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触即发

三个月后.二月二十.六年前今日.先帝病逝.同日.新帝圣武帝登基.改国号为天佑.

如今已是天佑六年.每年这个日子.举国欢庆.

而今年的这一日.显然有了更为深刻的意义.

辰时.圣武帝携一众大臣完成祭天典礼.浩浩荡荡的队伍回宫之时.突然有侍卫慌慌张张赶上來.拦住了侍卫官徐海.

队伍很快停下.那侍卫躬身立在明黄銮驾前禀报.

花都有反军直逼皇城而來.挂旗号为‘颜’.自称先帝遗孤.为先帝讨回血债而來.

圣武帝一双浓眉皱得紧紧.沉肃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手为不可察地颤了一下.沉声问:“那先帝遗孤.名唤何人.”

侍卫似是回忆了一下.道:“颜筱梓”.

颜筱梓的速度很快.因发兵突然.两个时辰之内.便已攻下距花都最近的城池:绥安.

守城的张少年是个年轻将领.自圣武帝即位以來.宋齐并无战事.而这支队伍在天还未明时便悄无声息地到了城门外.待疲惫的守城士兵发现时.已是來不及防御.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突破城门时.遇到了很小的抵抗.他接到禀告匆匆忙忙出來.见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天光浅淡.城门处自己的人马正奋力拼杀.而对方看不清人数.行在最前头的士兵举着面旗帜.上书笔锋遒劲的“颜”字.他愣了一下.颜乃国姓.这乱党举着这样的旗帜.是为什么.

眼风再一扫.冲锋在前的乱党身手极好.虽手中挥着刀.却不以刀锋对人.自己这方的士兵不断有人倒下.他在高处看得分明.竟是被刀柄敲晕的.

接连几个.都是这样的情形.张少年被眼前的情形弄得有些晕头转向.但城门已破.來人又是武功高强.很快.整个绥安城便被面前这支队伍占据了.

他被人押着走到了对方将领面前.兀自昂着头.他虽已落败.且败得这样彻底.但军人的天性让他不能低头.

那将领慢慢将头盔摘下.唇红齿白.竟是张女人的脸.

她脸上有意料之中的神色.那神色深深刺痛了他.他将脸别开.不愿露出半分狼狈神色.

她却淡淡开口.声音清甜.却又带着迫人的威慑力:“我乃先代公主.颜筱梓.今日出兵.只为摘下圣武帝假面.还原当年真相.”

他微微错愕抬头看她.她从马上下來.眼里的光彩亮得惊人.这样好看的一张脸.以及天生尊贵的气息.

张少年听见自己干涸的声音:“你自称先皇遗孤.有何凭证.”

颜筱梓轻轻一笑.自怀中取出一面金牌.巴掌大小.上面只有一个‘梓’字.而她将金牌反过來.是一条飞跃的龙.

张少年瞳孔骤然紧缩.他是新提拔上來的将领.不曾见证六年前的改朝换代.却也知道这面金牌.全天下唯此一面.乃先帝御赐给宋齐国唯一的公主颜筱梓所有.他虽不曾见过.却是见过其他金牌的.后面那目光逼人的龙.非寻常可仿冒.

颜筱梓让张少年将整个绥安的兵力都集中起來.

他沒得选择.绥安城中有三万的兵力.而颜筱梓所带的五万人.在未杀一人的情况下已全面控制这座城池.这样的队伍.这样的战斗力.他从來不曾见过.甚至.闻所未闻.

就如同此刻.他与一众兵士站在宽阔的练兵场.看着站在高台上身着铠甲的那个人.即便是穿着厚重的铠甲.她身形依旧纤细.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子.长发绑成一个高高的马尾扎于头顶.垂落的发丝在风中恣意飞舞.

明明只是个女子.却有那样强烈的气场.她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令人臣服的力量.

他站在人群前方.听着她清甜又不失威严的嗓音.一字一句.缓缓地将六年前的事情还原.

原來.并非退位让贤.而是宫变.

一石激起千层浪.人群中不断传來窃窃私语.张少年安静地站着.听着她悦耳的声音流过心上.

最后.她说:“我不要求在座的各位随我打天下.我不愿增加无谓的死亡.我的队伍所到之处.不会有死亡.”她的语气那样笃定.却如此令人信服.因为在这个清晨.她已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各位只需原地驻扎.”话音刚落.人群中的议论声渐渐变大.她的目光缓缓扫下來.“张将军.请上前一步.”

