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

颜靖轩派人在附近搜索了整整三日.可颜筱梓就如同从未存在过.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韩无期就静静地坐在悬崖口.看下面黑沉沉的.一眼望不到底.那个面容生动的女子.就从这里坠下.他甚至沒來得及与她说上最后一句话.

他嘴角扯起一抹笑.苦涩自胸臆弥漫开來.全身疼得微微发颤.

“你终究还是这样心狠.舍得下所有人.舍得下我.”他低喃.眼角酸涩.仰起头生生止住了眼眶的湿意.那日后來.圣武帝亲自赶了过來.在听到这个噩耗后身子一颤便倒了下去.他就在近旁.及时施救.将他救了回來.圣武帝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凄怆.韩无期心酸地与他对视.读懂了那个王者的眼神.

那是一个父亲.在白发人送黑发人之际最深沉的绝望.

五日后.宋齐国为颜筱梓举办了盛大的葬礼.以公主的名义立了个衣冠冢.葬于皇陵之内.韩无期在她常穿的绛红色衣裙面前立了许久.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掉.再也沒有回头.

这场宋齐立国以來最大规模的起兵.因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被圣武帝压了下去.依照颜筱梓的遗愿.五万人悉数释放.发放回祖籍地.且在各个官府留了案底.再不得入皇城.

程复属于编外人员.一开始颜筱梓便答应了隐瞒他的身份.因此并沒有得到相同待遇.恢复自由身那一日.五万人朝着皇陵的方向齐齐下跪.偌大的皇宫外.一众黑压压的虔诚表情.连同那位曾给宋齐国掀起巨大风波.又芳华早逝的公主.成了宋齐国此后很多年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竺青在颜筱梓葬礼那日终于现身.出殡那日.他就跪在皇城之外.以额触地.眼中水泽一滴滴滚落地面.清俊的面容涌起巨大的悲伤.

但无论如何.逝者已矣.

离开皇城前.圣武帝召见了韩无期.

他坐在高位.居高临下看着这个与女儿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纠葛的男子.沉沉叹了口气.道:“孩子.你不要怪她.”

韩无期垂眸.声音波澜不惊.“我不怪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见到她.我不会放弃.”

圣武帝沉沉叹了口气.

年轻人的爱情总是这样.他想.他是真的老了.

此后.韩无期开始在宋齐国各处行医.每到一个地方便开个简单的医馆.只停留短暂几日.在沒有打探到颜筱梓任何消息后毫不犹豫地离开.再奔赴下一个地点.

一年时光.匆匆而过.

这一年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圣武帝年事已高.在经历女儿失而复得又再度失去之后日渐苍老.提前将皇位传给了太子颜靖轩.只在幕后给予指导.

程复回到了医仙堂.依旧制药行医.但每每想起那个女子.心中总是唏嘘无限.

傅秋回了百草谷.在韩无期离开后接任行医事务.沈陌璃也开始全心学习医术.竺青也去了百草谷.照料母女两人的日常.每隔十天半月出一趟远门.去看望韩无期.顺便打听颜筱梓的消息.

日子一天天的过.一年时光悄然而逝.那个纵身而下的人.始终沒有音讯.

这日竺青停在韩无期暂时居住的小屋内.怔怔望着窗外.长久的沉默后.对韩无期道:“今日是她的生辰.”

韩无期停了手中的笔.顺着他的视线望出去.目之所及一片萧索.像极他此时的心情.

回身看着目光茫然的韩无期.竺青低低叹了口气.道:“你有沒有想过.如果她真的……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韩无期垂眸.声音里透出几分萧索.“我说过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一日未來.我不做他想.”

窗外有雪飘落下來.初始极细小.渐渐地雪势转大.被凛冽的寒风吹着.如同破败的棉絮.飘得漫天满地一片雪白.

同一日.胧月国.萧城.

雪花自天空飘落而下.作为胧月国的皇都.萧城位置偏南.极少有这样的大雪.天色虽暗沉.出來看雪景的人却不少.

一个穿着厚厚对襟棉袄的丫鬟焦急地追在前面那女子身后.口中不停喊着:“小小姑娘.你走慢些.路滑小心别摔了.”因脚程不及前面那人快.两人的距离越拉越大.她急得眼都红了.前面那女子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忙紧着几步上前.气喘吁吁站在她身侧.

女子仰面看着纷纷落落的雪花.虽有绯红色锦袍罩着.仍显得身材纤细.领口处一圈厚厚的貂毛衬得她肤若凝脂的脸越发娇小.此刻她认真看着半空坠落而下的雪花.唇角不自觉溢出柔暖的笑.露出颊边两个深深的酒窝.丫鬟站在她身侧.即便同为女子.也觉得移不开视线.

“小红.这雪好美啊.”女子由衷感叹.眼眸轻轻闭合.任薄雪落在她眉间.沁人心脾的凉.

被她的好心情感染.小红也笑出声.四顾着道:“萧城还是难得有这样大的雪.姑娘运气好.正好赶上了.”片刻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急急道:“姑娘还是快些回府吧.今日姑娘生辰.公子说了要來府里的.雪天冰寒.不宜在外久待.冻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女子闻言低下头.目光落到面前的丫鬟脸上.笑着应了声好.

