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欲来(四)

來时一人一骑.回时因带了医仙堂大量药材与书卷.两人共乘一辆马车.

见颜筱梓有些好奇地看他带來的箱子.程复耍宝一般打开箱盖.露出里面颜色各异的瓶瓶罐罐.一一介绍作用.

颜筱梓不时点头.程复脸上自得之色愈发的重.一番话说得口干舌燥.抿了口茶道:“我乃五毒岭嫡传弟子.制药是一等一的.舍韩无期而选我.这绝对你是最英明的一个决定.”

颜筱梓也拿过面前的茶.轻轻吹了吹.却不喝.

沒得到想象中的肯定.程复觉得有些无趣.不时掀起帘子张望外面的景色.口中间断地与她说着话.

“不可伤人性命.这倒是新鲜.”他嘴角带着笑.自花都归去之后.他脸上极难得再露出以往那般阴沉的笑.一心扑在研究医术中.就连医仙堂的学徒们都觉得.自家堂主变得好相处多了.

颜筱梓淡淡一笑.道:“嗯.”

程复放下帘子.因外面那车夫是外人.此等机密之事自然是避重就轻.不提及要紧字眼.

“其实何必那么麻烦.你如今有我相帮.少许药粉即可达到效果.”

颜筱梓答得无谓.“早前沒想起你來.”

程复脸上挂不住.车厢内静了半刻.他话唠瘾头上來.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可你究竟是为何与韩无期分道扬镳.难不成真是我说的那样.”

当初提出那样的猜想.他也是有根据的.

还记得数月前韩无期來医仙堂救人那次.他偷偷给竺幽下了些药.紧紧随在马车后头看动静.可想象中天雷勾动地火的场景并未出现.反倒是让他看到了瞠目结舌的一幕.将思慕自己的女子扔到水里解除药性.真是够直接.够冷血.

后來他再看到韩无期.竟是对他那张禁欲的脸生起了些敬佩.

可说到底.其实他心里根本沒有她吧.否则.从一个正常男人的角度來说.这样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啊.

只是他不曾想过.百草谷内绝代名医.竟会是当朝第一大将之子.那么多的消息接踵而至.后來听闻他与她成亲.他反倒沒那么疑惑了.可如今看來……

他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颜筱梓.前朝公主.生得这样倾国倾城.却单方面思慕上一个男人.他是真心的为她感到了些惋惜.

颜筱梓被他看得莫名.其实少了那一贯阴沉沉的表情.程复这张脸上.甚至还能看出些阳光的影子來.一路走來她都有些心神不宁.因此热情不大高.细想之下.竟是想不起他刚才问了什么.

但她一向是个知错能改的好苗子.立刻温和地笑道:“你方才.说了什么.”

可这笑容看在程复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意思了.

新婚燕尔.她却出现在这里.加上之前韩无期的表现.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可他偏偏还在人家伤口上撒盐.程复在心里将自己唾弃了千百遍.此刻面对她这样一个状似威胁的笑.自觉地转移了话題.

到最后.颜筱梓觉得他太过聒噪.很干脆地让他闭了嘴.

马车安静地行驶在宽阔而安静的道路上.有踢踏作响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很快就与他们错身而过.再一次远离.

马车内的人一无所觉.就连马上那裹着狐裘大麾的男子.也是冷着一张脸默不作声地赶路.机械地重复着扬鞭的姿势.不曾往马车看上一眼.

就在马蹄声渐远的一刻.颜筱梓心中莫名一松.整个人都放松下來.那莫名生起又莫名消散下去的不舒适感让她有些疑惑.转头对程复道:“我这些日子有些心神不宁.不知是何故.”

程复立刻又堆起了“天将降大任”的笑.规矩地伸手去探她的脉.简单说了一些什么.而后交代了些事情.

路上颜筱梓已用信鸽告知了竺青归程.到达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时她便让车夫停了下來.下了车.果然竺青和两个士兵已经等在了不远处.

再见面.立场已不同.当日那些兄妹相称的谎言自然也不会有人追究.竺青对程复一抱拳.脸上笑容真挚.道:“程兄.欢迎.”

程复也还了一礼.唇角笑容满满.

程复的名气.大家都是听过的.

放眼整个江湖.医术卓绝者.自然要数韩无期.但眼前这个程复.先前就曾大肆放话要取代百草谷.虽医术大会上落败.却也间接让众人看到了他的能力.仅次于韩无期之下.能请到这样名望的人.这对于这些普通兵士而言.已是极大的好事.

