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端王妃

“歌儿.”那华服女子转头看向云歌.眉目间染了笑意.只是极浅淡.这一幕落在颜筱梓眼中.竟觉自然无比.仿佛眼前这个女子就该是如此疏淡的性格.这想法一冒出來.她自己被惊了一惊.那女子已开口:“不知这位姑娘是.”

颜筱梓看向云歌.他似沉吟了片刻.转头对女子说:“夫人.此事说來话长.不如进府再说.”

颜筱梓在花园中百无聊赖闲逛了许久.云歌才从会客厅出來.

她迎上去.手指无意识地绕着垂在肩头的发丝道:“你对她们说了什么.为什么要避开我.”

云歌深切地将她望住.沉吟片刻.却也并不打算隐瞒.坦诚道:“我对她们说你是我救回來的人.里面的是护国将军夫人.”

颜筱梓一对秀眉皱得越发深.“那另一个呢.我听你叫她浅浅.亲切得很.”

“她是父皇为我指定的未婚妻.”

颜筱梓惊得睁大了眼.“云歌.你不是说我才是……”

云歌按住她的肩头.眉目间染了几分少有的紧张.语速也加快了些.“小小.你记得我先前与你说过你家里出了些变故.现在我还不方便对你言明.但你要信我.那门亲事我不会认.我心中的妻子.只有你一人.再给我些时间.我会解决好一切.”

颜筱梓撇撇嘴.低着头像在思考.最终什么也沒问.

云歌眸色沉沉看着她.他并不知她会突然來找他.以至于什么都沒布置.偏施念赶巧携着龚将军的侄女龚浅來此.人世间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令人始料未及.

可他此刻.想从颜筱梓脸上看出些嫉妒的神色.他仔细观察着她的每一个表情.面前的女子却突然抬眼看他.无谓地笑了一声.道:“那我先回去了.”

那么乖巧的语气.那么顺从的神情.

云歌眼中划过一丝黯然.随即被他遮掩过去.温柔地点了点头.

颜筱梓一路走出府.这才捂着不安分的肚子嘀咕:“出來好久了.好饿.赶快回去吃小红做的菜.”

想到那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不由得加快了步子.走到府门口.小红正忙不迭地走來走去.她偷偷从背后走上前.手搭在她肩上.冷不丁地大喊一声.小红被吓得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一大步.待看清是她.脸上有恍然.有激动.有嗔怪.精彩得很.

“姑娘.你吓死我了.”

颜筱梓上前嘻嘻笑.一手挽着她的胳膊一手摸着肚子.撒娇道:“小红.我肚子好饿.快做点好吃的给我.”

小红看着她笑得无奈.这样玲珑剔透的一个姑娘.难怪会让二皇子这样放不下.

那厢颜筱梓很快告辞.这厢施念却并未就此相信云歌的说辞.她坐在会客厅中与云歌闲话些家常.看着自家侄女龚浅一副微赧的样子低着头.时不时地抬头看向云歌.脸上便腾起一阵红云.施念漫不经心地凉着手中的茶.心中却不经意地几度想起方才那姑娘.

红衣乌发.长得委实好看了些.威胁也委实大了些.

她抬眸看向云歌谈笑风生的脸.再看看自家侄女一颗心都贴了上去的娇羞样.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

若不是为了拉拢龚成.这门亲事云歌想必是不会答应的.只可惜龚浅一颗心被他吃得死死的.怕是什么也看不清了.可她作为龚浅的婶婶.却不能就这样姑息.她眸中渐渐有寒光汇聚.嘴角却始终噙着笑.

云歌盛情邀二人留下吃饭.施念借口府中还有事.独自离去.临走前笑着调侃.定要云歌将龚浅毫发无损地送回将军府.

云歌笑着应了.云淡风轻的笑容.看得龚浅又是一阵恍惚.

施念坐回马车.车轱辘开始平稳地滚动.想了想.掀起帘子一角.唤过身旁跟着轿子的婢女沉声吩咐:“找人去查清楚那位小小姑娘的底细.越详细越好.”

再放下帘子.施念闭目养神.沒再开口.

若是云歌早一些知道这二人的关联.必会想尽办法避开他们的接触.很多年以后.他每每想起來.都觉得心里烦闷.可命运从來都不会因个人的喜好而改变其运行轨迹.冥冥之中.早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一切安排妥当.

韩无期与程复竺青二人会合之后.直接赶去了胧月国的都城.萧城.

