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真心

远处程复不断配制着解药.一众士兵心急如焚围在一处.有人时不时地看过來.诸多喧嚣.到了这处.只余沉默.

韩无期紧抿着唇.面上神情冷淡至极.这模样像极了颜筱梓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只是那时的他.并不曾有眼里这样热切的光.

“你真名……是颜筱梓.”

颜筱梓点点头.垂下了眸.

“那你接近我……是为了什么.”韩无期的声音有些干涩.整个人站得笔直.眼底似有火在烧.

颜筱梓蓦然勾起唇角.抬眸坦然与他对视.眼里几多嘲讽.“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韩无期仍是紧紧盯着她.“我要听你亲口说.”

他的脸阴沉得像是即刻便要狂风暴雨.漆黑的夜里.偏他的眼映着远处的灯光.亮得惊人.

颜筱梓依旧笑得无谓.唇角勾起的弧度嘲讽的意味多了些.仿佛说着无关自己的事:“我接近你.是为了韩将军书房中的军事布防图.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韩无期身子一僵.将近八个月不曾见面.她看着沒什么改变.依旧红衣乌发.无论身处何处.都是一道不容忽视的风景.只是那张脸上的神情太过陌生.他喉结上下滑动了几次.之前的病原本就沒好透.经历这四日沒日沒夜的赶路.又有卷土重來的趋势.可他还是笔直地站着.白色衣袂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韩大夫还有事么.沒事的话……”颜筱梓微微侧转身子.想要喊远处的竺青.话未说完.就被他打断.

“你……”他紧紧地盯着她.像要将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收入眼中.声音却干涩得惊人.“你可曾对我用过真心.”

胸腔处骤然传來尖锐的疼痛.迅速沿着全身经络蔓延开來.颜筱梓不动声色地深吸了口气.唇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极浅淡.接近于无.

“不曾.”她坦然与他对视.宽大的衣袖下一双手紧紧握成拳.整个人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好.”韩无期身子晃了晃.脸上一片苍白.他看着她一如既往如花的笑靥.缓缓转过身.

“对不起.”颜筱梓在他身后轻道.眼眶发红.被夜色完美遮挡.

韩无期顿了顿.终究沒有回头.背对着她疾走几步.自怀中掏出一个布包扔给竺青.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营地.

竺青打开布包.里面是漆黑的几粒药丸.正将解药拿给程复.远处突然传來“砰”的一声响.有近一些的士兵惊呼.他抬眸.那道红色的身影已飞掠过去.却又生生停在韩无期几步之外.看着他却是已沒了意识.才手忙脚乱地喊人.

竺青低声叹了口气.身旁的程复已如猴子般窜了出去.竺青疾走几步.听见程复对颜筱梓低声说:“只是劳累过度.不要紧的.”韩无期的脸惨白一片.他这才了然.方才他的种种举动.想來只是硬撑罢.程复的声音隐隐带着些兴奋.又在耳边响起:“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他送上门來了.就多留他几日.陪我比试好了.说起來他方才那味毒……”

程复絮叨得正起劲.颜筱梓已吩咐了人将韩无期带去休息.就见程复一直追在她身后.嚷嚷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类的话.竺青抬头望望天.无奈地笑出了声.

颜筱梓睁开眼时.天才蒙蒙亮.心里惦记着事.怎么睡也不安稳.

大军还要在清远城休整三日.这个时辰大部分人还在酣睡.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朝着安置韩无期的帐篷走去.

走到了帐篷前.脚步却再不能前进分毫.颜筱梓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在心里将自己损了千百遍.这才做了足够多的心理建设.正要伸手.身后竺青还不十分清醒的声音传來:“他走了.”

颜筱梓一僵.马上收回了手.回头看向竺青.

竺青了然地看着她欲盖弥彰的动作.指了指一个方向.“刚走沒多久.现在去追还來得及.”

颜筱梓眼里有一瞬的慌乱.整个人的姿势都是前倾的.却又立刻站回了原地.再抬眸.脸上已挂上了无谓的笑.道:“还沒睡够.我再去睡会.”

“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明明放不下.何必这样折磨自己.也折磨他.”竺青终于沒忍住脱口而出.看着她停住的背影继续道:“程复说.他是几个月积劳成疾.又沒好好吃饭.再加上不眠不休连着赶了四天的路.才会这么虚.”

颜筱梓在原地站了许久.朝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回了帐篷.只余竺青在原地叹了口气.心中沒來由地涌上一阵苦涩.

十日后.颜军抵达皇城之前最后一个城池:连安城.

出发前.颜筱梓与竺青讨论了彻夜的军情.做了各种准备.因那守城将领麦天河实在是块难啃的骨头.除了韩挚以外.宋齐国的将领无人能出其右.因此圣武帝将他安排在离皇城最近的一个大城.事实上也是为保证皇城安全所设的最大保障.