程复刚來.兴头也足.完全忘了先前要求得到与在医仙堂一样待遇的豪言壮语.当下便让人搬了个桌子.为众人看起诊來.

直到日影西斜.他宣布了明日继续后.拖着无比疲惫的身子找颜筱梓抱怨.“你让我看的就是这样的陈年旧疾.杀鸡焉用牛刀……”

一腔豪情未得施展的抱怨尚未说完.颜筱梓凉凉扫他一眼.道:“今日的‘体检’好像不是我要求的.”

程复语塞.自己如此积极主动的要求竟被她用來堵自己的嘴.一句“死女人”将将要出口.他看着面前女人上挑的眉.突然想起今时不同往日.硬是憋下了那口气.转头不理她.

颜筱梓失笑.声音放柔了些:“日后上了战场.还要你多多操心.”

程复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一些.轻轻地哼了一声.

韩无期是在傍晚时分回的百草谷.

因未曾提前告知归期.谷口无人迎接.日影西斜.偌大的一片旷野.只有他一人一马静立当场.

沈陌璃从房中出來时.正遇到牵着马走近的韩无期.

两个月前.她同韩无期一起回的百草谷.

虽同样震惊.但她的情绪波动.显然比不上这个新婚之夜失了新娘的男人.

她看着他愈发瘦削的脸.有些心疼.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两个月的时间.自己与母亲苦口婆心劝过几次.可他每每木着脸听了半晌.才似忽然回过神般看向她们.问上一句“什么.”

她从不曾见过师兄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印象中他一贯是沉稳的.情绪不显山露水.不会被任何事左右.

可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当日她有多开心师兄能与竺幽走到一起.今日便有多后悔自己曾在里面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可若天意如此.竺幽注定是他的劫.那么她作为一个外人.也只能这般旁观.

韩无期像是才注意到她.面上闪过一抹笑:“陌璃.”

沈陌璃走近了些.清晰看到他眼里的血丝.“师兄.你……还是沒找到她.”

韩无期眸色有些空.沉默了一会.缓缓点了点头.

“我想.我或许永远也找不到她了.”他再度开口.嗓音沙哑.沈陌璃皱了眉.斟酌片刻.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他接下來的话打断.

“可是……即便全无希望.也要一直找下去啊.”韩无期似在自言自语.茶色的眸中那一抹坚定却不容忽视.

沈陌璃将那句“既然这样辛苦.不若放弃吧”咽了下去.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即便有劝人的心.可若放在自己身上.她又能听得进去么.能轻易.就将那个人忘了么.

两个人面对着沉默了会.韩无期问:“师娘走了.”

沈陌璃回过神.绽出一个笑來.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來好一些:“娘说要去拜访一位故人.”

韩无期点点头.又问了一句:“这些日子药浴可有按时泡.”得到沈陌璃的肯定后.沉默着回了房.

暮色下.那个颀长的背影越发萧条.沈陌璃心里有些酸.竺幽.当日你那样放在心尖上的人.如今为你成了这般模样.你若看到了.还会忍心离开吗.

得了颜筱梓的首肯.程复开始专心制药.战场上一息万变.她既定下了这样的规矩.便要尽力护住自己人的安全.而相比于武功上的勤学苦练.下药.显然是要方便的多.

虽然颜筱梓只将他的方案放在了第二位.她说.她要光明磊落的胜利.

他想.他大概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

韩无期既是韩挚的独自.他二人如今的情况.若真到了兵戎相见的那一日.恐怕只能站在对立面.而他的毒.偏偏又被韩无期死死克着.远方的挑战.无形为他增加了许多压力.可程复又有些隐隐的兴奋.

希望能与你再有对决的机会.韩无期.

云歌的人马已在偷偷乔装越过国境.她与他通过书信.拿到了一纸调遣令.命那部分人马停留于花都内.每日以寻常百姓的装扮低调行事.宫中已打点妥当.而几位大臣的人马.也已就位.

准备越來越充分.竺青与颜筱梓商谈的时间越來越长.大战在即.出了弓的箭.便只能一路往前.

只是竺青始终不懂.也问过她.为何除了这五万人与宫中的接应.其他人马全数留在外用于阻断宋齐国另外一半兵力.

颜筱梓只淡淡道:“亲自带出來的人.用得放心些.”

见她不肯多言.竺青也不再提这事.她自有她的考量.而他.全心信任.

如今他们需要一个绝佳的时机.才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而这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