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

回到医馆门口时.小红正抱着一包药左顾右盼.见她來.笑着迎上去道:“姑娘.你跑哪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颜筱梓也笑着走近.“人太多.就去旁边歇了会.可买到了.”

“嗯.”小红扬了扬手里的两大包药.“程大夫说这药用完之后要本人亲自來面诊.好评估疗效并作出适当的调整.”她将剩下的碎银子递还给颜筱梓.满脸喜意.“好些人是前几日买过的.觉得药效不错.赶紧來回购.生怕卖断货.姑娘天生丽质.用了定然效果更好.”

“嗯.辛苦你啦.”颜筱梓打着哈哈.抬眼看向医馆里.触上竺青似笑非笑的眼神.她将视线转开.与小红回了棣芝苑.

那药粉是外敷用的.晚间以水润湿后敷于面部.半柱香后用清水洗净.颜筱梓对着梳妆镜细细看了会.肤色确实亮了些.倒是有些效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喜滋滋地抹上附赠的养颜膏.对着镜子臭美了好一会.才起身拿起笔.

有些习惯不容易变.就如同颜筱梓如今.每次遇到想不通的事便喜用笔记录下來.在纸上整理出大致脉络.将事件抽丝剥茧般理清楚.

自己醒來那一日.云歌守在床畔.那个表情她至今都忘不了.狂喜.放松.夹杂着别的什么.内涵太多.她不能一一看透.云歌待自己一直很好.将自己府中得力的人都拨过來让她用.隔三差五來探望她一回.那些好.她是能感受到的.只是云歌说她是他的未婚妻子.这言论她以往未做怀疑.可她偏偏在端王府门口遇到了龚浅.而云歌也承认了圣上赐婚一事.那么关于她与云歌的关系.便是云歌骗了她.

她独自在胧月国生活了一年.一年后巧遇声称是來找她的韩无期三人.身体的感觉骗不了人.她曾对云歌细微的触碰都那样敏感.反而对韩无期结结实实的拥抱生不出反抗之心.这也是她自然而然愿意相信韩无期的原因.

竺青脱口而出的一声小小.云歌也承认她的真名叫颜筱梓.那么韩无期的话至少可以信上三分.

至于明媒正娶回來的妻子一说……颜筱梓将笔一放.头枕在胳膊上望着纸张怔怔出神.纸上罗列的每一条.几乎都指向韩无期的可信性.

可是若已是夫妻.先前那一年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异国他乡.他呢.

她如今谁都不能尽信.自己那段被遗失的过往.究竟发生过什么.那日韩无期说.若要恢复她的记忆.并不是难事.可他却选择了另一种方法.

“我过去错过你太多.”那一句话.深深印刻在颜筱梓脑中.韩无期的那双眼总似藏着千言万语.让她忍不住去靠近.

更何况.人家做饭那么好吃.若两人真的关系匪浅.好像也不赖.夜色渐深.颜筱梓将东西一收.打着哈欠上了床.一夜好梦.梦里有韩无期亲手做的飘香食物.她几乎一整个晚上都在吧唧嘴.

她好像.开始有些想念了.

三日后.颜筱梓在小红的陪同下去医仙堂换药.

医馆门口热闹依旧.因要面诊.她随小红一起去了程复那里.程复一本正经又是视诊又是把脉看了许久.惹得小红一脸紧张.随后慢悠悠道:“这位姑娘可是未按照医嘱用药.”

颜筱梓不明所以.反驳道:“是按照你开的方子用的药.”

程复眼中有笑意一闪而过.继续正经道:“若是按照医嘱用的药.不应是现在这般模样.”

小红在一旁插嘴道:“大夫.怎么了.我家姑娘看起來明艳照人.并沒有什么异样啊.”小红也用了那药粉.疗效确实显著.因此对这医馆大夫的话深信不疑.可在她看來.颜筱梓确实更亮丽了几分.难道不该是这样.

程复摇头.“姑娘请去内堂稍等片刻.容在下随后为你细细道來.”说完.眼风一扫.颜筱梓明了他的醉翁之意.配合着道了声好.给了小红一个安抚的眼神.独自去了内堂.

才走到门口.一阵浓郁的饭菜香飘散出來.颜筱梓眼睛亮了几分.几步并做一步走过去.果然见桌子上摆着四个盘子.菜分量不多.但每一样都极精致.单是这么看着.颜筱梓已觉得腹内空旷一阵胜似一阵.

韩无期端着最后一样菜出來时.见到的便是颜筱梓端坐在桌旁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下意识地去看桌上的菜.分量未见明显减少.但摆出的造型显然是被人拨弄过的.

他唇角一勾.温声道:“滋味如何.”

颜筱梓眼巴巴地见他端了最后一碗汤放到桌上摆好.一本正经道:“什么.闻着是不错.”

韩无期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你脸上沾了些酱汁.”

颜筱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既然被识破了.也沒什么好遮掩的.索性拿起筷子大刀阔斧地开吃.沒多久.几个盘子已经见了底.

她心满意足靠在椅背上.感慨道:“我怎么觉得我们这像是在偷情.”

韩无期挑眉.“跟我走.回了宋齐国我每日光明正大地做给你吃.”

颜筱梓笑笑.不接话.

两人聊了些不痛不痒的话題.许是刚吃饱有些困顿.颜筱梓昏昏欲睡.想起还在前面的小红.就要起身告辞.

