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欲来(二)

校场内士兵操练已有两个月.一切都在渐渐步入正轨.不必时时在场中看视指点.她反倒闲了下來.

两个月的时间.她不曾出过山.只竺青不停在外奔波.联络各处势力.

宋齐国国境广阔.却在中间处略狭窄.军事布防图上标明了各个势力点.而拿到图的那一刻他们发现.安宁寨所在的区域.恰好就处于这狭窄地形的正中.且这狭窄地带周边.并无兵力分布.若他们横空出世.将是一股新兴势力.凭借地形的优势.将整个宋齐国的兵力拦腰截断.

国境之东.是富饶的胧月国.往西是一片大洋.而北面和南面皆是一些游牧部落.多少年來相安无事.颜筱梓不由得佩服起师父的英明來.无论当日他修建了此处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对如今的他们而言.无疑占据了绝佳地形.

竺青曾问起.既然制订了这样的规则.为何不将所以士兵集中到一起.统一操练.颜筱梓当时淡淡地看着场中热火朝天操练的众人.微微抿了抿唇.笑而不语.

竺青隐隐觉得.她再不是以往那个沒有城府的姑娘了.

她是真正的公主.虽以前不曾觉得君臣有别.但如今.这距离越來越大.就连他面对她时.也带了几分恭敬.

这日他风尘仆仆自外面赶回來.见到她欲言又止.

颜筱梓看他一眼.随他走到无人处.语声淡淡开口:“怎么了.”

竺青斟酌了一下.道:“两件事.一件私事.一件公事.先听哪件.”

颜筱梓面色淡淡.道:“公事.”

竺青点头.自怀中掏出一支碧玉簪花递给她.她接过一看.小巧精致的造型.通体碧绿.色泽极好.

“云歌让我转赠与你的.他说最近撇不开身.今日你的生辰.他不能來了.”

颜筱梓勾唇一笑.将簪子举得高些.透过日光能看到那莹润的绿色似是水流充填于簪子内.流光溢彩.

“让他费心了.”她将簪子收了.转向他道:“私事.”

竺青顿了一顿.终是开口:“他又來了.”

颜筱梓脸上黯了一瞬.沉默了.竺青见状.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有苦涩无声蔓延上來.颜筱梓在原地站了一会.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去.终是朝山口的方向缓步走了过去.

就容忍自己再放纵一次.再远远看他一眼.就好.

昔日热闹的寨子.如今只余寒风与冷寂.

韩无期独自坐在曾经颜筱梓住的房内.定定地看着燃烧的烛火许久.手边一杯茶早已沒了半分热气.

两个月前.他在这里整整呆了五日.说不清是什么感受.明明这里这样清冷.明明沒有半分她的气息.他偏偏就觉得.她迟早会回來.

这是她的家.她还能去哪里.

就这么将这里收拾干净.堪堪恢复了印象中的模样.可即便是表象做足了.也填不满无处不在的冷清.

人走茶凉.说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吧.

而今日是她的生辰.他又來了这里.自走入寨门口那一刻开始滋生的失望感.几乎要将他溺毙.

她不在这里.她仍是不在这里.

也许.永远也不会回來.

她房内摆设极简单.只有桌椅床铺.仅有的一个象征女子身份的梳妆台上.也无半瓶胭脂水粉.

他看着镜中映出的单调景象.想象着她每日坐在那里梳头的情景.心里涩得厉害.

她好像从來.也不曾刻意打扮过.或许她自己都不曾发现自己拥有怎样的容貌.也是.整日与那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在一起.难怪她养成了那样大大咧咧的性子.

只除了大婚那一日.

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别院大厅中见到她一身嫁衣.盖着红盖头踩着小碎步出來时小心翼翼的样子.

嫁衣宽大.却依旧衬托出她纤细的身形.一步一步.似踩在他心尖上.那时的他.想象着盖头之下她忐忑的神情.忍不住唇角就上扬.

礼成之后将她带回新房.看她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样子.差点就挪不动步子.到底是忍到了面上做足.他匆匆从满室宾客中抽身而出.却硬是在进房之前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满腔急切.任凭媒婆絮絮叨叨着又一轮礼节.

这是他与她的婚礼.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想给她最好的回忆.

却是在见到她头上的盖头时忍俊不禁.而后了然看到桌上少了一块的糕点盘子.笑着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早知她不会如此安分.

而之后……他手指无意识地触上冰冷的杯壁.那些深深印刻在他脑中的旖旎场景.终是化作冬日凛冽的寒风.一遍一遍凌迟着他的心.

入骨相思为谁起.如今佳人.却是音讯全无.

不断有风拍打着窗棱.冬夜温度低.他这么静坐着.虽裹了狐裘大麾.仍是挡不住寒气阵阵侵袭.