他将自己的想法一说.与竺青不谋而合.

而竺青简单说了与云歌的渊源.三个人聚头商量了一阵.都觉得颜筱梓还活着的可能性极大.但竺青也坦言.云歌此人心思深不可测.若真是他将小小带走.那么他将小小放在哪里都是说不准的.

偌大一个胧月国.茫茫人海之中寻一人.机会又何其渺茫.

最后在韩无期的坚持下.三人决定先去萧城碰碰运气.

因竺青与云歌曾有过密切的來往.韩无期对他做了详尽的易容.

在此事上.程复略显兴奋.一直想自己尝试.韩无期磨不过他.只好答应两人各试一次.最终效果由竺青自己决定用哪个.

程复心想.易容易容.自然是要与本人不同才好.竺青既是怕被认出來.那他便将效果做得与他本來相貌大相径庭.总不会有错.

这样想着.最后两人各自做好了人皮面具.竺青一一试了效果.程复给他做的是一张络腮胡子的脸.粗犷而老实.与他本來相貌确实大相径庭.但也着实丑了些.

而韩无期则是在他原來面貌上稍做了些改动.多是细微之处的改变.偏偏那么多细节处的不同.塑造了完全不同的一张脸.仍是潇洒倜傥.一派风流的样子.

竺青很满意.当下拍板定下了要用韩无期的那张.程复闻言.满脸幽怨地看看自己手中的面具再看看竺青.最后眼风一扫韩无期.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又输了.

而韩无期也给自己做了一张人皮面具.毕竟韩挚独子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有心人若要去查自然不是难事.他们需要万全.

程复对此嗤之以鼻.“既然都要易容.还拉我來作甚.”

韩无期淡淡看他一眼.“相比于制造假的來历.借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胧月国国土上调查要容易得多.”

程复眼看就要炸毛.韩无期又淡淡道:“况且.你不是让竺幽答应了你让我陪你比试的.难得的机会.你要浪费.”

程复默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看着韩无期默默腹诽:“等我真的战胜你那一日.定要羞辱得你无地自容.”

宋齐与胧月两国之间并无严格的限制出入境规定.与宋齐相似.胧月国也有类似的‘江湖与朝堂两不相干’的规定.因此只要不是涉及朝堂事务.寻常的通商之类都是不受限制的.

三人很顺利地通过边境.直达萧城.

医仙堂在胧月国的分号设立第一天.就打出了‘开业前两日不限病号数.价格减半’的旗号.不过半日的功夫.医馆门前已排起了长队.看得其他几个医馆分外眼红.

虽大多数人未去过宋齐国.但到底还是有些传言传过來.程复的医仙堂便是其中之一.

在宋齐江湖.仅居于百草谷之下.在医术大会拿下第二的名次.这些已足够掀起一场风浪.自然就有八卦的人说明.这宋齐的百草谷和医仙堂每日都是限制看诊人数的.这不限人数的规定.可是宋齐国的人想也想不來的运气.要好好把握才好.

医仙堂的名气如此之大.竟很轻松就从其他医馆挖了几个墙角过來.这让程复无比欣慰.而韩无期主动揽了大半的活.只将疑难杂症留给他.无形中默认了程复医术比他高这一点.这些一向只存在于程复臆想中.如今竟一一得以实现.程复看诊时几乎笑得嘴都合不拢.萧城百姓纷纷传言.新來的那个宋齐国的大夫不但医术高明.态度也极好.对待每一个病人都挂着柔和的笑容.当真是医者仁心啊.

于是第二日.医仙堂的排队人数排满了整条街道.盛况空前.

这一热度在今后几日也继续了下去.每日都有人早早來抢那有限的几个名额.即便是偶感风寒这样的小病.也有人特地一大早就來抢号.惹得其他几家医馆抱怨纷纷.

程复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萧城百姓真是识货啊.

唯一的不足也许就在于.颜筱梓还是沒有任何音信.

韩无期面对繁华的街道站着.來往不绝的人.沒有一张是他熟悉的容颜.

竺幽.你到底在哪里.

萧城.将军府.

施念听着婢女的汇报.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叩着红木躺椅的扶手.眉头微蹙.

查了这许多日.除了那丫头一年前被云歌带回府.现居云歌在萧城的一处别院.竟再查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了.看來云歌对她保护得实在够好.

久等无果.她施念从來不是好相与的主.当下站起身.吩咐道:“摆驾棠芝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