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相逢

这日颜筱梓在家闲得发慌.在自己走了几圈.又去院子里晃了几遍.跟府里的下人一一招呼了个遍.仍是觉得无聊.一个人出府逛上了大街.

自从上次施念來了府上.云歌便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一定注意安全.最好呆在府里.她敷衍着应了.在府里一众下人若有若无的看视下.果然消停了些日子.不过消停久了.终究还是呆不住.

她随身带了个小荷包.从街头的胭脂铺逛到布庄.将小摊上的小吃一一试了个遍.最后嘴里叼着个糖葫芦停在了一个队伍前.

三两个人整齐地排着队.她抬头看了一眼.‘医仙堂’三个龙飞凤舞的字.噗嗤一声笑了出來.这样难看的自竟然还有人敢拿出來.拿出來就算了.还挂在这样显眼的地方.这医馆的主人是來搞笑的么.

边上排着队的一位大爷见她站在一边不动.以为她也是要來就诊的.善意地对她笑笑.道:“姑娘.今日的号已经抢完了.你啊.明天赶早吧.”

颜筱梓好奇道:“看病还要抢号.这是什么道理.”

那大爷等得无聊.见她是真的不知道.不由得滔滔不绝起來:“姑娘看來你是不知道.这医仙堂呐是宋齐国的那位程大夫开在咱们这儿的分号.每天只限二十个号.可难抢呢.我是昨天半夜就在这排队才抢到的号呀.不过要说起來这几日已经很好了.刚开业那几天.这新开的医馆说是不限号.那仗势你可沒见到.排队的人能从这门口排到城门口.”

颜筱梓嘴角抽抽.抬头看看那牌匾.再看看面前这大爷真诚的脸:“一个医馆而已……”

这话惹來了大爷的不满.对着她又做了一堆普及.颜筱梓陪着笑听完.借口上前去看看.这才摆脱了大爷的口水攻势.

几步走到馆内.正对大门的黒木长案后坐着个年轻男子.一双丹凤眼斜斜上挑.一手搭在病人的脉上.片刻后放开.低头写着什么.然后交给候在一旁的伙计去取药.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而后一旁的伙计唤了下一个病人.

她站在屋子的侧面.在一旁看了会.只觉得那大夫年轻了些.也沒有寻常大夫那些繁文缛节的交代.整个看病的过程倒是清清爽爽.她一边四处走一边点点头.像是有些认同这医馆抢号看诊的规矩了.

一旁有伙计发现了她.皱着眉道:“那位姑娘.请不要在这里闲逛.若是要看诊.请明日赶早抢号.”

她下意识地朝书案后的大夫看去.就发现那人也看着她.目光中的错愕与惊喜遮也遮不住.

屋内的气氛像是一下子凝固起來.她正犹豫着是否要说些什么.耳边响起一声清晰的“竺幽”.

她侧眸看去.落入一双震惊的眼中.

茶色的眸.很不同寻常的眸色.那双眼的主人生得很是俊朗.一身白衣.站在略显沉闷的黑色环境中.轻易就与周遭环境隔离开來.

她胸腔陡然一滞.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跳出來.那双眼的主人.给她那样熟悉的感觉.那分明是一张陌生的脸.可她偏偏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她似乎在哪见过.

未及她反应.那人已跨着大步走了过來.唇紧紧抿着.颜筱梓愣在当地.便感觉被拥入了一个怀抱中.

四周都是眼前这人身上淡淡的药草香.他那样紧地抱着自己.身子竟微微颤抖着.沒來由地.她眼眶无声润湿了.

不似每次云歌想与她有些亲密的举动时的反应.她与这人贴得这样近.竟是极安心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本就该是如此.

“竺幽.”那人又唤了一声.清朗的嗓音.带了几丝颤.似是将翻涌的情绪全数包容其中.

程复也惊得站了起來.眼前这红衣乌发的姑娘.不是颜筱梓还是谁.

颜筱梓的神思在听到那一声‘竺幽’后猛然收回.她用了些力气推拒着他的胸膛.扬声道:“松开.松开我”

感受到她推他的力道.韩无期松了怀抱.低头细细看着她.那目光.就像是找到了失落已久的宝物.

被他这样的目光注视着.颜筱梓的声音又低下去:“请问.你是.”

韩无期身子陡然一僵.茶色的眸紧紧锁着她.道:“你说什么.”

颜筱梓只好接着问:“我们……认识吗.”

“你不认得我们了.”书案后那大夫不知何时已走到他们身边.一脸惊讶地盯着她瞧.咋咋呼呼的.一点都沒有个大夫的样子.

突然想起脸上还戴着面具.韩无期自嘲一笑.一把将她拉到内室.撕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竺青紧随其后.也随手撕了.看着她道:“小小.你仔细看看.”

颜筱梓惊讶地看着他们.半晌.摇了摇头.犹疑着道:“我……受过伤.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下一刻.就有微凉的触感搭上了自己的手腕.

