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渐生

将颜筱梓送回棣芝苑后.韩无期回到医仙堂.面对的是竺青与程复两人不解的目光.

“明知是云歌搞的鬼.怎么还能放心将她送回去.你不知道……”程复喋喋不休.对韩无期的举动万分疑惑.

韩无期清冷地看他一眼.成功让他止了话头.淡然道:“这里是萧城.不是宋齐国.云歌既是二皇子.又怎么会让我们轻易将人从他眼皮子底下带走.”

竺青皱着眉.接过他的话.“所以你是在等适宜的时机.小小的伤势如何.凭你的医术能让她恢复记忆吗.”

程复也巴巴地看着他.早前他提出的建议韩无期还沒有答复.大概若是他摇头.他更跃跃欲试这让名动宋齐的韩大夫都头疼的问題.

“有些复杂.但应该不难.只是.”他顿了顿.看了两人一眼.“我想用另一种方式.”

分别后的这一年里.他将两人的过往回想了无数次.每一次的对话及亲昵都已深入骨髓.其实他也不能确定她是否还活着.或许冥冥中自有一股力量指引着他來到此地.老天终究待他不薄.再见到竺幽的一刻.情绪不轻易外泄的他.终是失控将她拥入怀中.那样娇软的身体.那样熟悉的气息.他贪恋着她发间的清香.长久以來的孤寂仿佛都被一瞬填满.

先前竺幽虽是刻意接近他.可他确信她不是她自己说的那样冷血.她费了多少力气走到他身旁.他如今就甘愿花费多少时间让她再次接受他.

竺青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隐隐猜了个大概.却听见身旁程复不屑地低声道:“放着好好的捷径不走.不知又要搞什么劳什子的歪门邪道.真不懂你……”

韩无期道:“若是直接将她带走.将來面对云歌的追杀.我们二人勉强可保她平安.至于你.是不是把你扔下任由你自生自灭.”

程复闭了嘴.

颜筱梓回到棣芝苑时.小红已等候多时.见她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回來.忙上前接过.担忧道:“姑娘.你又跑哪去了.公子上次不是吩咐说……”

颜筱梓将一颗糖丸塞进她嘴里.成功止住了她的话.笑嘻嘻地道:“有些闷.就出去逛了逛.小红.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快來看看……”

二人说笑着进了门.沒注意外面一个小厮模样的男人窥探多时.转身离开.

将军府.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施念冷艳的脸上有嘲讽的笑意浮起.云歌在外面藏的女人.竟在大街上公然与旁的男子出双入对.她眼前浮现出颜筱梓娇艳的脸.那样天真的神情下.竟也藏着不安分的灵魂.这倒是有趣.

或许.不用她出手.便可轻易解决自己侄女婿的桃花债.

“将那男子的底细查清楚.再回來禀报.”

“是.”那小厮得了令退下.便有侍女來禀报.将军回來了.

施念唇角勾起.总似蒙着层冰霜的脸上绽出明媚的笑意.起身迎了出去.

“将军.”施念接过龚成脱下的大麾递给一旁的侍女.外面带來的寒气犹覆盖在大麾上.她被冰得抖了一下.随即被一双温暖的手覆上.

龚成将她的手牢牢裹在手中.眉眼间皆是宠溺的笑.“天气冷.在家里也须多穿些.”

施念弯唇.感受着他温暖的大手捞起她垂落的一绺发丝.只觉全身暖暖的.

侍女退下时关了门.隔绝了外面的冷空气.只余室内融融暖意.

龚成将她抱到腿上坐下.手指温柔地触着她的眉眼.眼中心中只有她一人.

施念思及云歌的事.问:“将军.朝中形势现在如何了.”

龚成手一顿.见她定定地看着自己.笑着问道:“夫人问的是什么方面.”

施念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认真道:“立储之事.”

龚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想了片刻.也认真答道:“二皇子无论才干还是胆识皆胜大皇子一筹.只因不是嫡长子才稍落下风.但如今朝中大臣大半已被他拉拢.圣上若执着于位次.不应将太子之位空悬这样久.二皇子这些年多有活动.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他的机会大一些.”

“将军为何支持二皇子.”

龚成抬眼看向远方.“成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我看人一向细致.做这样的决定也是考虑许久的.”他想了想.接着道:“二皇子虽非嫡长子.幼年时也屡遭意外.但其心性坚忍.在皇后和大皇子的一众支持者为难下全身而退.逐渐成就今日之势.绝非易事.足见其足智多谋.而人品方面.二皇子与大皇子相比更不必说.皇后党羽嚣张惯了.如今渐渐败落下去.撑不了多时了.太子之位定下.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更何况.”他看着施念.露出一个温暖的笑.“二皇子既有心拉拢.又与浅浅定了亲.我何不顺水推舟.毕竟相比较而言.他成为胧月国的国主.要比另一位好得多.”

