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师问罪

棣芝苑.

颜筱梓又一次睡到日上中天才起床.刚用过午饭.府里的管事林伯就径直來找她.表情是少见的紧张.

下人麻利地收拾着碗筷.颜筱梓看着他的表情严肃地过分.乐了.“林伯.可从沒见过你这样紧张啊.发生什么事了.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颜筱梓跟下人们玩闹惯了.从不端着主子的架子.因此林伯他们也习惯了她的说话方式.可眼下林伯怎能不急.施念乃龚大将军的夫人.龚将军的侄女龚浅一年多前与二皇子定下的亲事.圣上钦点的.如今施念莫名來了他们这小宅子.知道事情真相的他自然捏了一把汗.他已派人去通知了二皇子.但总不能一直将将军夫人晾在前边儿.只好硬着头皮來请出小小姑娘.

“姑娘.龚将军的夫人來了.”

颜筱梓唇边笑容一顿.想起了那日在云歌府上见到的那华服女子.有一个影影绰绰的影像一闪而过.她沒能抓牢.下意识地问:“來找我.”

林伯点头.在颜筱梓刚醒來的时候云歌就对她说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子.如今人家正牌妻子的娘家人找上门了.小小姑娘这.他是说还是不说.

颜筱梓又问:“还有别人么.”

林伯摇摇头.有些疑惑.犹疑着问:“姑娘可是……见过将军夫人了.”

颜筱梓点点头.“那日我去云歌府上找他.正巧碰上这位将军夫人和龚浅.”看着林伯显然震惊的脸色.她继续道:“云歌已经跟我都说了.你不必担忧.”

说着已起了身.径直向前厅走.

林伯连忙跟上.这形势变换太快.他捏了把汗.走在她身侧由衷道:“姑娘既然都已知道了.这位夫人恐怕來者不善.姑娘说话可仔细着点.二皇子很快就到了.”

颜筱梓撇撇嘴示意知道了.几个大步.人已跨入了前厅.

施念闻声转过头來.锐利的眼神扫过她.嘴角噙着笑.笑意不达眼底.

眼神相撞.颜筱梓又出现了那种诡异的熟悉感.

这么想着.嘴上就自然而然说出來了.“夫人.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施念唇角勾起一抹无可挑剔的笑.也不介意她的无礼.淡淡道:“姑娘年纪轻轻.记性却不大好.我们不是才在云歌府上见过.”

颜筱梓抿了唇.她自然记得.但她问的却不是这个.

林伯适时站出來.吩咐下人换上新鲜的茶水和糕点.恭敬道:“夫人此番前來.不知是否有什么事.”

施念眼角微挑.斜了他一眼.直接道:“我与这位小小姑娘有些话要说.”言下之意.闲人皆退散.

林伯这回是真的着了慌.面上不动声色地客套了几句.带着人退下.吩咐人去府门口守着二皇子來.自己站在门外.预备一有什么情况也好应付.

颜筱梓抬眼看她.笑得无害.整个人像是置身事外.完全沒有介意刚才的情况.执拗地问:“夫人.我总觉得.在此之前我们应该还见过.”

施念微怔.面前的女子有着闭月羞花之貌.说这话时眼睛也坦然地看着她.丝毫沒有作假的嫌疑.也不像是在刻意套近乎.敛了些许锋芒之色.顺着她的话道:“哦.我不大记得了.姑娘可否告知一二.”

颜筱梓却摇摇头.“抱歉.我只是觉得夫人很眼熟.至于以前的事……我出过一场意外.醒來后就全不记得了.”

施念侧眸看她许久.她十分苦恼的样子.倒真像是什么也记不得了.

“听府中人都喊你小小姑娘.不知姑娘真名是.”

颜筱梓苦恼地摇摇头.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这个我也不记得了……还是云歌告诉我.我叫小小.”

“所以.姑娘的家世也都不记得了.受了伤为云歌所救.就堂而皇之地在他别院中住下.也不准备走了.”

颜筱梓一愣.面前的女人眼中锋芒太盛.妆容精致的一张脸.偏偏却有这样凌厉的神色.

见她不答.施念接着道:“你可知道.云歌是有未婚妻的.”她眼中渐渐浮起玩味的笑.“还是即便做小也无所谓.借着失忆的由头死赖在云歌身边.期待着有一日飞上枝头当凤凰.”

