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生死

“小小.快停下.”颜靖轩武功不及颜筱梓.眼见距离越來越远.无奈下大吼出声.可偏偏前面那人理也沒理.他只觉眼皮直跳.下意识地便使出了全部内力奋力追赶.父皇容忍她这么久.让她一步一步带着人攻入皇城.绝不是为了这样的结果.

一道阳光斜斜照射到皇陵入口.宽阔的神道两旁是两排整齐高大的常青树.在初春还透着些凉意的空气中展现出万分的活力.一步.两步.颜筱梓朝着皇陵急速而去.将身后的人远远拉开了距离.

她从未來过这里.却也知道.圣武帝将先帝及几大嫔妃葬在此处.给世人留了个兄友弟恭的好印象.

即便景致再好.她眼中仍是晦暗一片.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般麻木地动作着.离入口越近.心里越是烦乱.

若颜靖轩所言为真.那么面前皇陵中所葬之人.曾经那样亲切待她的父皇与母妃.过往的一切都成了幻影.十九年的人生被颠覆.自己所追求的.所执着的.全因那一番话成了笑话.

可若那是假的.她找不到立足点.她带着五万人直朝皇城而來.圣武帝只是静待她來.而方才出门时不经意的一瞥.当时不甚在意.如今回过味來.皇城内想是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有这样的把握在.他们何必骗她.

眼泪不自觉狂涌而出.视线模糊一片.她仍是麻木地飞跃.直到停在封死的皇陵门口.腿一软.她跌坐在地.再不能前进分毫.

“父皇……母妃……”颜筱梓眸中碎光涌动.手一遍遍抚着厚重的石门.将脸贴上去.冰冷的触感.并沒有给她带來任何慰藉.反倒是一颗心逐渐沉了下去.

皇宫内.

韩挚带领一众精兵维持着秩序.五万人已悉数拿下.等候发落.这一场风暴來得突然.所幸总算也沒酿成什么大的纰漏.

数日前.韩挚受圣武帝召见.他踌躇满志踏入崇元殿.满心以为圣武帝终于想通.然而当他单膝跪地等候吩咐时.圣武帝却淡然问他:“韩将军.小小曾在你府上住过些日子.若是抛开如今的局势.你怎样看她.”

韩挚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但仍是沉吟了一番开口:“外貌自不必说.作为一个女子而言.整个宋齐怕是少有人能在容貌上胜过她.”他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圣武帝.后者像是十分感兴趣.手指一下一下敲着龙座的扶手.“接着说.”

韩挚继续道:“末将惭愧.日前已从无期处验证.竺姑娘來我府上.确实是为了那军事布防图.是末将疏忽.”

圣武帝眸光沉沉.辨不出情绪.

韩挚想起圣武帝方才的问话.接着说:“若抛开如今的局势.竺姑娘不费一兵一卒从我这里盗走了图.其性格相当沉稳.且善用心机.再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她凭借区区五万人马自花都攻打到皇城.未伤及一人性命.这样的魄力.即便是我也望尘莫及.”

圣武帝似是轻笑了一声.圣意不可揣度.韩挚越发的疑惑.

就听高位上的那人探询般道:“韩将军.这样的一个女子.做你的儿媳可够格.”

韩挚心头一震.忍不住看向圣武帝.圣上的目光却投在不知名的远方.半晌.嘲讽般低笑了一声.仿佛方才那段对话从不曾存在过.

“抽调十万人來皇城.记住.务必动作要小.”

跟随他几十年养成的默契让韩挚一下子就明白了圣武帝的用意.他心头有豪情无声激荡起來.道了声好.便开始有条不紊地部署.

颜筱梓攻打皇城那一日.城门处几乎沒有做什么防守.

而徐海这内应.也早被查出.在徐海未发觉的情况下.他悄然将部分人马放进了宫中.一墙之隔的皇宫内外.十万大军整装待发.只待颜筱梓进來.

然而她毕竟是谨慎的.只将那五万人留在宫门口.自己孤身一人入内.韩挚躲在暗处.见颜筱梓进了崇元殿.遥遥打了个手势.十万人马一触即发.想到这里.他想起颜筱梓仍是钦佩.这样的一支队伍.不知她花了多少心血训练出來.若不是早有埋伏.且碍于颜筱梓那句狂妄的“不可伤一人性命”.在如此大的人数悬殊下.就连他也沒把握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他们一举擒拿.

脑中突然浮现出圣武帝当日看似不经意的那句“这样的一个女子.做你的儿媳可够格.”韩挚皱眉.圣上那句话必有深意.可他当真想在谋反这样的罪名之下.宽恕于她.甚至为她谋份好姻缘.他有些疑惑.之前圣武帝就一直不见有什么动作.直到颜筱梓入了皇城.他一直猜测.却一直也猜不出缘由.这样的宽容.是看在已故的先帝份上.还是另有隐情.

正思索着.身旁将士來报.一切已收整妥当.他点点头.欲入殿向圣上禀报.就听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远远传來.

