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

颜筱梓行在最前方.程复随在她身侧.五万大军紧随其后.在天将明未明之中沉默行走.

“你不会是跟竺青闹矛盾了吧.他不像这样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啊.”程复骑着马嘟囔着.见颜筱梓沉着脸不做声.不依不挠地追问:“沈陌璃和傅秋來找他做什么.这几个人.八竿子扯不上的关系啊.”又睨她一眼.“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

颜筱梓冷冷看他一眼.简洁明了:“闭嘴.”

程复讪讪收了声.低声喃喃:“当初真不该答应你來当什么劳什子的军医.答应的条件沒兑现不说.连基本的尊重都沒有.真是强盗啊强盗……”

颜筱梓策马快行几步.拉开了与程复的距离.只觉心中无比烦闷.

即便沈陌璃和傅秋是來当说客.可究竟是怎样的理由.可以让竺青抛下自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弃她而去.多日來压在心头沉甸甸的不安在此刻达到至高点.以往诸般交涉事宜皆是竺青处理.习惯了依赖.如今身旁沒了他时而正经时而故作轻浮逗她笑.她只觉得心头空落落的.整个人仿佛浮萍般.找不到着力点.

可她身上背负着六年的仇恨.她回头望了一眼.长长的队伍井然有序地前行.在这样暗淡的光线下看不到尽头.

她身上.还背负着五万人的性命.她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希望在一切结束之后.你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竺青.

远处.第一丝曙光终于洒落.逐渐照亮了整个皇城.

徐海握着剑柄在宫中奔走.忽有侍卫前來传召.

他一愣.犹豫片刻.径直向崇元殿走去.

殿内只有圣武帝独自坐在龙座上.他躬身下跪.圣武帝面色淡淡地看着他.问道:“他们已经在來的路上了吧.”

徐海整个身子一僵.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吞沒.但他仍是硬着头皮回了一声:“属下不知圣上所言何人.”

圣武帝摆摆手.“不必隐瞒了.孤知道你是他们的人.”

徐海的手紧紧握住了手里的刀柄.

昨日他已派人前去与公主接洽.商定了会合时间.只待他们到达皇宫门口.他便集结宫内两百侍卫.开门迎客.不必花费一兵一卒.他们行至今日.早已是胜券在握.

虽然他也疑惑.圣武帝为何这样消极应敌.此刻他跪在崇元殿里.头顶是圣武帝火炬般可以看破一切的眼神.他好像隐隐有了些预感.

压下一众大臣对敌的奏折.甚至压下了韩挚出兵的请求.甚至明知自己是内应.还容忍他将所有事情部署好.只静静地等着公主率人攻破皇城.

他分明.已看破一切.

可是.为什么.他抬头与圣武帝对视.不怒自威的一双眼.静静与他对望.即便他什么都沒有说.徐海仍是觉得周身的压力不断攀升.

这是真正属于帝王的威严.这一点.他从未怀疑过.可军人一生只效忠一主.那是先帝唯一的女儿.他沒得选择.也无需选择.

“是.”他坦然与圣武帝对望.却见他唇角缓缓绽出一个笑.似是……十分欣慰.

他心中疑惑更甚.又不知该作何反应.

圣武帝一字一句缓缓道:“开宫门.”

徐海又是一震.最终还是什么都沒问.沉声应了一声“是”.转身出了崇元殿.

偌大一个皇宫.除了侍卫走动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颜筱梓一行人赶到宫门口时.已是两个时辰后.

徐海恭敬跪在马前.如释重负般低低喊了一声:“属下参见公主.”

颜筱梓跳下马.亲自将他扶起.“徐大人无需多礼.宫中可有异常.”

徐海犹豫了一瞬.仍是恭敬答道:“公主.是圣上……让我开的宫门.”

颜筱梓一怔.近前的几个士兵也听到了.茫然对望.皆是不知该作何感想.

颜筱梓回身望向背后乌压压的人群.思忖了片刻.举起右手.场面顿时安静下來.

“你们留在宫外.等我消息.”

副官马上就有话要说.颜筱梓沉着脸道:“这是命令.”

副官看着她欲言又止.终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自宫门口到崇元殿的这段路.时隔六年.颜筱梓才重新踏足.

她曾经三天两头溜出宫去.沿着这条路低着头蒙混过关无数次.骗过了多少人的视线.如今再次走上去.心酸莫名.

宫里变化不大.楼台殿阁.依稀是记忆中的样子.可疼爱她的父皇与母妃.却沒留下一丝音容笑貌.

她暗自握紧了拳.看着眼前的路.一步一步踏上汉白玉的台阶.站在殿中央.与高座上的那人遥遥相望.

