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紧逼(二)

韩无期病了三日.也在健岑城的医馆内休养了三日.自中毒以來.他体质变得特殊.虽百毒不侵.但寻常伤病却不易好转.这次许是这段时日一直未曾好好休息.加上这两天不眠不休赶路.身体终是受不了了.

这间医馆的主人也是参加过医术大会的.曾亲眼目睹过他的风采,对他仰慕许久.此次见到被人送过來昏迷不醒的他.还一度以为自己眼睛花了,然而随即就笑得开怀起來.

医馆主人尽心照顾他.趁机也问了不少问題.平日困扰自己已久的东西.得韩无期一番点拨.思路开阔自不必说.如今见他身子刚恢复便急着要走.他好说歹说将人留了下來.谁料第二日一早他亲自端着补药去给他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

因了上次的教训.韩无期这回挑大路走.不时打听颜军的下落.紧赶慢赶.又过了四日才到清远城.这一回.总算是在城中赶上了.

颜筱梓正看着程复为士兵治伤.程复已教会大家一些简单的处理伤口的方式.除了一些很严重的.他才亲自出马.

清远城内兵力不多.却是他们目前为止遇到的最顽强的抵抗.

颜筱梓穿梭于伤兵间.时不时搭把手.引來一阵感激涕零.

几个月的相处.颜筱梓虽贵为金枝玉叶.却从不曾摆过架子.反而对大家关怀入微.上了战场.她永远是冲在最前方的一个.而她也一次次证明了.自己所定的规矩.绝非空话一句.因此虽时不时有人受伤.但从沒有人表现出不满过.反而对她的爱戴之心愈重.

十几日.他们自花都一路向皇城逼近.几乎跨越了半个宋齐国境.而另外一半.由剩余的兵力牢牢克制.以保他们一路顺畅.

一切看起來都近乎完美.

唯有竺青觉得.太顺利了.

他前期做过大量准备.因有了军事布防图.他们也得以有的放矢地决定路线.这所有的一切都为他们这一路创造了绝佳的有利条件.

可是.太顺利了.

宋齐国这么多年日渐繁荣.不被别国入侵.本身也有着强大的实力支撑.单单是他们所攻下的几座城.平日里作为宋齐极大重要城池.在其间起着莫大的作用.可他们仅仅花了数十日.就轻而易举攻下了.而他预料中的援军.从不曾出现.

坐在高位上的那一位.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他看着在人群中忙碌的颜筱梓.她已换了便服.依旧是绛红色的布料.这么远远看着.她收敛了周身不容忽视的迫人气场.亲切得像个寻常人家的姑娘.

他有点觉得.其实他越來越不懂她.

若按他的想法.即便他们本來拥有的人马用以阻绝宋齐剩下一半兵力.这一路行來也该不断征兵.扩充队伍.

毕竟.只守住那一条防线.远远不足以防备迂回绕向皇城的军队.

她.究竟想做什么.

如今的局势.在他看來.倒更像是一场玩笑.

一方不停向前挺进.而另一方.更像是在静观其变.

竺青曾问过颜筱梓.待攻破皇城.要如何.

她只是淡淡一笑.少见地露出了些迷惘的神色.而后错开了话題.

正想着.门口有人來通报.韩无期求见.

他望向远处蹲着身子给伤员上药的红色身影.眉心为不可见地蹙起.犹豫了一会.还是大步向她走去.

“韩无期來了.”

颜筱梓身子一僵.手中的药碗险些掉落在地.过了片刻.她低声道:“不见.”

竺青又在她身侧站了会.她已重新开始了动作.

低声叹了口气.他唤來方才通报的人.交代了些话.

韩无期这一路都在想.见了她.究竟该说什么.

可披星戴月的几日慌张.直到到了这里.竟都化作无形.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这里.他即将见到她.在时隔近八个月后.

河畔的垂柳绿意盎然.随风轻拂.宛若无数条绿色的丝带.温柔而缱绻.他才恍然.竟已是春天了.她自深秋离开他.如今已是春天.时光荏苒.他一直执着在找寻她的路途上.究竟错过了多少.

前去通报的人很快回來.他站直了身子等他回答.那人却一脸坚决告诉他.主将不见.

他还要说些什么.府门口的侍卫已拿起了武器.凝神戒备.仿佛他只要再多一个动作.便会毫不留情.

他站在原地望进去.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再沒有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跋山涉水为她而來.可她.连见他一面也不肯.

