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飘渺上心头

颜靖轩看了龙座上的人一眼.圣武帝淡淡看着他们俩.面上神情看不出情绪.仿佛方才那全力一击对着的不是他.

回身看向颜筱梓.她像是被他刚才那句话惊到了.长剑仍松松握在手中.一脸惊愕.他轻叹了口气.道:“这个秘密.父皇苦守了十九年.之前是不能说.而后來.是沒有机会说.你沒有听错.你的生身父亲.从來就不是先帝.而是如今的圣武帝.你面前坐在龙座上的人.”

颜筱梓眼中的惊诧尚來不及收敛.就听他走近一步.多了些咄咄逼人的意味.像是要逼她相信般.一字一句如同刀子狠狠割在她心上.

“你难道就不好奇.先帝后宫佳丽三千.为何就只有你一个女儿.”

颜筱梓脸一白.是.偌大的皇宫.妃嫔无数.而她是唯一的公主.自小承受了太多荣宠.父皇宠着.母妃惯着.即便是其他妃嫔.见了她也是笑脸相迎.小小年纪的她.从不曾体会过宫廷的勾心斗角.高高的宫墙从不曾困住她追逐自由的翅膀.生在帝王家.她活得够洒脱.

“先帝只有你一个女儿.这话本不该这么说.因为甚至你也不是先帝的骨肉.先帝根本.就沒有生育的能力.”

颜筱梓瞪大了一双杏目.眼前突然就有水汽蒸腾上來.让她有些恍惚.面前这个人.嘴巴一开一合.说着她从未想过的话.那样匪夷所思.又那样残忍.

“你撒谎……”她低声喃喃.手中剑终于脱了力掉落在地.发出一声轻吟.

圣武帝低沉开口:“靖轩……莫要折辱先帝.”声音里竟透着几丝无力.

颜靖轩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将语气放得尽量柔和些.朝圣武帝点点头.继续道:“父皇与先帝相差二十岁.先帝因多年无子嗣.唯一的弟弟又崛起得太快.他终于将心思放到了尚在腹中的你身上.父皇那时被先帝处处压制.怀胎十月的母后在最后一个月被接进宫里安胎.你甫一临盆.就被宫里的奶娘带走.先帝说要将你养在身边.亲自照顾.可其实.不过是因父皇与母后情深.想将你作为制住父皇的筹码.那时母后尚在宫中.父皇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先帝向天下宣告.你颜筱梓为宋齐国第一位公主.”

颜靖轩深深看了颜筱梓一眼.道:“小小.幼时你总爱缠着我喊哥哥.可我到长大才知道.原來你竟是我的亲妹妹.”

“若真是你说的那样.为何先帝不选择抱养你.而偏要走了身为女儿身的我.”颜筱梓厉声反驳.身子止不住地轻颤.

龙座上的人苦笑一声.道:“因为我与你母后大婚前就有了靖轩.她生下你哥哥才嫁入王府.举世皆知.先帝他.根本沒有机会.”

任何言语都变得苍白.颜筱梓呆呆立在原地.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莫大的笑话.

她还清晰地记得六年前的那一日.她不顾竺青的反对.带着他溜出宫去玩.然而早上才出的宫门.回來时.已是天翻地覆.

她停在宫门外.茫然地望着隐隐有火光的宫墙之内.宫门口列着一队队士兵.那么多陌生的面孔.充斥了她眼前的世界.她心中隐隐有个念头.几步之遥的宫门.她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父皇还在里面.母妃还在里面.昨夜父皇还笑着对她说.第二天要考察她的功课.她脸上尽是泪光.腿似灌了铅.站在原地看着远处宫墙内冒出的股股浓烟.想向前行.却不能移动分毫.有面熟的嬷嬷跑了出來.灰头土脸.经过她身边.看到她似乎吓了一跳.语气也有些惊慌:“公主.快些走吧.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宫中已经被睿王攻陷了.圣上他……殡天了.”

她的世界.在那一刻轰然倒塌.有人在一旁拼命扯她的袖子.她茫然回头.是竺青.一脸担忧地望着她.想将她带离.

她的眼泪.一瞬间奔涌.“竺青.嬷嬷说.父皇他……”她眼前蒙了层水光.看什么都不分明.话说到这.哽咽着再无法连成完整的字句.

她听见竺青尚稚嫩却明显比她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不能回宫.我们走.走.”明明只长她两岁.少年的胳膊却似有无穷的力量.将她强行带离.她最后回望了一眼身后熟悉至极的皇宫.那炫目的火光.成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梦魇.

