸色变了几变.他未刻意做过调查.自然不知他口中这些情况的真假.而这若是真.显然已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不自觉将眼神投向颜筱梓.而她一脸无辜地望着两人.他想起她此刻仍是不记得的.勉强压下心头的火.淡然道:“你究竟是何人.”

韩无期笑得爽朗.“宋齐人士.韩挚.”

颜筱梓眼珠子转了几转.韩无期方才称自己为韩挚.将他们之间的事以第三个人的角度说出來.他方才给自己的那个眼神分明就是让她不要惊慌.她便变相地配合着他演了这出戏.如今看云歌的反应.显然也是不知道韩无期说的那些事的.如今的情形.已可以断定她确实是云歌从宋齐国带來的无疑.至于面前这个‘韩挚’……本名应是韩无期.也即宋齐大将韩挚之子.他对云歌隐瞒身份是为了什么.方才施念的反应又是为了哪般.

这厢颜筱梓心思百转千回.迫不及待要得个验证.那厢云歌已失了耐心.皱眉冷冷地看着韩无期道:“我不管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你既是宋齐人士.便哪里來的回哪里去.不要在这里做些无谓的事.也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二皇子殿下是要借着身份与我一介草民为难.”韩无期轻笑.走到颜筱梓身旁.“只可惜.我不能让你如愿了.”

若是眼神可以化作剑.云歌早已将韩无期戳穿了无数个窟窿.就听他不紧不慢地道:“韩无期苦苦找了竺幽姑娘一年.此番若非我恰巧在这萧城街头见到姑娘.岂不是白白让姑娘在这异国他乡流落.互相杳无音讯.这样的悲剧我不会坐视不理.”

云歌怒极反笑.“是你自己浪费的机会.”转头朝颜筱梓温声道:“小小.莫要听这人胡言乱语.跟我回去.”

说着向她伸出手.将将要碰到她的手腕.颜筱梓却朝旁边一闪.躲开了他的触碰.

“小小.你……”云歌的眉心再次皱起來.

“云歌.他说的话可当真.”

“自然不能.小小.即便先前的事你不记得.你我总算相处一年.难道我在你心中的分量.还不如一个相识几天的陌生人.”

颜筱梓眼睛湛亮地望着他.道:“那你便说说看.我的过去.关于你一直不肯说的.我的过去.”

云歌头疼地望着她.他爱极颜筱梓那刁钻机灵的性子.但这一年來她显然是安分了太久. 久到他几乎就要忘了.她何曾是这样容易糊弄过去的人.一旁的韩无期也好整以暇地等待他开口.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这场景刺痛了他的心.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他拉过颜筱梓的手腕.强行就要将她带离.

韩无期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腕.两人一边一个牢牢牵扯着颜筱梓的手.谁也不肯松手.云歌眼中寒芒一闪.猝不及防向韩无期挥拳.

韩无期侧过身.堪堪避开那一拳.随即便迎來了下一拳.他眼中也有了怒火.忍了这多时.因忌惮这是胧月国.不可轻举妄动.他已用了最温和的方式.可眼下.却不容他再忍了.

两人你來我往.在内室中大打出手.响声惊动前厅的人.竺青终于不再顾云歌留守在前面的人.迅速走向内室门口.程复也跟了过來.正见到挥拳相向的两个人和一室凌乱.

“怎么还打起來了.”程复有些发愣地喃喃.竺青正待开口.便见一旁的颜筱梓蓦地抽出腰间的鞭子.迅疾甩向两人中间.鞭风凌厉.带着雄浑的内力.让打斗中的两个人生生停下了动作.闪躲开來.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颜筱梓.而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手.尚反应不过來自己方才那雄浑的内力由何处发出.

云歌心头一紧.她失忆以來.一直如同普通人般生活.像是已忘了先前所学的武功.如今这一鞭子……她记起來以前的事了.

“小小.”

