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

回了屋.他将信鸽从笼子里放出.这是竺青养的.因他出门在外.为了方便通信.让他带了一只.幸而前几日送完信已经回來了.

他草草写下几行字.将信卷好放进金属的卷筒中.绑在信鸽脚上一拍.信鸽已展翅飞出窗外.

无论这件事与胧月国有沒有关联.他都必须走一趟.

竺青收到信已是两日后.沈陌璃站在他身侧看着他手里的纸条.疑惑道:“师兄要去胧月国.还让你去找程复.为何.”

竺青皱眉思忖片刻.转身对她道:“应当是有了小小的消息.我这便走一趟医仙堂.你在谷中.照顾好自己.”

沈陌璃点头.看着他未作任何停顿便去收拾衣物.心里有些酸涩.却又有些期待.

颜筱梓消失了一年.师兄再也沒回过百草谷.而竺青虽代替他守在这.却也时不时地外出.他们每个人都在为颜筱梓而忙碌.可是这一次.真的会有收获吗.

千里之外的程复.无端地打了个喷嚏.

这一年來.因沒了韩无期坐镇百草谷.虽有傅秋一力支撑.到底还是名声小了些.作为百草谷最大的竞争对手.他可以算是得益最大的人.

可偏偏.他就是高兴不起來.

时不时地想起那段随军远征的日子.再对比如今安然的生活.刚刚燃起的热血便会冷却下來.程复整日蔫蔫的.也不钻研医术了.胜负心也少了许多.

想起來就郁闷.说好的成功呢.说好的让他成为天下第一呢.还有最重要的.说好的把韩无期抓來每日陪他比试呢.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女人的话果然不可信.

可是那个死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活着啊.

程复心里隐隐地有些期待.或许有一日.韩无期真的能将她带回來.

这一日程复刚吃过午饭.有下属來通报.说是竺青來了.

他嘴里的一口水险些就喷了出來.

上一次有这样的情况.是竺幽那个死女人假借竺青的名义來骗他入伙.这一次又是竺青.难不成那死女人真的还活着.

他有些激动.顾不上摆架子.火急火燎地就走出门去.

谷口果然立着个人.一身天青色纱袍.身形颀长.竟真的是竺青.

程复有些失望.但仍是走上前细细看他.

竺青抱拳道:“程兄.好久不见.”

程复阴沉沉地笑了一声.道:“确实好久不见.不知竺兄当日.是去了何处.”

竺青有些无奈.这人嘴上总是埋怨颜筱梓.其实是打心眼里愿意追随她的吧.不然也不会隔了那么久还用这样的语气问他当年的事.

那么明显不爽的语气.不是为小小打抱不平又是什么.

“程兄不先请我进去坐会.”

程复瞥他一眼.不甘不愿地带了他进去.

“事情就是这样.”竺青喝了口水.既是來请人帮忙的.他自然要拿出最大的诚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意识到程复的立场.他放下了许多防备.

程复听着他细致说明了当年的事.虽语气好了些.但仍是有些耿耿于怀.良久.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当年那样的转折.即便有你.事情也不见得会有好转.只可惜了她……”他顿住.不再说下去.意识到自己情绪外露.他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两声.凉凉问道:“竺兄今日來不会是为了叙旧吧.”

竺青似笑非笑看着他.“程兄明明很担心小小.为何遮遮掩掩.”

程复炸了毛.“谁担心她了.我不过是记恨那死女人说话不算话.答应我的事全部作废.害我白白跟着她吃了那么多苦.”

竺青依旧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一脸“你别狡辩了”的神情.

程复不耐烦.道:“有话就说.扯那些干嘛.”

竺青这才正经道:“或许.小小还活着.”

程复脸上神色一敛.道:“当真.”

竺青点点头.

半柱香后.

“程兄.考虑得怎么样了.”

程复有些纠结.

听他说颜筱梓仍然活着时.虽百般否认.但他确实有些开心.他将这种心情归结于别人欠自己的债终于要收回來了.

而竺青随后将事情的來龙去脉说了个明白.言下之意.竟是要他千里迢迢跑去胧月国.跟着他们找人.

至于好处.韩无期说甘愿每日陪他比试.

这样诱人的条件啊.程复几乎立刻就心动了.可是联想起上一次.竺幽也是坐在这里.信誓旦旦答应了他一堆条件.骗得他乐颠颠地去了那个劳什子军队给他们做军医.想他程复一世英名.竟还被连累受了一回牢狱之灾.虽然最后被放了.他依然很不爽.

而这次换了韩无期.他真有那么好心.若是又骗他呢.屡次遭到戏耍的程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见他不说话.竺青适时开口:“这是韩兄特别交代我的.他说整个宋齐.除了你程复再找不出第二个适合的人.”说完这话.他明显看到了程复表情的松动.