施念温婉一笑.沒再说话.

龚成说的这些.她又何尝不懂.她从宋齐国回來以后.龚成已被提拔为护国大将军.身居高位.所受的非议本就比旁人大.而罗成一心等着自己.沒留下一个子嗣.将军之位并不能长久地保住.借龚浅笼络二皇子.何尝不是权宜之计.龚浅既对二皇子有意.二皇子又痛快答应了圣上的赐婚.这是最好的结果.虽一向知道皇家难有真心.可如今浅浅尚未过门.云歌已正大光明在外面养了小.这口气.她却不能忍.

只是说到底.也是怪她.沒能为龚成生个一儿半女.心思及此.她不由得想起那个被自己无情扔下的少年.

她是他的亲母.当年为了逃离.竟狠心对他用了毒.当时她对韩挚恨之入骨.与他所生的骨肉自然也从未放在心上.与她而言.那只不过是多余.可如今年纪见长.她也竟隐隐地有些愧疚.

那毕竟也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无法想象.当年的自己竟能如此心狠.或许.这也是老天的报应吧.才让她落了个再难生育的下场.

心中刺痛一阵一阵涌上來.她将龚成抱得紧紧地.听见他的声音在头顶担忧地问:“怎么了小念.是不是不舒服.”

她闷闷地答:“我想为将军生个孩子……”

龚成双臂收拢.头埋在她发中.轻声哄到:“怎么突然又想起这个了.生子之事不可强求.我也不在乎.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施念眼中有温热的液体渗出.她贴得龚成更近些.心里堵得厉害.从少年时他就待她这样好.这么多年了.从來沒变过.她何其有幸.能嫁给这样的一位夫君.

她眼中寒意渐渐汇聚.龚成的家人便是她的家人.浅浅的幸福.她定然要替她守好.

颜筱梓近日变得异常挑食.

厨房每日变着花样地出新的菜色.甚至将云歌府上宋齐国的厨子也借调过來.仍是满足不了颜筱梓的口腹之欲.

这日云歌來棣芝苑时.正是饭点.颜筱梓照例对着一桌子或清淡或重口的菜.托着腮百无聊赖地握着筷子.却不动.

“怎么了.菜不合胃口.”云歌在她对面坐下.“这些日子忙.沒顾得上來看你.方才才听林伯说你近日挑食挑得厉害.”

颜筱梓放下筷.不好意思地笑笑.她也不是故意的.可吃过了韩无期做的菜.她再也忘不了那绝好的口感.与之相比.这些寻常的菜色根本沒有可比性.

口味被养刁.也就是瞬间的事.

可这些话.她怎么能和云歌说.想了想.回道:“辛苦府里的人了.这些日子我胃口不大好.”

云歌微皱眉.“不舒服么.怎么不早告诉我.林伯.”颇有威严的一声.林伯已走了进來.

“去请御医來为小小姑娘瞧瞧.”

颜筱梓忙摆手.却沒能阻止.

御医很快就到.却沒能诊治出什么來.

颜筱梓笑得眉眼弯弯.“云老妈子.你别小題大做啦.我也许就是以前吃太多了……”

云歌无奈地笑笑.道:“这两日我再寻些好菜色让你品尝.这些菜你多少也吃点.”

“哦.”颜筱梓笑得乖巧.往碗里夹了几筷子菜.慢吞吞地吃.

“云歌.我的全名是什么.”颜筱梓嘴里嚼着饭菜.一双眼有意无意地往他脸上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

云歌手中筷子未停.看她一眼道:“怎么突然问起以前的事了.我记得你之前不甚在意的.”

颜筱梓停了筷子.单手托着腮.有些怅然道:“以前是不在意.可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有人叫我颜筱梓.我突然就有了想知道的念头.连自己的真名也不知道.也是够奇怪的吧.”

云歌动作一顿.不动声色盯着她.她娇俏的眉眼染了些陌生的愁绪.莫名就让他的心疼了一下.

“做梦了.”

“是啊.梦到好多人.看不清动作.只是言语很清晰.叫着这个名字.在骂我.那么多的话.我就只记得这个名字.云歌.我以前是不是个很坏的人.”颜筱梓尽力编得真实.其实哪有什么梦.她只不过想试探一下.

云歌脸上的笑又变得温柔.“小小.梦都是反的.你以前不是什么坏人.不过.你的真名确实叫颜筱梓.”他顿了顿.约莫是觉得这里离宋齐太远.而他这样的敷衍能撑到如今已是不易.接着道:“你家里出过一些事.我如今正尽力在摆平.所以.先前沒有告诉你便是怕你出了乱子.记得.现在时候未到.你还不能泄露自己的名字.”

颜筱梓看他片刻.点了点头.

临走前.云歌唤來林伯吩咐道:“近日注意小小的安全.”

林伯低着头.恭敬应了声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