“小小.”圣武帝轻呼.当年调皮娇俏的小丫头.总爱抱着他的胳膊喊皇叔.过了这么些年.竟出落成这样明丽动人的模样.印象中永远藏着无数鬼主意的那双眼.似乎也经过了岁月的沉淀.藏了许多他不愿看见的东西.

颜筱梓抿着唇.隐忍着怒气.他坐在原本属于她父皇的位置.还用这样亲昵的语气喊她.这算什么.

“到皇叔这里來.让皇叔看看.”圣武帝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朝她挥了挥手.仿佛跨越了那么多年的时光.还如同小时候一般.

颜筱梓一把抽出身旁徐海腰间的佩剑.剑尖直直指着龙座上的那个人.周身气息暴涨.整个人呈现出无比凌厉的姿态.

“弑兄篡位.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有什么资格自称我的皇叔.”

圣武帝扬着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片刻后缓缓收回.唇角溢出一抹苦笑.“小小.你对我误会太深.”

颜筱梓上前一步.眼中他的笑容让她觉得虚伪.可偏偏又与记忆中那个慈爱的皇叔重叠.内力已灌输至剑尖.却偏偏无法前进分毫.

圣武帝轻叹一声.鬓边白发平添了几分老态.看着颜筱梓如此年轻鲜活的模样.他终究是觉得自己老了.

“皇叔找了你六年.却一直都沒能找到你.从你起兵那一日起.我就想看看.我的小小.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小小.你沒有让我失望.你如今的胆识与魄力.无愧于公主的名号.”

颜筱梓愣愣问:“你是说.这一路.你一直在让我.”

难怪一路畅通得过分.难怪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麦天河那样轻易就让她进了城.难怪.韩挚甚至都沒有出现.

圣武帝依旧看着她.唇边笑意不减.“小小.今日你既然为了你父皇來到此处.那么我们暂且撇开六年前那场宫变.好好谈谈如何.”

颜筱梓像在思考.沒有回答.

圣武帝轻笑一声.“小小.你可还记得你父皇在位的最后几年政绩如何.”

颜筱梓脸一白.抿着唇不说话.

圣武帝道:“你不愿意说.我替你说.朝中中流砥柱被他一一送入牢狱.决策一再失误.原本富足不受侵犯的宋齐国连连边疆告急.甚至那几个游牧民族.也敢來我领土嚣张.你可还记得你师父是如何被贬的.”

颜筱梓情绪有些复杂.她很想冲上去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可她不能.因为每一句.都是实话.

“赵闻乃我宋齐国开国名将.宋齐的大半个江山都是他帮着你父皇打下來的.可他得到了什么呢.国家安定之后.一再因无中生有的小事遭到弹劾.撤了官职.剥夺兵权.这些.你可知道.”

颜筱梓愣愣地站着.师父遭贬的事她并不清楚.那时她年少不更事.从不关心朝堂.又怎么会知道原委.可师父那样的将才.屈居在一个小小的山寨.她问过师父无数次.却每次只得到一个苦笑.

原來.是这样.

圣武帝继续道:“赵闻的事只是沧海一粟.那时朝中奸佞横行.造就了多少冤案.可你父皇偏偏不管不问.任由贼人当道.忠臣白白被辱.小小.你可知.逼宫已是不得不为.”

颜筱梓听到这里.终于冷笑一声.“你不过是为自己的野心找了诸多借口.”

圣武帝深深看她一眼.道:“好.即便我认下这个罪名.那你说.我即位以后.宋齐国又是什么状况.”

颜筱梓紧抿着唇不说话.

“我励精图治.竭尽全力不过为天下苍生.六年了.宋齐国逐渐摆脱了当初的颓势.欣欣向荣.我即便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可你杀了我父皇和母妃.这是不争的事实.”颜筱梓低吼出声.眼眶已渐渐泛红.

圣武帝摇摇头.“你父皇并非我所杀.”他站起身.遥望着远方.像在回忆很久远的事.

“那日我带兵攻入皇宫.不过是为了逼他让位与我.可你父皇当时情绪太不稳定.在我刚攻破宫门之际.就下旨赐死了一众嫔妃.我赶到崇元殿时.他就坐在这里.”他指着龙座.“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看了我一眼.仰天大笑了几声.喝下了自己准备的毒酒.”

颜筱梓的眼睛瞬时瞪大.世界已被全然颠覆.身子颤了一颤.以剑驻地.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怒吼道:“你说谎.”气血一阵翻涌.她忽而举剑.眼睛发红.直直向龙座上的那个人刺去.

金属撞击声随后响起.颜靖轩不知是从哪里冒出來的.拼尽全力挡下她这一击.大吼道:“他沒有说谎.他才是你亲生父亲.”

颜筱梓愣愣地看着他.手中长剑铿然落地.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打着颤.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