直到后來.师父找到了他们两人.将他们带去了安宁寨.

六年來.她苦学武功.因这天赋得了师父的赞赏.将自己毕生成就倾囊相授.而她也沒有辜负师父的期望.终于有了今日的成就.筹谋了这么多年.终于得以一朝发难.到头來.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自己尊重.爱戴了那么多年的父皇.到了他人口中.竟是那样不堪.那个无论她闯了什么祸.无论她有多不听话.都无条件包容她的人.竟只是将她抓來养在身旁.作为牵制他人的筹码.

颜筱梓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两人.记忆中被她刻意忽略的画面一一重现.

每年生辰.皇叔都会送上礼物.虽不一定名贵.但件件她都爱极.无论外人议论当年的睿王是如何如何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甚至母妃也常明着暗着告诫她.要离皇叔远一些.可她偏就爱缠着他.每每见他來了宫里.拎着裙裾扑到她怀里.甜甜笑着叫皇叔.总惹來他畅快无比的笑容.

皇叔是宠她的.发自真心的宠.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懂什么人情世故.看人也只凭直觉.谁对她真心的好.她能真切感受到.因此.在宫变那日之前.皇叔从來都是他心里仅次于父皇和母妃的存在.

也正因此.在事情发生后.才会那样失望.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崩塌.

可若说父皇将自己以女儿的身份养在身边.只为牵制作为她生父的睿王.她却不能信.

是啊.如何能信.那个明明高高在上.受万人景仰的男人.总爱将她高举过头顶.在她畅快的笑意中绽出无比爽朗的笑容.即便她三天两头闯祸.他也永远只是佯装发怒.她撒个娇.天大的过错.也在父皇无奈的笑容中化解了.

那样无条件宠她的人.怎可能只是将她作为工具.

圣武帝坐在龙座上.目光沉沉看着颜筱梓.她脸色泛白.似乎因突然的变故而不知所措.在她慢慢长大的那些年头里.每次抱着她.感受她一年比一年长大.不是沒有想过告诉她真相.可是一來沒有适宜的时机.而來沒有十足的把握.他一次次忍了下來.听着她软糯的声音一声声喊他皇叔.只能在心里苦笑.

颜筱梓与他对望一眼.有些事在心里慢慢清晰.

不是看不到这些年宋齐国的变化.可心里放着仇恨的人.如何对‘仇人’的功绩真心欣赏.她不过是一次又一次逼迫自己只着眼于计划.为此甚至不惜付出一切.

眼前突然闪现出韩无期的脸.那一日他站在帐篷外问她.“你可曾对我用过真心.”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距离.也许只要她应个是.他便会毫不犹豫地留下來.

可是之后呢.他是韩挚的儿子.而她是韩挚眼中的乱党.他们之间.该如何相处.

他满是失望的脸一瞬划过她心头.带來一阵刺痛.颜筱梓深吸了一口气.唇角缓缓勾起.问龙座上的那个人:“你说你是我的父亲.所以.即便我是被先帝放在身边牵制你的.你仍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宫变.弃我生死于不顾.”

圣武帝紧抿着唇.目光中闪过一抹惊痛.却什么也沒有说.

颜靖轩抢道:“那时情势所迫.若不动手.父皇就会被先帝先一步下手以莫须有的罪名除去.况且那一日.父皇是预先知道你出了宫的.”

颜筱梓淡漠一笑.心里的刺痛一阵阵袭來.压得她几乎缓不过气.她无力倒退一步.突然就发了疯般往殿外冲去.

原本空无一人的皇宫.不知何时竟站满了人.一队队兵士手持武器站着.充斥着整座皇宫.黑压压的一片.她已无暇他顾.施展轻功自人群上方往外掠去.直直飞往皇宫后方.一时之间.竟无人敢拦.

圣武帝一声断喝:“快追上去.她此时情绪波动太大.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话音刚落.颜靖轩已如一道风般追了出去.身后一队士兵不明所以.紧紧跟上.

那也是他的妹妹.唯一的亲妹妹.颜靖轩抿紧了唇.眼里只看得到那一抹纤细的身影.

若颜筱梓此时经过皇宫大门.便会发现不仅仅是皇宫内站满了人.就连整个皇城的街道上.也已列满了军队.而自己带來的五万人.早已被包围.再无力抵抗.

皇宫位于皇城的西北方.后方远离尘嚣.是宋齐国皇陵所在.见她身影未做任何停顿.颜靖轩浓眉一皱.发了狠地追赶上去.

他印象中.皇宫的后方.并不只有皇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