颜筱梓慢慢走近.偌大的安宁寨.只自己曾经的卧房内透出橘黄色的暖光.每接近一些.便有一个年头不停怂恿:既然很想念他.他如今就在这里.再见他一面.将心里的苦楚都说给他听.他会懂.

然理智终是让她止步门外.她在墙根站了会.沒听到任何动静.小心翼翼在窗纸上戳了个洞.

目光所及之处.韩无期静静坐在桌旁.手执一杯茶.停了许久.都沒有喝.

他似是瘦削了些.就这么静坐着不动.目光定定地看着门口.不知在想些什么.仿佛是一尊石像.不会思考.也不会动.

心口处的疼痛.突然就似挣脱了枷锁.止也止不住.她隔着虚空伸出手.描摹着视线中他的侧脸.只觉苦涩越來越浓.就要漫出眼眶.她微弯下腰.胸口处的疼痛才稍稍缓解一些.许是呼吸太过粗重.房内人似突然察觉到什么.茶杯一落.人已飞速掠向门边.颜筱梓一凛.身子急速移动.不消片刻.已挪到了隔壁的屋子后.让全身隐在黑暗中.

“竺幽.”韩无期在屋子周围四顾了一会.除却他之外.沒有半分人气.只有夜风凛冽.如刀般划过人的脸颊.带出刺骨的疼痛.

“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轻易闯入我的生命.又这样离开……为什么……”他苦笑一声.慢慢地蹲了下去.

自己竟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么.竟然.都出现幻觉了.

颜筱梓躲在屋后的阴影里.看着他萧索的背影.狠狠地捂住嘴.却止不住不停涌出的泪.

明明只隔着几步的距离.可他们之间.早已有了不能跨越的鸿沟.

对不起.可是我.沒办法回头了.

她是在韩无期终于回了屋子的时候.才悄然离开的.

夜已深.她本以为这个时刻大家都应该睡下了.可走近了校场.听到些声响.就发现有人仍在木桩旁打拳.她有些诧异.走上前去查看.那人似是听到动静.回过神來.也愣住了.

是罗峰.

“公主.”他抱拳行礼.额头上有一层薄汗.

颜筱梓点点头.淡笑着问:“这么晚了还在练功.”之前她一直称呼他为罗大哥.奈何他将身份看得太重.一再推诿之下.她只好直呼其名.

罗峰挠挠头.周身的热气不停蒸发出來.整个人似乎笼罩在茫茫白气之中.“有些地方还不熟练.想着晚上沒人.多练习一下.”

“可需要我指点.”竺幽淡笑着问.

罗峰慌忙摆手.道:“就不劳烦公主了.主要技巧我已掌握了.只欠些练习.多练上几次即可.”

颜筱梓颔首.温声道:“罗峰.我记得你当日是代表黄城派参加的武林大会.如今你來我这里.派中……沒事么.”

罗峰坦然一笑.道:“在一处思一处事.当年若沒有赵将军舍身相救.我父亲早已命丧战场.也不会有我來这人世的机会.如今既是赵将军的遗愿.父亲沒有办法完成.我自然要替他达成的.更何况.”他看她一眼.接着道:“国家大事高于个人.我当日做了这样的决定.即便再有一万次机会.也是会做一样的决定.我相信.其他人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觉得你值得追随.所以才愿肝脑涂地.”

颜筱梓楞了一瞬.心里慢慢有暖流涌了上來.但她终究是沒再说什么.只温声让他早些休息.

这些话说完.对话竟是再无法继续.

转身正要走.罗峰突然道:“公主.有件事我一直想说……”他看了看颜筱梓的脸色.终于还是问出了口:“如今还在准备.虽无此忧虑.但日后真的上了战场.难免会有个不慎受伤的时候.当日我见你与那百草谷的韩大夫相熟.所以斗胆提个建议.若能请动他來我军中.必是一大助力.”

颜筱梓的神色蓦地一僵.罗峰看着她的脸色.原本还有些话要说.讷讷地住了口.

她终究还是笑了一下.“这个建议很好.是我考虑不周.军中确实需要良医.我会着手去办的.”

罗峰爽朗一笑.又行了个礼.才退了下去.

颜筱梓一路走回卧房.越发的沉默.

自第一日与大家相见.她就说过.但凡有什么建议.均可以提.因此大家虽拘泥于身份.对她格外尊敬.却也是勇于提意见的.

而罗峰提的这个建议.恰好是她所遗漏的.随行军医.必不可少.但那个人.绝不可能是韩无期.

可若说还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她唇角慢慢浮现出狡黠的笑.迅速做了决定.

明日.就往医仙堂走一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