城内有四万的兵力.况且而且多是跟着麦天河征战沙场多年的人.这最后一道关卡.无疑成了他们前行路上最大的阻力.

更何况.韩挚还沒有出现.

竺青与颜筱梓郑重地提出了这个问題.为何他们起兵以來.进展如此顺利.照理说宋齐国这些年的国力日益昌盛.沒道理会这样不堪一击.况且一路行來.竟沒遇上一队援兵.这情势.堪称诡异.

颜筱梓认同他的话.两个人凑在一起讨论半天.仍是猜不透.眼前好像已张开了一张网.只待他们纵身跃入.

这疑惑.在到达连安城的那日达到了巅峰.

按照一贯的作战方式.他们仍是趁着天黑迅速前进.在天明之前感到了连安城外.

夜.静的惊人.

而在此战乱时刻.这至关重要的一座城.竟敞开了城门应敌.颜筱梓抿紧了唇坐在马上.看向身旁同样一脸凝重的竺青.道:“空城计.”

竺青沒有回答.眼睛盯着前方洞开的城门许久.就见那里面慢慢走出來一个人.

麦天河.

一人一骑自城门缓缓而出.眼中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淡然.

身旁的人已无声戒备.

麦天河遥遥停下.安坐马上冲颜筱梓一抱拳.朗声道:“麦某在此等候多时.特來迎公主入京.”

一瞬的静默.麦天河身后突然燃起了无数的火把.将黎明的天空照得透亮.

放眼望去.自城门往后蔓延的街道上.数不清的火把和密集的人头.紧接着便有一阵整齐而嘹亮的呼喊声响起:“迎公主入京.”

竺青望向身旁的颜筱梓.火光映照着她的脸.神色不那么分明.

“小心.或许有诈……”他低声提醒.前方麦天河孤身一人又向前几步.将一件东西扔了过來.

颜筱梓精准地接住.摊在手心一看.是调遣令.

连安城四万兵士的调遣令.远处.麦天河目光湛亮.黝黑的脸上是爽朗的笑容.

颜筱梓握紧手中的调遣令.缓缓举起了右手.

前方.呼喊声一阵盖过一阵.

竺青仍有些置身梦境的错觉.这最难啃的一块骨头.竟会如此轻易就到手.即便先前存了诸多怀疑.可此刻坐在麦天河府上.手中是茶香萦绕的清茗.他悬着已久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來.

“公主风采.实令在下钦佩.”麦天河端正坐着.下人在上糕点.大半夜的赶路.颜筱梓一行人早已饥肠辘辘.这麦天河倒是知情知趣.

“将军过奖了.”她手中拈了一块点心.明明饿得不行却还要注意吃相.实在怪不得她.一路吃的都是干粮.仅能果腹.实在谈不上美味.如今在这样饥饿的情况下见到如此精致的糕点.她已经忍得很辛苦了.

“麦将军实乃当代豪杰.百闻不如一见.竺青在此以茶代酒.敬将军一杯.”竺青抬起手中的茶盏.仍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

“竺将军过奖了.我听闻将军威名已久.凭借五万人的队伍打下宋齐半壁江山.实在令麦某由衷折服.”

你來我往了半日.竺青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麦天河的主动归顺.让他们得以这样轻易地胜利.将完整的兵力保存至最后一战.这是最好的情况.

“徐海那边可联系好了.”

“一切已安排妥当.只待入宫勤王.”

颜筱梓负手立于窗边.面上神色突然有些怔忡.“竺青.到了这一日.我突然有些不安.”

竺青轻笑一声.道:“我们打得太顺畅了.我也有如此感觉.圣武帝一直沒有给各个城池增派兵力.韩挚也一直沒露面.就连今日这麦天河.也主动归顺.难不成真是你这前朝公主太得民心了.”竺青打着趣.颜筱梓的脸色却沒有松上分毫.半晌.沉声道:“皇城以外.情况如何.”

竺青收了笑.拿出近日收到的密保.道:“目前还未发现什么动向.到了今时今日.即便圣武帝有什么后招.怕是也抵不过我们这五万大军压境.他已是穷途末路了.”

颜筱梓点点头.脸上露出几分疲惫.转头看向竺青.由衷地露出一个感激的笑.“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竺青被她突然的温柔弄得一囧.还未及反应.颜筱梓已换上了俏皮的笑.“看把你吓得.有些人就是受不得好的待遇.”

竺青失笑.静静地站在她身旁.遥望远处繁荣景象.听她淡声道:“还有最后一战了.”

他点头.最后一战.胜负在此一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