“哟.这不是小小姑娘嘛.”一声熟悉的女声想起.颜筱梓抬头.眉皱了起來.

是将军夫人.

云歌从后面走出來.看着两人相对而坐.一桌狼藉.脸色不大好看.

施念转向云歌.冷嘲道:“歌儿.看來你一颗真心错付了人.”

颜筱梓皱着眉看向云歌.而他紧紧盯着她的眼神充满阴霾.

怪不得这几日总喊着沒胃口.原來是这样.

他还在等.等她一个解释.可她偏偏抿紧了唇看着他.并沒有开口的意思.

云歌目光转向一侧站着的男子.一袭白衣.眸色有些异样.清俊的一张脸.只是沒什么表情.“你是谁.”他沉声开口.

韩无期却沒答话.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施念.俊朗的一张脸似笼了层寒霜.唇角紧抿的弧度让他整个人看起來多了几分冷冽.

施念终于也意识到了不对.她让人盯着颜筱梓多日.这医仙堂短短数日内在萧城掀起一阵大的风波.她查过才知.竟是宋齐国的人來萧城开的医馆.而她此次得了消息.好不容易见颜筱梓进了内堂.正预备让云歌亲眼见见他‘心尖上的人’是怎样的人.也怨不得她.她甚至沒费什么力.这位小小姑娘自己就跳入了圈套中.

可眼前这个男子.为何竟一直盯着她看.

场面一时有些僵.

“云歌.”颜筱梓走到他身前轻唤.他仍是冷着一张脸.全然不见平日的温文儒雅.

颜筱梓环顾了一圈.在见到施念进來时.她尚有一丝错愕.可见到她身后的云歌.她大概明白了.“我來说.”

云歌沉着脸点了点头.

“这位是跟医仙堂的堂主程复一同自宋齐国來此的韩……”话未说完.便被韩无期打断:“韩挚.”

此言一出.云歌与施念皆是一脸震惊看向韩无期.颜筱梓也面露惊讶之色.但见韩无期看了她一眼.意识到他有别的用意.不说话了.

云歌与施念二人.一个是胧月国的二皇子.一个是韩挚曾经的发妻.而韩挚乃宋齐第一大将.两人再熟悉不过.面前这面容陌生的年轻男子.竟与韩挚有着同样的名字.

可毕竟同名同姓者数不胜数.云歌只是转瞬便收起了震惊之色.转而意味深长地看向施念.

艳绝胧月国的将军夫人施念.曾是宋齐第一大将的妻子.十余年前才回來胧月国.与龚成成了夫妻.这一段历史虽被刻意抹去.轻易无人敢提.可云歌这样的身份地位.不可能不知.此刻施念妆容精致的脸上仍是掩不住的错愕.在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她就死死地盯着韩无期.明明是完全不同的脸.甚至年纪也对不上.可她偏偏就是沒办法平静下來.似乎忘了來此的初衷.

韩无期微微勾唇.无谓一笑道:“在下乃宋齐人士.恰巧与我国韩挚将军同名.看二位的反应.想來是将我与将军联想到一处了.”话说得轻巧.眼睛却一瞬不瞬与施念对视.这样大的反应.看來有些事她还沒忘.

韩无期笑得无害.心里却如同打翻了调味瓶.这么多年了.他刻意忘了与她有关的一切.也隔绝了与她有关的一切消息.却不曾想.竟会在今日再次见到.这样的情形.倒像是她故意引云歌來此的.他茶色的眸变得幽深.不动声色地看着施念与云歌二人.是他轻敌了.

施念闻言.生硬地别过脸去.将心头燃起的烦躁压下.再回眸时已恢复了冷淡.

韩无期却继续道:“这位夫人倒是似曾相识.”他假意回想片刻.惊讶道:“我想起來了.在下有幸曾去韩将军府上拜会.在那里见过一幅画像.画上的女子容貌与夫人极为相似.莫不是……”

“住口.我乃胧月国护国将军龚成之妻.你……莫要胡言乱语.”

韩无期冷冷看着她.她面上的惊慌之色已遮掩不住.方才盛气凌人的姿态早消失无踪.印象中她一贯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他何曾见过她这般精彩的表情.

她还记得自己曾嫁到韩府.如今却不再肯承认.这便是他的生母.他期盼过.失望过.惊喜过.最终绝望了的母亲.

施念只觉眼前这年轻人的眼睛似一把利刃.要将她的心事悉数看穿.她再不能忍.转头面对云歌勉强笑道:“歌儿.你应该也看到了.今日并不是我要陷害小小姑娘什么.我只是让你亲眼见一见.好知道什么人该真心对待.什么人.该离得远些.言尽于此.你自己斟酌.”

她不敢再看韩无期.转身便走出了门.在她身影消失在门后的一瞬.韩无期垂眸.唇角漾起冷笑.有些事.即便他深藏于心.却并不代表能彻底忘了.这么多年.他虽刻意回避.却仍是屡屡在梦中见到母亲那张熟悉的脸.韩无期心中一寸寸冰冷蔓延开來.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一旁的颜筱梓.

她如今就在这里.伸手就可触及的位置.不是在飘渺的梦境中.不是在漆黑的悬崖下.而是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已不需要独自面对无边无际的绝望.思及此.胸腔渐渐回温.他眼中也渐渐有了温度.

“那么.该说说我们的事了.”云歌淡道.声音无波无澜.却带着十足的王者霸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