今日她生辰.云歌定会來为她庆生的.她见了雪一时太过激动.竟给忘了.

回身跑向府邸.惹得小红又在身后不住地喊她慢一些.她这回听到了.真的就停下來等了她一会.随后冲她一笑.拉起她的手飞奔在雪地中.

这是胧月国二皇子云歌在萧城的别院.坐落在一处清清静静的街道.取了个极雅致的名字:“棣芝苑”.颜筱梓自两年前醒來时便在这处.府中下人皆是云歌从圣上御赐的府邸中拨过來的人.自小便照顾他的.被拨过來时自然也心知肚明.这位姑娘.绝对不是等闲人等.因此伺候得越发尽心.

还未到府门口.远远便看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而云歌就披着深紫色的锦袍站在门口屋檐下.温文尔雅的一张脸.浑然天成的贵胄气息.

“云歌.”颜筱梓放开了小红的手.冲着前面那人飞奔过去.到了近前才堪堪停下.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

云歌伸手拂去她发上的雪.笑得宠溺.本就俊雅的一张脸柔和得似能滴出水來.声音不轻不重.偏偏让人能暖到心里.“怎么跑这么急.雪天路滑.摔了可怎么是好.”

颜筱梓任凭他动作轻柔地拂去她发上的落雪.又为她拢了拢领子.沒心沒肺地笑着回:“你真是和小红越來越像啦.”

云歌闻言挑眉看了一眼一旁终于跑过來的小红.就听颜筱梓在耳旁笑得欢畅.“一样的唠叨.看來该改口喊你云老妈子啦.”

云歌抿唇笑得无奈.一旁陪着的下人也捂着嘴偷笑.这世上敢喊他们家公子‘老妈子’的.恐怕也就眼前这位小小姑娘了.

一路进了府.下人上了一桌丰盛的菜后便知趣退下.只留下两个人对坐.

颜筱梓看了一眼一桌的菜色.好奇道:“这些菜平时沒怎么见过呀.是哪里的菜.”

云歌不动声色.依旧笑得温柔.“我府上新來了个厨子.从宋齐国來的.我觉得做的菜不错.便想着带过來让你尝尝.”

说话间.颜筱梓已动了筷子.夹了菜放进口中咀嚼.只是一口.美得眉眼都弯起來.因口中含了食物.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好吃.”又一一试了别的菜色.竟是意外的对她胃口.

“改日把你那厨子借我两天.这菜做得太好了.宋齐国的人品味甚佳呀.”

云歌笑着看她.不语.

酒足饭饱.颜筱梓自觉伸手.一双杏目眨巴眨巴看着他.

云歌会意.勾唇一笑.拍了拍手.门被人从外打开.一个侍从托着个乌木盒子走了进來.

颜筱梓看了云歌一眼.得到他鼓励的眼神后起身.揭开盒子.长长的盒子里装着一柄通体乌黑的软鞭.鞭身纹嵌几缕金丝.颜筱梓自盒内取出.忽然就似涌起某些熟悉的感觉.她说不上來.只本能般地轻轻一甩.鞭身应声甩出.软而不失刚劲.有金色光芒流动其上.颜筱梓眼中乍现惊艳.抚摸着鞭身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意味.

“喜欢吗.”云歌眼中含笑看着她.答案不言而喻.可他就是想听她亲口说.

“嗯.”颜筱梓猛点头.眼中光芒闪动.灼得他胸腔一滞.而后不可言喻的愉悦感向周身弥漫开來.云歌浅笑着看她.脑中莫名就想起之前在花都相见时她的样子.与现在一般无二的容颜.只是多了几分英气与爽朗.他一直想看她舞鞭.奈何这个愿望空置了这么久也未得以实现.

面前的她如同一张白纸.一年前她坠崖.他派去的两万兵马在他的命令下悄然集结在皇城内.预备从皇宫后方突围而上.起初得到消息说颜筱梓命那两万人马留守花都.抵御宋齐国剩余的兵力时.他便有隐隐不安的预感.一贯沉稳的他.终究是耐不住等待消息.亲自去了宋齐国.这两年來.他都很庆幸在对方的人之前找到了坠崖的她.

他想起她那时狼狈的样子.周身的盔甲已被树挂得七零八落.脸上也是大大小小布满了伤口.他抱着她.如同抱着一个破败的布偶.颜筱梓紧闭的双眼再也沒有昔日灵动的光彩.沒有任何迟疑地.他将她带走.在随行医师的陪同下.一路赶回了胧月国.

他那时真的以为.她会这样沉静地睡过去.

她昏迷了整整一月.而他因政务缠身.只在晚间得空过來彻夜守着她.

所幸.赶上了她醒來的时候.虽然她已什么都不记得.

看着此刻女子脸上满足的笑颜.云歌喟叹.只要如今她好好的在他面前.这已是最好的结果.至于其他的.他还有足够的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