张少年上前一步.颜筱梓微微笑道:“我需要一个凭证.请将你的调遣令给我.”张少年看着她的脸.觉得喉头有些干涩.调遣令就在他怀里.她明明可以轻易夺走.甚至.她明明可以轻松夺走这里三万人的性命.以求无后患之忧.可她偏偏用这样的方法.耐心与所有人说明真相.不强行征纳兵力.只要求他们原地驻扎.

她留下了每个人的性命.同时也给了他们最大的信任.

她将人命看得这样重.同时又深谙心理战术.这样兼具实力与仁慈的人.若是得了这天下.又有何惧.更何况.她本就是天之骄女.若是沒有圣武帝篡位.只怕她就是如今宋齐国的女帝.

他心中明白.或许.在她表明身份那一刻.他就已经动摇了.

张少年缓缓将调遣令拿了出來.郑重地上前.双膝跪地.两手托过头顶呈了上去.

她似是低头看了一会.唇角绽出一个笑.缓缓道:“若我落败.会说你们是受我胁迫.”

张少年惊愕地抬头看她.她却沒再看他一眼.缓缓走下了高台.

宋齐国调兵需以调遣令为证.认令不认人.这样严苛的制度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国家的稳定.

随后.有个叫竺青的人來找自己.要了些粮草.

客气有礼.让人不忍拒绝.而张少年深知.他们根本沒有拒绝的余地.虽然.公主的队伍可能并不会做什么强迫他们的事.有些事到了后來.虽未言明.却早已心甘情愿.

他诚恳地看着竺青问:“竺将军.你们为何制定这样的行军规则.”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不杀生.不扩充队伍.你们究竟是哪里來的信心.能以这样的队伍打下整个天下.”

竺青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半晌之后.反问他道.“张将军.你觉得我们这样一支队伍.能打下这天下么.”

张少年一愣.问題被反抛了回來.他提出來的.最终却要自己回答.

“能.”他缓缓点头.然后看到竺青眼里沉沉的笑意漫了上來.

五万人的队伍.只在城中停留了一个时辰.略作休整之后.便向下个城池进发.

第二日午时.队伍轻松拿下悠远城.

悠远城并不在军事布防图上.只是一个小城.城中守将不足两百.这里的生活节奏与花都相似.百姓安居乐业.不曾经历过战乱.每日所思所想便是当日日常.

颜筱梓下令队伍在街道上露营.偌大一座城.瞬间扎满了帐篷.

夜色深重.颜筱梓站在城墙上眺望远处的健岺城的方向.因路途遥远.只能看到野外广阔的大地.

竺青走到她身侧.为她披上一件外袍.温声道:“天还有些冷.你这主将可不能生了病.”

一旁却有道自负的声音响起:“生病了也沒事.有我程复在.定能保证你们直捣皇城.”

颜筱梓失笑.“你能不这么自恋么.”

竺青也笑着望向他道:“今日行军一天了.程兄看着精神倒是不错.”

他可记得程复是个半点武功都不会的.眼下满城士兵都睡了.他竟还精神这么好跑來和他们一起吹风.

程复心情确实很好.沒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笑着说:“你们的实力.当真让我刮目相看.”

这句话竺青很受用.挑眉看他道:“得程兄一句夸奖.明日定然顺利.”

颜筱梓浅笑着看他们二人一來二去.心里的弦却始终绷得紧紧.

皇城此时必然已得到消息.下一个城池.不会这么好打了.

消息传到皇城之日.圣武帝已钦点了几名大将前往增援.这一日夜间.收到加急军报.颜筱梓所带领的军队已突破悠远城.

圣武帝端坐龙座之上.让手下人退散后.单手扶额静默了许久.

殿中灯火通明.他想起那张小小的脸.幼年时见了他总是格外亲切.粘着他喊皇叔.

一别六年.他终于有了她的消息.却是來反他的.

圣武帝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竟能有这样的魄力.独自带领一支军队.两日攻下两个城池.这是他从未想过的.

虽是來反他.可偏偏.心里又情不自禁浮上些淡淡的自豪.

“圣上.太子求见.”

内侍谨慎的声音响起.圣武帝抬眸.面上神色有些疲惫.

“宣.”

“父皇.”颜靖轩躬身立于庭下.听着龙座之上那人淡淡开口说了句免礼.

“你可是为了颜筱梓一事來的.”圣武帝面色淡淡.看不出情绪.即便不说话.也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是.父皇.即便她是……可悠远城距皇城间不过五座城池.若是任凭她这么打过來.兵临城下那一日.可该如何.”

圣武帝手指摩挲着杯沿.沉默许久.久得颜靖轩忍不住要抬头去看.他却突然开了口.声音里透着些疲惫.有些无可奈何.还有些别的什么情绪.他分不清.

“孤自有决断.”

颜靖轩垂眸.问了安后退了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