颜筱梓闻言.只是平静地与她对视.良久.她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我是小辈.无论从辈分还是身份上而言按理都不该和夫人顶嘴.但夫人如此问.我便也坦然回答.我失忆一事.千真万确.夫人若是不信我也沒什么好方法.但说到做小.”她顿了顿.唇角的笑容愈发大了些.“我是绝不愿与他人共享一个夫君的.夫人大可不必担心.关于我的身份.我的名字.本就都是云歌告诉我.夫人这样聪明.自然知道并不是我有意赖在这.”

云歌赶到的时候.正巧听到颜筱梓这么慷慨激昂的一番话.室内倒是静了下來.他心头有一阵苦涩上涌.哽在喉头.上不去下不來的.十分难受.

就听施念施施然开口:“姑娘若真是这样心高气傲之人.倒是真叫施念佩服.但在胧月国.订了亲也便等同于成婚.为了避嫌.姑娘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话音刚落.门倏地被推开.屋内的两人齐齐看向门口.云歌冷着脸逆光站着.全然沒了平日的温润.

施念看了颜筱梓一眼.心中已有了计较.与她说话时倒是冠冕堂皇.原來偷偷地早派人去通知了云歌.也罢.今日就将此事拿到台面上.说个清楚吧.

“歌儿.方才我在你这棣芝苑参观了一会.格局不错.日后与浅浅成了婚.难免也要來小住几日.这闲杂人等.还是搬出去为妙.”

说话间.一双凤眼有意无意瞟了颜筱梓几眼.

颜筱梓抿了唇.看到云歌來.眼睛倒是亮了几分.

云歌看了颜筱梓一眼.这才转头看向施念.“夫人未免管得太宽了.既然夫人有意追究.今日云歌就与你说句真话.小小是我心尖上的人.我既然将她留在这棣芝苑.就不会让她走.而我既然与龚浅定下了婚约.夫人若真是为她好.便不该在这样的时候來管别人的家事.”

施念脸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云歌.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云歌走到颜筱梓身旁.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忽略了她陡然变得僵硬的反应.唇角勾起了惯常温润的笑.“夫人该不会不清楚.朝堂上的合作.本就是利益对等下的妥协.我既已让了一步.夫人实在不该咄咄逼人.”

施念只觉胸腔内有股火在烧.视线落到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不怒反笑:“可是这位小小姑娘方才说了.她绝不会与别人共享一个夫君.这话.二皇子总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云歌温柔地看着颜筱梓.头也不抬道:“这是我的家事.不牢夫人费心.”

施念愤然.拂袖而去.

颜筱梓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出來.有些尴尬道:“云歌.以前的事我可以不问.可如今的状况.我还是搬出去吧.”

云歌眸中有复杂情绪渐渐沉淀下來.直直看着她道:“小小.我若真娶了别人.你当如何.”

颜筱梓咬了咬唇.思考了一会.“云歌.你是我醒來之后第一个认识的人.我知道你有你的抱负.实在不该为了我得罪权贵.若真有了那一日.你便将我的身世告诉我吧.”她笑着撒娇.“再给我一笔盘缠.我沒有路费呀.”

眼前是她如花的笑颜.云歌的一颗心却沉沉坠了下去.是该有多么的无谓.才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说要放手.

“一年了.你当真.对我就沒有半分情意.”他忍不住扣住她的肩.深深地看着她.像是要看穿她的心思.

颜筱梓不自在地挣了挣.眼前的云歌太过陌生.他向來就是温润如玉的模样.何曾有过这一面.

可她确实也很无辜.自己在这胧月国举目无亲.唯一认识的人都在这府里了.当初云歌说她是他的未婚妻子.别的却什么也不肯说.自己信了.也选择了不问.够懂事了吧.至于感情.总不能要求她一个失忆的人來演什么非君不可的桥段吧.

本想着.慢慢培养感情自然会好.可如今她已知道了云歌的未婚妻另有其人.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他金屋藏的娇.即便是这样.云歌说要给他些时间.她还是选择了不问.够大方了吧.可眼下他却又一副不满的样子來质问她.难道自己就该表现出一个妒妇的样子才是对的.

想了想.她勾起唇角.眉眼弯弯看着云歌.语气软糯道:“云歌~”

云歌放了手.狠狠一闭眼.怪自己一时失态.既然早说好了不逼她.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如今她尴尬的身份说到底也是因为自己.待自己将一切安排妥当了.自然能与她细水长流.想到这.他也不别扭了.顺着她的语气笑道:“匆匆忙忙赶过來.午饭还沒吃.你吃了沒.”

颜筱梓赧然.“刚吃完……”

云歌笑得无奈.“那便陪我再吃些.”

颜筱梓:“啊.好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