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欲来(三)

敏感时期.不便碰见很多人.颜筱梓向竺青借了一身男装.乔装打扮了一番.

竺青有些疑惑:“你要去请程复來军中当军医.他可靠么.”

颜筱梓正将袖口的扣子扣紧.闻言淡声道:“军中需要军医.而除了韩无期之外.他可算得上是宋齐最负盛名的大夫.”

“可为何要你亲自去.我去一趟不就成了.”

颜筱梓笑着看他.“你以何理由说服他.”

竺青脸上浮起一阵玩味的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若实在不肯.我就把他绑了來.”

颜筱梓笑着摇头.“心不甘情不愿被绑來.你是见过他制毒的本事的.难道日后我们就整日防备着这个.”

竺青微微皱眉.思忖了片刻道:“你可有什么好方法.”

颜筱梓脸上笑意淡淡.“说不上好办法.但是.请人要有诚意.”

自木苏山往医仙堂路途有些远.颜筱梓快马加鞭.终于在第二日中午时分赶到了.

门口守卫的黑衣人只略略瞟了一眼身着男装的她.声音冷硬道:“今日看诊名额已满.明日再來吧.”

颜筱梓下了马.走得近些.遥遥望了一眼远处林立的房屋.唇角微微勾起.“劳烦阁下通禀一声.就说竺青求见.”

程复看到她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不大好.

方才听人來报.他还很奇怪.他与竺青沒什么交情.他突然來访是为了哪般.结果命人将其请进來.见到的却是扮了男装的竺幽.

脑中不自觉浮现出先前分别时的画面.他在衣服上沾了毒.逼得竺幽终于忍不住将他一把拎起.顺利让她中了毒.作为给韩无期的告别礼物.

面前的女人笑容明媚.可他偏偏就是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韩无期呢.”程复下意识看了眼她身后.

颜筱梓自发自觉地找了张椅子坐下.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沒來.”喝了一口.茶香清冽.她由衷赞叹了一声.

“你是來找我报仇的么.”程复警觉地盯着她.手在袖中悄悄摸着几个药瓶.思索着哪种能让她瞬间失去战斗力.

“找你报仇.你还能有机会在这找药么.”她淡淡开口.一派云淡风轻.

程复尴尬地将手抽了出來.放到桌上.“那你來干嘛.”

颜筱梓看了他一会.眼神清澈.唇角一直微微勾着.直将他看得心里发毛.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來.“其实那晚你和傅秋的谈话.我听到了.”

程复哑然.指着她许久.结结巴巴道:“小人.”

颜筱梓无谓笑笑.“我原本以为.你那日已解开了心结.自然不会再执着于与韩无期的比试.可來的路上我打听了一下.你似乎沒什么改变.”

“那又怎样.”程复挑衅地看着她.

她唇角的笑越发深了些.虽是笑着.声音却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你若还想被倒吊一回.就继续用这种态度说话.”

程复脑中飞快掠过先前被她倒吊起來的经历.不自觉打了个颤.端正坐好.唇角带笑道:“姑娘请讲.”

颜筱梓笑着看他.不说话.

他看她一眼.终于放下了架子.只淡然道:“你今日.是以什么身份來找我.”

颜筱梓静静看他一会.笑容依旧.“伯乐.”

从方才见到她的那一刻起.程复就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这并非是指外形上的改变.而是某些來自深处的东西.

诸如气场.诸如对人的影响力.

“你似乎变了不少.”他直直看着她.希望从那双眼里看出一点熟悉的情绪.

然而.什么都沒有.她只是笑着.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道:“谁都会变.你不也一样.”

程复沉默了一会.终是笑出声:“我不知道你要我做什么.可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舍韩无期而选我.我听说.你们已经成婚了.”

颜筱梓脸上有一瞬的苦涩.一闪即逝.却仍是被程复捕捉到.像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笑得有些幸灾乐祸.“我來猜一下.”

颜筱梓看着他.不置可否.

“韩无期将你休了.所以你豁然开朗.久被灰尘蒙蔽的眼也重见光明.终于发现了我的天分.决定利用我去打压他.”

颜筱梓一口茶险些喷出來.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继续.”

程复脸上自得之色甚重.继续展开想象:“如我这般悬壶济世的高尚之人.自是可以满足你这卑微的愿望.可我现在想知道.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颜筱梓浅笑.“你还沒回答我刚才的问題.”

“什么.”程复回想了一下.她方才似乎是说到.为何在自己解开心结之后.还一心与韩无期比较个高低.

他眼尾上挑.同情地看着她道:“既然你如此坦诚相待.公平起见.我也便让你了解我多一些.”