韩无期当真这么说.这评价可够高的呀.

竺青接着道:“依我看來也是.毕竟程兄你也知道.韩兄乃韩挚将军之子.若是贸然跑去胧月国开个医馆.难免有人会将他认出來.届时不但寻不回小小.反而容易将自己搭进去.若是有了程兄帮忙就不一样了.程兄乃江湖人士.与朝堂毫无干系.即便因盛名在外被人认出來.”竺青顿了顿.很满意地见到程复脸上的表情又松动了一些.接着道:“即便盛名在外被人认出來.宋齐国与胧月国少有战事.更何况大夫医者仁心.即便跨境.不过是将你程大夫的名声传得更远些.”

那么多好处摆在眼前.他就不信程复不心动.

果然程复似挣扎了一番.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拍板道:“好.既然竺兄如此盛情相邀.我程复也不是不讲义气之人.这便随你走一遭.”

竺青又赞扬了他几声.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出事后.竺青试着去联络先前从云歌那里借的两万人.却发现他们已不见了踪影.事后他问了云歌.后者听闻颜筱梓坠崖的消息悲痛万分.那么明显的悲痛之下.他自然也不好再问出类似他有沒有偷偷将小小带走这样的话.

在竺青的印象中.云歌对小小.并不是简单的儿时旧识情分.当日兵变.他将自己的人马召回去无可厚非.而他那样悲痛的表情.似乎也不是装出來的.因此他就沒往这方面想过.可如今想起來.他云歌若是真的对小小的事毫不知情.凭他对小小的感情.为何在听闻小小失败时只是第一时间召回了自己的人马.而沒有來找他打听小小的消息.却要等他去联系才做出刚刚知道的样子.

这并不寻常.于是下意识地.就有了些怀疑.而那种怀疑.与韩无期送來那信件时说的猜测不谋而合.

云歌.有问題.

这厢.颜筱梓在棠芝苑闷了几日.便又开始闲得发慌.云歌好几日沒來.她便谁也沒知会.偷偷溜出门径直去了他府上.

先前她曾问过云歌.自己与他既是未婚夫妻.为何她要住在他的别院里.

云歌的回答是.两人虽定了婚约.可她家里临时出了些变故.她不得已才被接到云歌别院中.等待完婚.

好奇宝宝颜筱梓随即问:“那究竟是什么变故.”

云歌深深看她一眼.摸了摸她的头发.在感觉到她身子一僵时适时放开.道:“小小.有些事我现在不方便对你说明.但你要信我.等我做完一些事.就将这些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颜筱梓被他那正义凛然的眼神所折服.再加上自己对忘记的事确实沒那么大的兴趣.就这么被敷衍过去了.

如今她对云歌的了解并不多.除了他是胧月国二皇子.自己与他有婚约之外.就沒有别的了.

女人有时候心大起來.当真是让男人好轻松.

远远地便看见了端王府这三个大字.颜筱梓信步走过去.门口的守卫很尽职.当即便将她拦了下來.

颜筱梓笑着说:“我是未來的端王妃.你们不认得我吗.”

那两个守卫对望一眼.这女子长相确实不凡.神情也坦荡至极.不似坑蒙拐骗之徒.可问題是.未來的端王妃并不长这样啊.

到底是她长得太过娇艳.那守卫思忖了一下.道:“姑娘请在此等候.容小的进去通报一声.”

颜筱梓点头说好.与剩下那守卫大眼瞪小眼对看了一会.那守卫不自觉地就脸红了.不自在地将头转向了别处.

颜筱梓觉得不好玩.正低头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辆马车远远驶了过來.

颜筱梓往府门口靠了靠.为那马车让开道.却见那马车在府门口停了下來.

两侧跟着几个侍从.站在车边一副‘生人勿近’的冷冽嘴脸.

随后.一旁的丫鬟掀开轿帘.将车里的两个人迎了下來.

两个女子.

当先的一个姿容甚好.衣着华美.只是往那一站便自成一道风景.那女子缓缓转身.视线与颜筱梓对上.

颜筱梓觉得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眼前这人她从未见过.却偏偏给了她很熟悉的感觉.她绞尽脑汁想着.那女子已走上前來.

“你是何人.”

声音婉转如莺啼.偏偏带了几分冷沉.

颜筱梓下意识地皱眉.刚要开口.门口突然传來了熟悉的声音.

“夫人.”那声音一顿.接着道:“浅浅.”

颜筱梓抬头望向王府门口.云歌长身玉立站在那里.似极不经意瞟了她一眼.眉目温润依旧.波澜不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