颜筱梓看着自己握鞭的手.方才的动作行云流水.自然地仿佛演练过无数遍.一阵异样的熟悉感涌上來.她愣在当地.视线不知该投向何方.怔怔地看了一眼云歌.又看了一眼韩无期.最后视线定格在立在门口的竺青身上.

云歌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视线相接.竺青一愣.随即向韩无期喊道:“发生了什么事.”

韩无期唇角有些红.但见云歌也好不到哪去.一脸狼狈.忍着痛勾了勾唇角道:“他要带走竺幽.”

留守在医馆内的两个侍卫冲了过來.见自家主子一身狼狈.拔了剑就冲上前來.一左一右将韩无期制住.

竺青上前两个飞踢.将那两人逼离韩无期身侧.与他站在一起看着云歌道:“仗势欺人.算什么好汉.”

云歌一心系在颜筱梓身上.听他说这话.声音有些耳熟.回过头來.眯着眼细细看了一会.道:“你又是何人.”

韩无期冷冷一笑.对云歌道:“你既然觉得我说的话不可信.那他的.二皇子总该信了.竺青.”

云歌闻言一震.万般疑惑看向竺青.竺青无奈一笑.做了那么多的伪装.不成想还是走到这一步.爽快地将人皮面具撕下.露出清朗俊逸的一张脸.唇角似笑非笑道:“终于能以真面目示人了.可把我憋坏了.”

言罢.转头去看颜筱梓.打趣道:“小小.我这张脸.你如今看了可还认得.”

颜筱梓尚反应不过來.他见她仍是沒反应.眼神一黯.随即转过头來看向云歌.郑重道:“别來无恙.云歌.”

云歌抿唇.半晌笑出声.“竺兄何时來的胧月国.怎么也不知会我一声.好让我尽些地主之谊.”

竺青却不接他的话.道:“当日我曾试探过.可我沒想到.竟真的是你.将小小带走.这一年.你瞒得我好苦.”

云歌眸色渐深.将竺青看住.“我有不得已的苦衷.”眼见方才竺青帮着面前这个叫韩挚的年轻男子.有些事不必言明.已昭然若揭.他不由得苦笑.“曾经你一句话.我出人出力毫不犹豫.今日竺兄偏帮着外人來对付我.不知是什么礼数.”

竺青似笑非笑看着他.道:“当日你出人出力.竺青铭感五内.只是如今想來.你的真正目的.只怕不仅仅是看在旧日情分帮我和小小这么简单吧.”

云歌眸色翻涌几番.唇角仍是挂着笑.“这么说.今日竺兄是铁了心与我为难.”

竺青眼睛瞟了瞟云歌身旁严阵以待的两个侍卫.道:“这情形.似乎是二皇子要与我为难才是.”

一句二皇子.将旧日情分撇得干净.

云歌冷冷将他看住.轻笑一声.道:“好.好得很.可你们如今是在我胧月国的国土上.想带走我的人.只怕不容易.”

说着径直走向颜筱梓.温声道:“小小.随我回府.你想知道的.我一一说给你听.”

颜筱梓闪开他牵过來的手.声音不响.却异常坚定.一字一句缓缓道:“有话.就在这里.一五一十说个清楚.”

云歌唇边最后一丝笑意也消失殆尽.他猛然伸出手.一个手刀砍向颜筱梓的后颈.

韩无期与竺青站得远.被那两个侍卫拦着.一时之间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云歌迅疾伸出的右手.随后.颜筱梓身子一偏.反手握住了云歌的手腕.一个扭转.转瞬之间.云歌的手被她扭在身后.动弹不得.

“小小.你.”云歌低吼.一双眼里尽是惊诧.全然沒了往日的从容.

几乎是立刻.颜筱梓将手放开.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已经是今日第二次了.她不知自己是哪里來的力量.那在她体内流窜不休的内力.仿佛刚刚苏醒.她心念未动.身体已作出了反应.

这难道……便是原來的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