韩无期心头涌起深深的悲哀.最后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形.转身离去.

可是怎么办.我非见你不可.

大军在城内空旷处驻扎.颜筱梓的帐篷搭在护城河旁的空地上.离大队伍有些距离.

她在帐篷边呆了很久.听见有人走过來.

是竺青.

竺青在她身旁坐下.夜风缱绻.几缕垂柳不时扬起一个轻巧的弧度.引得人心里也慢慢暖起來.

“你当真永远也不见他了.”竺青手里把玩着一截柳枝.面上似笑非笑.两人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相依为命的日子.她与他.沒什么是不能说的.

可从什么时候起.明明近在咫尺.他却越发看不透她了.

颜筱梓静默了一会.声音有些低沉.“我总觉得.我亏欠了很多人.”

竺青唇角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道:“是啊.我的大好年华.都用來为你打天下了.”

颜筱梓笑睨他一眼.因他的玩笑话.心里的抑郁消散了几分.却仍是挥之不去.

“有些东西.这辈子我都还不起了.”她低声喃喃.似在说给他听.又似在自言自语.

竺青沉默了.

脑中无端便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笑容温婉.说话永远是轻轻柔柔的样子.

他苦笑一声.真诚地将她望着.道:“你若想还.还有机会.”

颜筱梓摇摇头.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題.两人聊了些最近的形势.她便说困了.钻进了帐篷.

竺青又在河边坐了一会.才起身回自己的帐篷.

夜已深.颜筱梓睡得极不安稳.梦境支离破碎.连不成完整的内容.

远处.有一抹白色的身影逐渐接近.

他绕过了放哨的士兵.在帐篷的间隙穿梭.不多时.便走过了将近一半路途.

终于有人发现.大声示警.整个营帐中都闹腾起來.

有人将他认了出來.不确定地喊着“韩大夫.”他却沉着脸.接连用手刀劈昏了几个人.直直向着颜筱梓的帐篷而去.

因颜筱梓定下的规矩.他又是孤身一人.从帐篷里爬出來的士兵都沒有用兵器.徒手阻挠着他.他虽有些功夫.却不敌众人百般阻挠.终是脱力.被人擒住.

他脸上的神情有些不管不顾.狠狠一闭眼.催动了周身内力.很快就有人哀嚎着退开.最初制住他的几个人.手掌一片乌黑.

他便成了烫手山芋.众人将他死死围住.却不敢再贸然去触碰.程复被人吵醒.自营帐中出來.很快看清是他.又一看身边士兵乌黑的手心.手搭上其脉.浓眉一皱.笑道:“韩无期.你如今倒是比我还心急.单枪匹马地.凭着这毒就想做什么.”

韩无期不理他.他的眼中只有前方那顶帐篷.

一抹银光横空而出.堪堪停在韩无期颈前.竺青站定了.淡道一声:“韩大夫.你这又是何必.”回眸看向程复.程复依旧搭着脉.可面上的神情却越來越严肃.最后.只好拿出银针.刺了几个穴道.暂时止住那几个人身上毒素的蔓延.回神极不甘愿地朝竺青摇了摇头.

竺青有些无奈.他还是第一次见韩无期这样失控的样子.如同一只发怒的豹子.紧紧盯着猎物.忽视身旁一切不相干的人.

他将剑锋贴得离他近了些.淡声道:“韩大夫.解药.”

韩无期冷冷扫他一眼.口中的话不容置疑:“带我去见她.”

竺青只犹豫了一瞬.痛快地点了点头.

一声令下.眼前便让出一条路來.

“能多撑一会么.”他回身问程复.换來后者咬牙切齿又极不甘愿的一点头.程复已吩咐人带了药材过來.不服输地试起了药.

哼.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毒.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韩无期.我才不会就这样输给你.

竺青无奈地看他一眼.终究是将剑松开.看着韩无期走了过去.

凭韩无期的武功.他并不担心他能跑掉.况且.医者仁心.若非关心则乱.凭他对韩无期的了解.他断然不会用这样的手段.

更何况.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

外面动静那么大.可颜筱梓的睡眠还是那么好.全然沒有察觉.眼见韩无期越走越近.帐篷里的人还沒有醒转的意思.竺青上前.唤醒了里面的人.

颜筱梓揉着惺忪的睡眼.夜色正浓.起床气正待发作.就撞进一双茶色的眸子里.

她原本揉眼睛的动作.瞬间僵住.

“无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