韩无期将手指搭在颜筱梓的脉上.多停留片刻.眉心便蹙起一些.

“怎么回事.”

闻声而來的竺青走到他们近前问.

韩无期紧紧盯着颜筱梓道:“气血淤积.”

程复不信邪.扯过她另外一个手腕便要搭脉.颜筱梓却一把抽回了手.面色不善地瞪着他.

竺青花了一会时间才将事情理清楚.看着面前几人不十分好看的脸色.笑着道:“这个倒是沒变.除了你谁也不让碰.”

颜筱梓莫名地看着眼前几个人.不解他们为何有这样大的反应.难道.是与自己的曾经有关.

韩无期将头低下來.近距离地看她.“我们几个.你一个都不认得了.”

颜筱梓眼神在他们三人身上流连一番.老老实实摇了摇头.

气氛又僵了起來.竺青半开玩笑似的说:“小小.别人也就算了.我们一起长大.你连我都不认得了.这可真让人伤心.”

颜筱梓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颜筱梓点点头.又摇摇头.神情迷茫至极.“是云歌告诉我我叫小小.旁的.我什么也记不起了.”

“果然是云歌.”竺青眼中有愤然神色一闪而过.小时候他便隐瞒了自己皇子的身份.他们上过一次当.却又信了他第二次.如今看來.那次调遣两万兵马给他们.只怕也是有目的的.

竺青记得.那时云歌曾提出一个条件.而颜筱梓在不问明的情况下就答应了.

他眉头深深皱起來.看着眼前一无所知的颜筱梓.她仍是他熟悉无比的样子.甚至连发型也沒有改变.可她偏偏又成了一个陌生的姑娘.那场坠崖剥离了她的记忆.也斩断了他们之间最亲密的纽带.

此刻他反倒庆幸.颜筱梓是不记得了.否则以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性子.难免又要着了云歌的道.答应他无理的要求.

一旁沉默已久的程复突然开口.语气里带了三分笑意七分认真.“韩无期.比试的机会又來了.帮她恢复记忆.你定个时间.”

韩无期静默地看着她.像是完全沒有听到他的话.良久.他看着颜筱梓说:“这里有些闷.跟我一起去后院坐会.可以吗.”

颜筱梓与他对视.他的眼神太过坦荡.几乎是立刻.她就想答应他.可她还是犹豫了一会.轻轻点了点头.

程复扼腕叹息.“得.这都是命.”

关于过去.云歌语焉不详一语带过.颜筱梓便也沒想着问.可如今碰到了这样的事.回想起自己方才面对他时的反应.她也生了些好奇之心.跟着他來到后院.原本以为他是要提那些被她遗忘的事.可他只不慌不忙邀请她坐下.亲手给她倒了杯茶水.然后去厨房鼓捣了一阵.端出一盘糕点來.

“尝尝.”

颜筱梓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道:“万一有毒怎么办.”

韩无期一愣.自己拈起一块几口吃完.将手心摊给她看.“现在放心了.”

颜筱梓挑眉笑笑.从盘子里拿了一块.这糕点很精致.入口甘甜.却又甜而不腻.只尝了一口.她便忍不住食指大动.一口气吃了两三块.

“这什么点心.真好吃.”

韩无期看着她并不优雅的吃相.唇角弧度加深.意有所指道:“从前有个人做过一盒糕点给我吃.后來我重新做了一份.让她”他顿了顿.接着道:“真切感受一下差距.”

颜筱梓沒心沒肺又吃了一块.点评道:“你真自恋.”

话一说完.他刚才说的话像过电一样在心里过了一遍.“让你真切感受一下差距.”这话.好像也有人对她说过.

她沉默片刻.拍拍手.认真看着他道:“你直接说吧.关于我的.以前的事.”

韩无期笑.“我说的.你就信.”

颜筱梓挑眉.“你说了.我才能判断信不信.”

韩无期唇角的笑越发的深.“你是我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带回來的妻子.”

颜筱梓瞪大了眼.真是好得很.云歌在他醒來时说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如今这个人干脆说她是他娶过门的妻子.

“我真名叫什么.”

韩无期抚了抚杯壁.道:“颜筱梓.不过我更喜欢你另一个名字.竺幽.”

“你呢.”

“韩无期.”

“后会无期.”颜筱梓笑.眉眼弯弯.对面的男子却突然神色一僵.随即放松下來.“我不想听到这四个字.”

“哦……”颜筱梓挠挠头.沉默了一下.

这个午后.因这意外的相逢有了特殊的意义.韩无期并未说太多.他一双眼总是沉默地看着她.令她有些不自在.却并不排斥.那样的一双眼.包含了太多情绪.她看不懂.只觉得胸腔的位置涩涩的.眼前这个人说的任何话.她好像都信.可偏偏记忆无所依着.人不应被直觉左右.她在萧城已生活了一年.不能随心所欲因这只字片语判断什么事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