颜筱梓淡笑着示意洗耳恭听.拼命忍住心里的笑意.

对面程复的脸色一下子正了.似是有些寂寥.脸上神色晦暗不明.“一直以打压百草谷为目标.虽是被迫.但这么多年下來.我也习惯了.我已经以这样的状态生活了二十余年.有些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他脸上突然又浮现起笑意.“虽然如今我技不如人.不代表今后也一直受他欺压.我终有一日能胜过他的.”

果然如此.颜筱梓了然喝了一口水.决定直奔主題.

“如果你帮我.我可以助你达成愿望.”

程复挑眉看她.“你怎么帮我.”

“让你功成名就.成为宋齐国第一圣手.”

程复静了一瞬.突然嗤笑一声.“就凭你.”

颜筱梓淡淡摇头.将手中茶杯轻轻扣到桌上.落下一道轻微的声响.“凭竺幽自然不成.但若是凭宋齐国前公主的身份.你意下如何.”

程复狭长的眼蓦地睁大.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她.面上的神色渐渐冷下來.“你是先皇遗孤.”

颜筱梓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点了点头.

程复的声音更沉了几分.“你……意图谋反.”

颜筱梓正色.“不是谋反.而是..拿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迫人.程复直觉周身空气凝滞了一瞬.随即又松懈下來.他有些讶异地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仍是有些不敢相信.

第一次见她.是在医术大会之后.她坐在他的死敌身旁.虽然面对着韩无期的面瘫脸.却仍是好脾气地陪着笑.

后來他将她绑來了医仙堂以要挟韩无期.每日以折磨她为乐.渐渐开始享受那样的感觉.

再后來.他对她下了药.试图看到韩无期脸上不同于寻常的表情.却在药效过了之后.被她倒吊在树上折腾了一顿.那感觉.到如今都让他情不自禁地一阵颤抖.

他对她下了那么多次药.而这个來路不明的女人.竟然是前朝公主.一阵后怕窜上心头.他故作镇定去摸面前的杯子.颜筱梓很客气地帮他倒了茶.笑眯眯地看着他.可他怎么看.都觉得那笑里藏满了算计.

他心思百转千回.对面她却突然正了脸色.面上有些晦暗.轻轻浅浅道:“先皇并非病故.”

他惊讶地看着她.宫中之事他并不了解.他只如寻常世人般信了官方说辞:先帝久病不治.将皇位让贤于其弟.

“如今的圣武帝.不过是个篡位的伪君子.”颜筱梓神色有些抑郁.但转瞬就消失了.

程复沉默了.面前这个女人给的理由和条件.似乎都很充分啊……但他还是决定傲娇一回.正了正脸色道:“若是我不愿意呢.”

颜筱梓一双杏目眯成了月牙状.颊边两个酒窝若隐若现.“你猜.”

程复心一抖.随即眼一闭.心一横.道:“要我帮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颜筱梓不置可否.就见他认认真真在纸上写了几行字.

她接过來一看.皱着眉笑.方才见他写得那样认真.还以为字迹有所改善.沒想到仍是狗爬一样张牙舞爪的字.她一字一句念出声:

“第一条:优先保证程复人身安全.一旦事情败露.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需将其护送离开.”她看他一眼.道:“放心.你若真心为我所用.我自然会保障你的安全.”

“第二条:事成之后.需成全程复第一圣手之名.”她看向他.道:“具体.”

程复理直气壮道:“具体便是.虚名我自然是要.我乃志存高远之人.要那虚名只为方便世人瞻仰.而面子足了.里子自然也要足.你需答应我.将韩无期抓來每日供我比试.直到我战胜他那一日.”

颜筱梓顿时有些头疼.但那纸上并未写得如此详细.缓兵之计而已.她何必当真.眉一挑.点点头同意了.

“第三条:尊重程复平日生活习惯.不得有异议.”她声音里已带了些不耐烦.“何意.“

程复眼尾上挑.笑得云淡风轻.“我每日在医仙堂有人照料起居.到了你那里自然要和平时一样.还有.我每日看诊人数需有限制.你不可强行安排.”

颜筱梓沒有说话.手一下一下摩挲着腰间的长鞭.程复眼尖.心一颤.立时从一旁新拿了张纸.一边抄下前两条一边道:“我觉得第三条有些不恰当.还是算了吧.”

两人当下签了这“卖身契”.程复看了一眼颜筱梓的落款.愣了一瞬.喃喃道:“倒是个好名字.”

颜筱梓淡淡一笑.“程大夫.过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