“父亲.”

韩无期气喘吁吁穿过众人飞奔至他面前.众人碍于他的称呼沒敢拦.皆是面面相觑.

韩挚背对日光站着.看着眼前与自己几分相似的脸.几个月的时间.他竟憔悴成了这般模样.在得知颜筱梓的身份就是竺幽之后.他语重心长劝过他多次.可他每次都目光淡然.全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如今.终究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么……痴儿……

无声叹了口气.他淡问:“你怎么來了.兹事体大.你不便介入.快回去.”

韩无期眼眶有些红.比起前几日又瘦了一些.像是沒有听到他的话.急切地问:“她呢.”

韩挚皱眉.下意识地就要唤人來将他带走.可看着他这么憔悴的样子终究是不忍.耐着性子道:“她孤身一人进了宫.五万人马已经被我悉数拿下.她.无力回天了.”

韩无期身子晃了一下.在來的路上他就已想过前因后果.圣武帝迟迟不见动作.必是在最后关头布下了天罗地网.虽因她那日近乎绝情的话所伤.他仍是控制不住地想知道她的消息.

不自觉地.就将念头放到了自己父亲身上.

他这几日一直住在皇城.听闻自己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侍卫回來禀报了将军的动向.他沒有任何停顿來了皇宫.他一定要赶來.因为那日她所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让我再见他一面.”韩无期热切地看着韩挚.他深知自己一个江湖中人的身份绝不可能轻易进入皇宫.而如今.只有一墙之隔.他若要见她.那么唯一的希望.就是他的父亲.

“求您.”

韩挚本欲拒绝的话.在他这一句之后生生咽了回去.

回想起韩无期这些年的疏离.韩挚闭上眼.内心纠结了一番.再睁开眼时.已是闪着坚定的光.

“好.”

结果.刚入宫门.就远远地见颜筱梓一身铠甲从崇元殿飞速冲了出來.足尖轻点.人已向半空掠起.

紧接着.颜靖轩一脸焦急冲了出來.带了一队人马也跟了上去.韩挚忖度片刻.沉沉的目光投向韩无期道:“去吧.不可乱來.”

韩无期心急如焚.只等他一点头.便也朝着颜筱梓的方向追了上去.

竺幽.你一定不能出事.我还有话要对你说.你一定.要等我.

颜筱梓在皇陵入口处的石阶呆坐片刻.身后隐隐有脚步声响起.

想也不想地起身.心思未动.人已反射性地飞掠出去.

堪堪停在悬崖口.

颜筱梓看着身后看不到底的万丈悬崖.身前是颜靖轩带着的一队士兵紧追不舍.沒多久就到了面前.

她苦笑一声.身子往后退了又退.直到脚边石块被她踢动.滚落下去.

“小小.站在那里别动.”

颜靖轩一路卯足了劲地追.气还沒喘匀.看她站在悬崖口.就想要向前几步.

颜筱梓却蓦然抽出腰间的长鞭.内力凝聚于鞭身.素手一抖.半空便是一声炸响.“不要过來.”

颜靖轩仓皇止步.语气里已带了几分颤.这死丫头.沒事把武功学这么好做什么.生平第一次.他有了技不如人的挫败感.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的妹妹.

颜筱梓视线一片模糊.眼眶内泪不断涌出.她已看不清面前人的脸.只觉得黑压压的一片.好吵……心口处的刺痛一阵尖锐过一阵.那个所谓的真相沉沉压在她心头.压得她连呼吸都艰难.

她那样努力地练习武功.那样费尽心力地做了那些事.只为让‘仇人’也尝尝她的切肤之痛.让圣武帝在自己父皇和母妃的陵前虔诚地磕个头.这一路行來.她用尽了手段.又辜负了多少人.而那五万人.若不是因为自己.恐怕此刻仍好好地过着平凡人的生活.

她好像看见远处有个身影奔跑着过來.肖似韩无期.想起那日他听到她说那些绝情话时的神情.心口又是一阵痛.无期.你怕是永远也不想见我了吧……

她苦笑出声.满脸的眼泪与唇角的笑容形成鲜明对比.那样矛盾的神情.无端让她多了几分凄艳的美.

“错在我一人.请不要为难我的士兵.”她哑着声音道.

“好.”颜靖轩几乎沒有任何停顿便点头答应.“小小你快过來.那里危险……”

颜筱梓微微侧转头.身后不足一步便是万丈深渊.从这里掉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吧.她有些恍惚地笑起來.笑声越來越大.隐约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喊她竺幽.撕心裂肺的力道.她视线模糊.看向前方.那个熟悉的身影正越走越近.又是自嘲一笑.到了如今.自己竟还盼着他來见自己一面.无期他……只怕这辈子都不愿再看见她这张脸了.闭了闭眼.她绽出一个笑.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对不起”.身子飘然而下.

韩无期赶到时.只來得及喊了声“竺幽”.便看到了她直直坠下去的身影.

那声轻微的对不起.就响在他眼前.而他距她.仅三步之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